第49章:好恨好恨他

    苏樱神色尴尬地站起来,揪着手指无措地看着他,眼底却还有一点暧昧气息,“我只是有点紧张……等会的发布会……所以就进来休息一下……”

    秦逸川的眸光一冷,眼底明显浮出不满,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样啊,那你就慢慢休息吧……”

    他话一说完,便想要转身离开,却忽然被她从身后抱住,苏樱紧紧环抱着他的腰,颤抖着身子说,“别走……我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好吗……就看在我们是同门,别丢下我……”

    秦逸川微微侧过头,微微皱眉。

    苏樱抽泣着说,“我后悔了,我后悔了……”

    秦逸川对她要表达的意思一点都不清楚。

    “我……我和陈总约好了,如果下半年舒雅洗发水的广告给我,我就……我就……”

    “你就陪他上床?”秦逸川嘲讽地笑了一下,把她的手从自己腰间扯下,再转身看着自己这个小师妹,还记得当初自己上舞蹈课的时候,这个小女孩跟在自己身后依样画葫芦,却因为年纪小很多动作都做不了,被老师责骂……然后也是现在这个样子,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

    “但是你现在不想要了,你后悔了,你不想和她上床了?”

    苏樱眼里扑簌扑簌落下,不知道要怎么继续说。

    秦逸川目光微冷:“是你的经纪人给你安排的吧?舒雅洗发水畅销国内外,只要你成了代言人,你就等于红遍国内外了,所以你的经纪人拿着名和利诱惑你,让你牺牲这一次对吧?”

    苏樱嘴一扁,又伸手去拉秦逸川的袖子,“哥……”

    秦逸川有些无奈,看着这个天真傻气到可怜的小姑娘,摇了摇头,用手指弹了一下他的额头,“笨蛋,这个广告本身就是你的,你的形象和气质都很符合这个广告代言人需要你一切要求,所以不管你会不会和陈总上床,这个代言一定是你的,你是被你的经纪人和陈总给骗了!”

    苏樱愣了一下,又崩溃地哭出来,“那我要怎么做?我想要这个广告,我想要代言,可是我……我……”

    秦逸川走到桌子边,抽了张纸给她,:“你想要红没错,但是要得到一件东西就必须付出代价。”

    “不要……救救我,哥……”苏樱哭着跪下来,拉着秦逸川的裤子,“哥,我真的不要,我真的不要和那个老头上床,我恶心……现在经纪人在到处找我,我没办法才躲到你这里,求求我……”

    秦逸川沉默着看着她。

    浅缘走进3043号房间,里面却是一片漆黑,她正奇怪着,走进去开灯,但当她迈开一步时,身后的门忽然被关上,她下意识回头,想要喊顾之昀的时候,却被人从身后抱住,并且把她扔在沙发上,她吓得想要汉人,嘴巴已经被捂住,接着她感觉到有人压在自己身上,一开始以为是顾之昀,但是却闻到了男人身上一股浓重的油脂味,胃里一阵作呕,肯定这个人不是顾之昀后她拼命挣扎。

    男人压在她身上喘着气,呵呵笑着说,“又来这一招?你不是答应你的经纪人了吗?今天要给我,现在你还要装什么贞洁烈女!”

    浅缘顿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拼命挣扎,她不相信景舒会这样对她,更不相信顾之昀会这样对她,她惊恐地挣扎,眼泪簌簌落下,她感觉这个男人正在撕扯自己的衣服,又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开口,她挣扎着却无法摆脱。

    浅缘死命挣扎,眼泪一颗颗如豌豆一般大小地落下,哭泣着,抽泣着,绝望地挣扎着,心里还难受,好害怕,好恐惧。

    小青等了好一会都等不到秦逸川出来,敲了下门便推开,而看到的一幕便是苏樱跪在地上求着轻秦逸川,而秦逸川却是阴沉着脸看她,小青顿时尴尬,立刻把们关上,“刚才收到通知,发布会延迟半个小时。”

    “嗯。”秦逸川没表情地应了一声。

    小青无奈地摇头,心想着这又是走错门了还是?竟然又想要来勾引逸川,难道真的不值得逸川对送上门的女人没兴趣吗?想着转身要出去,却听到看到秦逸川把苏樱也拉起来。

    秦逸川又递给他面巾纸,“把你的眼泪擦干,否则被媒体看到又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苏樱一听,连忙擦干眼泪,跟紧在秦逸川的身后,却不安心地紧紧揪着他的外套一角,挪移着脚步走着。

    小青有点茫然地看着这一幕,这是哪一出?

    秦逸川停下脚步,好笑地回头,“我说了,你不会有事的,所以你不需要这样紧紧跟着我,只要在我身边就好了,否则……”

    苏樱立刻放开手,缩着脖子脸颊通红。

    小青在心里不屑地啧了一声,谁不知道她的经纪人把她送给了陈总,现在可在到处找她,她倒好,懂得来求逸川,谁都知道在这个圈子秦逸川是不能得罪的!小青怎么看都觉得她不顺眼,觉得她要是真的清纯就不应该首肯去答应陪上床。

    “浅缘呢?”秦逸川问。

    小青皱眉想了想,“我刚才问了琳达姐,她说看到浅缘往3043号房间去了。”

    秦逸川一听,顿时大惊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