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一定会红

    “你先坐……”浅缘立刻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的一干内衣外衫全部抓起来扔到房间里去,空出个勉强算是干净的位置让他坐着,“你要喝什么,我给你拿。”浅缘僵笑着,心想着冰箱里面似乎还有果汁吧,也不知道过期也没有顾之昀在开灯后目光一扫已经把她的房间打量了个遍,一室一厅不大不小,把这脏乱差忽视不看的话,勉强算是个挺温馨的家,他坐下,目光淡淡落在地上的药箱,回答,“白开水就好。”

    “好的,你等一下。”浅缘一边快速收拾桌子上的东西,一边跑回厨房迅速把泡面处理干净,然后带了杯白开水出来,就看到顾之昀蹲在地上帮她把药箱里的药物整理整齐,一边说,“这些都是过期的,吃之前没看吗?”

    浅缘将水杯放在桌子上,也在他面前蹲下,自己快手快脚收拾干净,然后笑着说,“没吃,只是打翻了。”

    顾之昀两指夹着一个包装袋,冷淡地看着她,“没事撕着玩?”

    “最多就是失了药效,对身体没害。”浅缘从他指尖抽回那个药物包装袋想要扔掉,手还没靠近就被他握住,她惊讶抬头,对着他幽深的眸子,如万丈深渊看不见底,漆黑而捉摸不透,就如他的人,她认识他十几年,却没有一次真正看透过他。

    “你怎么了?对我一直不阴不阳,一直避着我。”顾之昀皱眉,“怪我那晚和你说话没头没尾?”

    那晚?浅缘忽然冷笑了一声,那晚,那晚拉着她上车,对她说伤自尊的话,不顾她愿不愿意在车上强要了她,然后把她丢在郊区自己离开?把手猛地抽回,她声音低沉微冷,“没有。”

    顾之昀定定地看着她,把她眼底一闪而过的不屑和唇边忽然溢出的冷笑尽收眼底,他不知道她怎么了,看着她想了许久。这是她从伦敦回来后自己第一次和她见面应该没哪里招惹到她,所以她能想到的就是她去伦敦的前一晚,自己忽然对她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也就理所当然地以为她是在生气他没把话说完。

    动了动嘴唇,想要解释清楚,却发现那件事对她说了也无用,半响后也就放弃了继续这个话题,看向厨房,“泡面也是昨晚吃的?”

    “嗯,下飞机肚子饿,家里没有其他东西吃。”浅缘快速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然后站起来走回橱柜,把药箱放回去,却的迟迟没有转身,顾之昀忍不住开口,“真的很介意?”

    介意什么?介意他说的话还是介意他说的事?浅缘扯了扯嘴角,他说的也没错,自己的确只是他的情人,那么情人还履行的事情她有没资格介意?

    “没有。”

    “过来。”顾之昀快步上前,拉着她的手腕,把拉住她的手腕扯着她到沙发处,按着她坐下,他的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晚我喝醉了,我说的你别介意,那不是真的……也不是全是假的,我……”他本就不善言辞,更不曾解释过什么,现在要他来解释那个‘求婚事件’他也说不清楚,说出来的话也也有些词不达意,不仅懊恼地皱眉。

    浅缘看着他,看着他欲言又止,言辞无措,不知怎么心忽然松了一些,不由自主的为他找借口,他刚刚担任璀璨华琚的总裁,很多事情都要他亲力亲为,或许他是心情不好,或许他真的是喝醉了,所以做出了一些和平时的他不一样的事情嗯,或许是吧。浅缘压下心底的一点不舒服,在心里自我安慰成这样,然后对着他微微一笑,“今天我刚刚加入剧组,有些疲惫,所以看起来精神才会不太好,我没怪你什么。”我也没资格怪你什么。

    “真的?”顾之昀眼光狐疑,看到她微笑着点头才松开手,想着楚离那个人的戏的确不好演,浅缘表演经验不多,估计是达不到他的标准被骂了吧,于是在她身边坐下,说道,“楚离那个人虽然嘴巴毒了一点,但是人还不错,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去问他,他愿意教你的,他的指导对你有帮助。”

    “嗯,我知道。”浅缘点头,顾之昀忽然靠过来抱住她,她身体一僵,就听到他低着声音说,“如果有一天累了,不想继续在这一行做了,就别勉强自己,我能照顾你。”

    这算是承诺……吧,浅缘微微垂下眼帘,或许有一天她真的厌倦了娱乐圈的浮浮沉沉,或许她有一天真的要离开这里,她也绝对不会投到他的羽翼下,因为他们的命运早就注定好了,即便不会是敌人,也绝对成不了亲人。

    “嗯。”她闭上眼睛,轻轻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心如被千丝万缕的蚕丝绕着,透不过气来

    顾之昀放开她,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见没发烧才作罢,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那些药都扔了,下次我来重新给你带一些,下次不准乱吃药,也不怕吃出什么毛病来。”

    “嗯。”她乖巧点头,顾之昀看了眼手表,然后嘱咐她注意休息后才起身要离开,浅缘送他下楼,犹豫了许久才问,“你专门来找我,想要和我说什么?”

    “没有,就只是来看看你。”顾之昀拿着车钥匙,回头扬了一个浅浅的笑,“广告片的导演说你拍得很好,只是觉得你的精神不大好,我就来看看你怎么了。”

    专门来看看她而已吗?浅缘眼底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