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等你

    的确,娱乐圈浮浮沉沉,繁华如昙花一现,没有什么动作是一成不变,就比如人心,太认真就熟了。

    浅缘闭上眼睛,没有再去细想,昏昏沉沉了一路,下了飞机她就和景舒一起离开,arnold随后才走,都避开了娱记。

    浅缘似有点着凉了,一回家沾床就睡,还是到了后半夜被饿醒的,想要爬起来煮点东西吃,脚才踩到地板就摔倒地上,脑袋重得和注入了千金铁水一样,她扶着墙去厨房找吃的,但因为出差她家里能吃的都没有了,只剩下方便面。她随意煮了开水泡了面吃下,然后找出从社区医院开回来的药胡乱吃下,又摇摇晃晃回去了床上。

    一夜睡得很不安稳,一直在梦境中浮浮沉沉,做着光怪陆离的梦,让她睡得极不踏实。

    第二天浅缘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吓得从床上跳起来,抓过手机一看是景舒打来的,连忙起来换衣服洗漱。

    今天是她第一天进《名城》剧组,楚离的戏是没有迟到一说的,更不要说她还只是个三流艺人,更是没有资格架子,否则一定会被楚离狠狠骂一顿的,她可一点都不想第一天就被列入黑名单。

    昨晚半夜吃了药,又睡了一个上午,头也没有那么晕了,只是还觉得四肢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在路上随便买了个面包,一边吃一边跑。

    浅缘赶到片场时,还不算最迟,在过半个小时才是迟到,她长长松了口气,景舒早就在门外等她,看样子也是十分着急,远远看到她过来,连忙跑过去拉着她往化妆间走。

    因为背景是豪门,所以他们需要的道具也必须奢华,就比如场景都是在别墅和城堡内拍摄的。他们的化妆间在二楼的一个大房间内,演员们都在这儿上妆,全部统一对待。

    浅缘被景舒拉着进去的时候,其他主演已经到期了,秦逸川已经化好妆,站在窗口打电话,闵珊去换了衣服。本以为她已经是最晚到的了,没想到跟在她后面的还有人,那人在戏中饰演男主父亲的三姨太,戏份也不轻。

    景舒把浅缘带到了一个短发女子身边,对她说,“小林,小缘来了,麻烦帮她上妆。”

    小林化妆师看了一眼浅缘,似在打量,然后对景舒笑着说,“舒姐,等等哈,我先帮小敏化妆,反正小缘的戏份在还比较晚。”小敏就是跟在浅缘身后进来的人。

    “好。”景舒没有介意她的态度,微微一笑。

    浅缘也没有在意,在一边的沙发坐下,拿着剧本看起来,揣摩她的第一幕戏。

    景舒给她倒了杯水,低声说,“踩低捧高是这个圈子里常有的事情,习惯就好。”

    浅缘也笑了笑,“我明白,我比谁都明白。”岂止是这个圈子,这个道理到哪里有是这样,只要你的地位低于人下,就必须被踩,她用七年的时间去亲身体验过,比谁都清楚。

    浅缘是最后一个化妆的,换好衣服后就出去,正好看到楚离在骂那个小敏,那人也算是个二线明星,放在别的剧组导演就算不会客客气气也会给她留点面子,但是楚离连秦逸川都敢骂,何况是她。

    “何小敏你又生病!?林黛玉都没有你这么虚弱,我告诉你这里没有你的贾宝玉,别拿你这幅嘴脸恶心我们!拍一个床戏就这么难吗?又不是让你全脱,只是让你露个肩膀装什么清纯?你伺候金主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害羞呢?哦,你的身体可以给你金主看就不能给全国观众看吗?人家又不是没有给钱,再演不好,老子照样飞了你。”

    何小敏是个二流明星,这几年也算是片约不断,在各大银幕混了个熟脸,人气也不低,就算是演地真的不是很完美,但是也没有那个导演和楚离这样,讲话毫不留情面,岂止是不客气。

    浅缘缩了缩脖子,还真的被吓到了。

    何小敏最后又ng了三次,才勉强合了楚离的意思,围观众人都觉得,要是还不满意,何小敏真的要哭了。下一幕就是浅缘登场,这一幕浅缘要和秦逸川还有闵珊演对手戏,本身就因为对戏的是两大明星底气就不足,刚才又看了楚离骂人的样子,心里忐忑,更是演不好。

    “浅缘你……”意料之中的,楚离一扔剧本就站起来,指着她要骂,围观众人也都幸灾乐祸看着,她们那一个不是比浅缘还要有名气,却只能当小配角,让一个三流艺人才踩在他们头上,她们本来就颇有怨言,所以现在看她被骂心情自然是很好,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浅缘也低着头,做好了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准备,但是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他的骂声,她疑惑抬头,就看到楚离在抓头发,那样子有点烦躁也有点懊恼,一挥手,“重来。”

    众人目瞪口呆,秦逸川的表演只要是失了水准也要被骂的,没想到她连续ng了三次都没有被骂,甚至还亲自指导,到后来才越来越好。但即便如此,他们的进度还是耽误了一些,等到收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

    浅缘自己也很奇怪,楚离为什么不会骂她,本来还以为是景舒去让他通融的,景舒却说,“楚导谁的面子都不会给,就是顾总在他对他说情她都不会理会的,更不要说我,但至于为什么会一再放过你,这我也不知道。”

    浅缘也没有再想这个问题,和景舒在外面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后,才回公寓去,在路上景舒也说,“你别灰心,不用着急,楼梯是一步步登起来的,没有人能一步登天,秦逸川也是新人开始的。”

    “我明白。”浅缘点点头。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