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踩低捧高

    路过的人大多都被这辆火红色的跑车吸引住,又看到一男一女毫无顾忌地当街热吻,都赞叹地吹了一声口哨,不知过了多久,浅缘才受不住窒息感推开他,扶着车门大口大口喘气,皱着眉看着眼前这个人。

    “真的好青涩啊。”顾之昀撑着下巴看她,下巴一扬,“上车吧。”

    “上,上车做什么?”

    “开房啊。”顾之昀撩拨了一下额前的碎发,不耐烦地说,“动作快点,我没时间。”

    “你从a市跑到伦敦,就是和我说这种话?”浅缘心中有一股怒气在翻腾,她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顾之昀挑眉笑了,摸摸下巴纠正她,“不是说,是做。”

    最终还是上了他的车,车门还没有关上他的车就飞了出去,在车上浅缘忍不住侧头看他——这个人是顾之昀吗?

    印象中的顾之昀向来都是谨言慎行,从来不会这样张狂放肆,他的嚣张和霸道是内敛的,他很懂得居于高位者的应该要有的理智的和手段,从来不会轻易表露自己的情绪,这也是浅缘她一直看不透他的原因。

    可是现在的这个顾之昀,却直言不讳,对自己的欲望毫不掩饰,他的眸中燃烧着情欲,明显也狂热,和原来的那个顾之昀天差地别,甚至在一瞬间她怀疑这个人不是他,但是除了发色,他哪个地方不像顾之昀?

    顾之昀并没有把车停开去酒店或者宾馆,而是去了郊外,此时天已经黑了,还飘了细雨,阴沉沉的,他随手关了车顶棚,然后在一处没有灯光,暗淡的地方停下,浅缘的思绪还在飘荡,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按在后座。

    “顾之昀,等等……”浅缘躲开他的唇,手伸去撩拨开顾之昀额前的碎发,手在他的额前细细默了默,忽然停下,指腹摸到了一块凹凸,是一道很细小的伤痕。

    浅缘的手,忽然失去了力气,缓缓垂下——他是顾之昀,那是顾之昀十五岁的时候为她爬树不小心摔下来撞到尖锐的石头留下的。

    浅缘闭了闭眼睛,猛地把他推开,脸上是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泪痕。

    “shit!你再反抗我一次试试?”顾之昀生气了,不耐烦的情绪表现地很明显,靠着车门冷冷地看着她,“把衣服脱了。”

    浅缘拳头紧握,咬着唇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本身就是一场交易,你以为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谁付出了不索求回报?”顾之昀挑眉看她,又忽然笑了,微微倾身靠近过来,“欲拒还迎的确可以增加情趣,可是如果太过了,就是不识相了。”

    她一颗微冷的心此时在慢慢下沉,冰湖下骇人的温度,而她便沉浸其中。

    “你那晚我和求婚,是真的吗?”虽然知道很幼稚,结果也一定不会让自己满意,却还执着着要一个答案。

    “当然是假的。”顾之昀笑了,眼神在她身上扫了一圈,“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吧?情妇连小三都不算,怎么可能是正室呢?”

    原来如此……浅缘也笑了,唇有些苦涩的味道,似眼泪。

    “过来。”低沉的声音已然带着冷意。

    浅缘缓缓移动过去,顾之昀早就不耐烦了,伸手一拉,顺势把她压在座椅下,浅缘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压了上来。

    浅缘挣扎着想推开他,狭隘的车厢许多动作施展不开,她抬起脚想要去踢他,却被他扣住交往,眼底阴沉,“我喜欢养狗,不喜欢养猫,因为狗会忠于主人,而猫偶尔还会用她的爪子抓伤主人。”

    虽然自己疼得要死,但是透过泪眼模糊的眼帘还是惊讶地去看他。顾之昀捂着脑袋,眉头皱的更深,见她看着自己,又冷冷开口:“你这是什么眼神?”

    “顾之昀……你混蛋……”

    顾之昀看了眼脸色苍白昏死过去的浅缘,起身穿上自己的衣服,推开车门出去,留下一片狼藉的浅缘在车后座躺着,直到窗外夜尽天明。

    顾之昀没有立刻离开,他靠着树站着,一根一根地抽烟,电话就响了。

    “你在哪里?”那边是邵卓泽愠怒的声音,“我已经和我说过很多次了,要找女人去蓝雨,如果被人认出来你,你的形象就彻底毁了!”

    顾之昀揉揉太阳穴,抽了一口烟,声音有些沙哑,低低地说,“不知道怎么了,就来了伦敦。”

    “你去了伦敦?你去伦敦干什么?等等,不会是去找浅缘吧?”邵卓泽顿时惊讶,“你别对她乱来!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不还是我的女人。”

    “当然不一样啊!你有没有想过你大部分时间并不是这样的,平时的你根本不是这样毫无理智,只知道喝酒飙车搞女人,浅缘对你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碰了她,真的会死人的啊!”邵卓泽鲜少这样怒吼,但是这次他是真的忍不住。

    “真啰嗦,她的滋味也没那么好啊。”

    “你……你现在给我回来,马上!”压抑的怒火变成了咆哮,邵卓泽第一次这么没有风度。

    顾之昀狭长的眼尾扫过那辆红色跑车,再去看天色,已经微亮了,淡淡道,“嗯,我回来。”

    浅缘醒了以后,顾之昀已经不在了,她艰难地床上衣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酒店。

    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