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束缚住自己

    “你可以试着把arnold想象成你喜欢的人,这样或许就会让你自然一些。其实你也不必太自责,这个很正常的,毕竟女孩子总是比较忸怩一点。”景舒说道。

    喜欢的人?浅缘眨眨眼睛,她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情人之间是怎样相处她也不知道,没有体验过的东西要她怎样表现出来?自己和顾之昀算不算呢?

    一说起顾之昀,必不可免的想起了那晚他在自己楼下和自己说的话。

    ——我和你求婚你会答应吗?现在。

    七年前,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几乎每一天都是生活在一起,他们的感情很好,他会帮她打架,会帮她挨骂,也会帮她写作业辅导她功课,学生时代会发生的事情他都帮自己做过,而对自己也非常好,她在那个懵懵懂懂的年纪甚至有了要成为她的新娘念头。

    他们的感情是暧昧的,却都没有点破,就比如现在这样。

    喜欢他吗?答案是肯定的,她知道自己喜欢他,若是没有后来发生的那么多事情,她现在一定是他的新娘,但是事不如人意,有些事情做了就无法挽回,即便她不去想,但是事情还是发生过的,就如一面镜子,碎了就无法拼凑回原来的模样。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压抑对他的感情,把他当成自己的阶梯,一步步走向她想去要到的高度。

    浅缘闭了闭眼睛,把自己的思绪收回,认真眼前的事情。

    景舒说把arnold当成自己喜欢的人,那么早就只能勉为其难当成顾之昀,但是顾之昀在碰她的时候她也会紧张啊,也是会这样僵硬不自然,而如果把arnold想象成顾之昀,想象成顾之昀在对自己做那些请亲密的动作,那会是什么样子的?

    脑补了一下画面,浅缘的脸不自然地红了红。

    事实上自己不是没有在戏里和男演员亲密接触过,以前客串一些小角色时,也需要和男艺人牵手拥抱甚至接吻,但是她都可以很自然,因为心里清楚这个是假的。就比如上一部戏,因为角色需要,她也和申浩南有很亲密的肢体接触,但是也很顺利就过去,自己完全不会觉得尴尬。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怎么都入不了戏,放不开呢?

    浅缘被自己困住,景舒也没有打扰她,在一边安安静静看着,她知道这个是浅缘的一道坎,只有她自己迈过去才能得到升华。

    这并不是很难的戏份,可是却让她这样手足无措,她仔细分析找原因,难道是因为以前自己拍过的戏自己只是去当一个路人甲乙丙,也不需要付出什么感情,她也没有对自己有太高的要求,在完全目的也负担的情况下她就能演地很好?

    还是自己本身就是个爱情白痴,以前拍戏也不需要自己表现出含情脉脉的样子,所以才很容易蒙混过关?亦或者是因为……顾之昀?因为她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设定不一样了,她的身边多了一个叫做顾之昀的男人,那个男人和她做过最亲密的事情,所以她的心态已不复往昔,也无法做好心无旁骛地和其他男人亲密接触?

    就在浅缘独自烦恼时,arnold突然走了过去,站在浅缘的面前,浅缘感觉自己眼前的光线被挡住,才茫然地抬头,就看到arnold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景舒见arnold似乎有话要和浅缘说,也识趣地起身离开,走去一边和导演沟通。

    arnold在浅缘身边坐下,他的手里也拿着饮料,他沉默了一下,像是在想要怎么说那件尴尬的话,好一会才说,“那个,你也知道我的性取向和正常人不一样,所以不需要有负担,如果还真的放松不了,可以把我想象成……闺蜜之类的,或许会好一点吧。”

    闺蜜?浅缘闻言,有点惊讶地回头看他,arnold是没有一点女气的,虽然相貌俊美但是身材却很健实,他主动说出这种话,让浅缘意外也让她感动。

    “谢谢。”浅缘诚恳地道谢。

    当初arnold为了保护他的恋人,也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不打招呼就把她拉下水,让她进退两难,当初自己也生气过,而现在为了共赢不得不和他继续合作甚至假扮情侣,即便自己心里隐隐有点抱怨,但是他现在主动和自己说这样的话,她心结似乎一下子就解开了。

    两人随意聊了几句,说了一些比较轻松的话题,浅缘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在导演喊了开始的时候,她的情绪轻松了不少,也没有再紧绷着,似乎找回来当初的演戏的那些感觉,无需把arnold当成夏晴,也无需把他当成纪简言。

    其实说白了,就是浅缘自己在束缚自己。

    重新开始拍摄,虽然也ng了几次,但是她的表现却是越来越好,第一个场景也算勉强过去。浅缘小心翼翼地观察导演和其他工作人员的脸色,看他们不是很黑,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由于第一个场景多浪费了一些时间,超过了预期时间三个小时,再加上天气阴沉似乎要下雨,众人也就决定提前收工,今天先到这里,明天赶一下进度。

    浅缘回到酒店,还没有洗澡就直接躺在床上,今天她也是累了一天了,而且昨晚因为不习惯时差所以没怎么睡,现在她也是精神疲惫至极,就想好好睡觉。

    她拉着被子盖住脑袋,打算蒙头大睡,却听到有人敲门,她只能从舒适的大床爬起来去开门,是景舒站在门口。

    景舒看着她没精打采的样子一愣,笑着说“很累?那就早点休息吧,我过来也是要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