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天使之心

    走出去几步的浅缘脚步一个踉跄,目瞪口呆地回头,顾之昀坐在席上面色不改,只是唇角微微勾起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浅缘脸上也带着微笑,但是已经是在磨牙。

    台下忽然耸动,热情分外高涨,浅缘一直在心里副牌顾之昀,也没有注意到周围气氛的变化,等会回神过来,景舒已经拉着她到了台边,她茫然看她,见她眼底跃动着亮晶晶的色彩,似有些激动,又茫然地看向了台上,倏地震住。

    angel·heart!

    ——爸爸这个是什么呀?

    ——这个叫做angel·heart。

    ——那是什么啊?

    ——天使心,是我们浅家的传家宝,也是蜚声传媒的镇门之宝,是太爷爷和太奶奶亲手设计的,世间仅此一块。

    全场的灯光瞬间暗淡,只有台上的一束灯光,它直直照耀在台中央的一个小平台上,玻璃盒里放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白玉,白玉是一块椭圆形的,没有经过切割,还是它最本真的模样,而在白玉上雕刻一幅精致无比栩栩欲生的九凤朝阳图。

    这就是angel·heart,一块巴掌大白玉去被精工雕刻了九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凤凰争相而上,朝着太阳的方向飞驰,它们的眼神坚定,那个如如火的骄阳便是它们的目标。

    “这就是璀璨华琚的镇门之宝啊,真的好精致好漂亮啊!”

    “是啊,还记得蜚声传媒吗?据说这曾经就是蜚声传媒的镇门之宝。”

    “当然记得,那曾经也被称为内地娱乐圈的龙头呢,也是因为蜚声传媒破产倒闭,璀璨华琚才能取而代之,但是这个和angel·heart有什么关系?”

    “听说是蜚声传媒在破产之前因为经济危机而拿着这块传家宝向银行借贷,然后……”

    身边的小明星低声议论着,一字一句都清晰地传到了浅缘的耳朵里,而只有她知道,这件事完全不是这样子的。

    angel·heart不仅是蜚声传媒的镇门之宝,更是浅家的传家宝,是太爷爷太奶奶爱情的象征,在浅家一直有着很重要的象征,浅缘记得父亲和她说过,即便是到了真的穷困潦倒无法再继续生存,也不能用angel·heart去交换,因为angel·heart是他们浅家的精神支柱,精神支柱没有了,谈什么振作?

    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有借贷一说呢?

    浅缘闭上了眼睛,难怪她无论在本宅怎么找,无论在公司怎么找都找不到angel·heart,原来angel·heart早就不在浅家了,而是在顾家手里。

    司马昭之心,何其明显,浅缘忽然很想要笑,又很想要哭,但她知道现在还不行,现在她还不能哭,她必须用微笑去掩饰。

    顾韩,你且等着,我一定会把你从我家夺走的,一一讨回。

    浅缘看着顾之昀,笑了,她叫浅缘,他们注定情深缘浅。

    景舒看了一眼身边的浅缘,她脸上依旧是挂着微笑,可是不知道怎么,她感觉到了一股很重的悲伤“这个宴会进行得差不多了,你四处转转吧,今天是璀璨华琚旗下难得的所有艺人齐聚一堂,你多和他们聊聊,等会要离开就和我说一声。”景舒嘱咐。

    浅缘点头微笑,和景舒说了一声谢谢,便自己走开,却没有去和谁攀谈,而是站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如一个局外人,含笑看着场内活跃的人们。

    浅缘随手从侍应生的端盘里拿了一杯里面有三种颜色液体的鸡尾酒,在唇边抿了一口,微微挑眉,味道很不错,她就喜欢这种入口是甜腻的,但是细尝是苦涩的食物,因为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做一种这样的食物。

    视线在场内转了一圈,竟然找不到顾之昀的人,还真奇怪着,忽然手就被人拉住,错愕回头,那个被她寻找的人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边,俯身在她耳边道,“我们走吧。”

    浅缘离开退后一步,在暧昧的距离之外,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才说,“那我去和舒姐说一声。”

    “我去停车场等你。”顾之昀也没有说什么,对她微微点头。

    浅缘看着他离开,才放下酒杯,慢步走去找景舒告辞,趁着美人注意,她偷偷进入电梯直接去了地下车场,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停车场非常安静,高跟鞋踩在水泥板上还能听到回音,她四处张望,寻找了顾之昀的车。

    缘缘看到一辆红色的卡宴车头灯开着,便快步走过去,靠近了才看到顾之昀靠着车门在抽烟。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在抽烟,他的腿交叉站着,姿势慵懒,隔着烟雾看到让他迷离的眼神,浅缘有些心悸。

    她走过去,顾之昀便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两人都拉开车门坐进去,顾之昀顺便摇下车窗,似乎是想要驱散他身上不存在的烟味。

    因为他一个小小动作,让气氛有些细微变化,浅缘问,“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印象中他应该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只想要控制别人,而不像被任何事物左右,抽烟是一种很容易让人上瘾的东西,她以为顾之昀会很讨厌。

    “一直都会,不会上瘾,有时候烦躁的时候香烟和酒精一样可以让人暂时解放。”顾之昀启动车子,边打方向盘边说。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