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什么身份

    以前他就一直喊自己‘小缘’而自从他们相逢后,他不是直接省略掉称呼就是‘你’别说这样亲密的叫自己,就是直呼自己‘浅缘’也就仅有重逢的那一次。

    她略有些慌乱地低下头,尴尬地说:“没,没什么……”因为低下了头,所以她也没有看到顾之昀唇边的笑意深了几分,脸部的线条也柔软许多。

    浅缘埋头苦吃,目光就落在自己的盘子里,暗骂自己花痴。晚餐结束后,她就抱着顾之昀送的那束花起来,跟在顾之昀的身后一起离开餐厅,随知顾之昀忽然转身,伸手拉住她的手,那姿势无比自然,而她就这样愣愣地跟着他离开餐厅。

    顾之昀拉着她的力度恰当的好,既不会弄疼她,但是她有无法轻易甩开,浅缘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目光落在面前的白地,不去看两人交握的手,但他掌心的温度还是一点点传递过来,她感觉脸有点烫,却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

    浅缘啊浅缘,你是彻底沦陷在他的温柔里面了吗?别动心,千万不能动心,现在的顾之昀已经不是以前的顾之昀了,他的父亲是你的杀父仇人,是害你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你怎么能和他在一起呢?

    浅缘闭上眼睛,心中思绪万千,等到回过神,自己已经在顾之昀的车里,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她问,“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回家。”顾之昀答,言简意赅。

    回家?浅缘心里一慌,原本束起来的情感在一瞬间又断了线撒开。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回家?回哪个家?她的家,还是他的家?不,这不是回她家的路,所以他是要带她回家?的那么一定会遇到顾韩不,不行,现在时机还未成熟,如果让顾韩知道她和母亲还没有离开a市,甚至她已经签约璀璨华琚,那他一定不会放过她和母亲的,现在她的羽翼还未丰满,她还没有能力在蓝天翱翔,她不能现在的就被毁掉,绝对不能。

    “我还有约,麻烦送我回我的公寓吧。”慌乱间想起了夏晴和她的约会,浅缘连忙说道。

    顾之昀闻言,蹙了蹙眉,抬起手表看时间,“现在都九点多了,你和谁有约?”

    “夏晴,我的好友,她说要给我庆祝生日。”浅缘解释。

    顾之昀闻言更加不悦,道:“推了,我已经给你庆祝生日了。”

    “可是她早就约了我了,现在估计就在等我去,我怎么能爽约呢?”浅缘抗议,反正今天是她的生日,顾之昀还不至于会在今天对她发脾气。

    顾之昀蹙眉,脸色十分不悦,浅缘就感觉周遭的空气低了几度,好一会儿过去,他才松口道,“好吧,但是你想要和我去一个地方,等会我会准时送你回去。”

    浅缘知道这是他的最底线了,要是自己再得寸进尺,那真是不识好歹,于是她就拿出手机打给了夏晴,直接去聚会地方汇合就好,不必去她家公寓楼下接她。

    顾之昀隐约听到了蓝雨包厢这四个字,眉心沉了沉,踩着油门的脚也越踩越低,浅缘紧紧抓着安全带,至今不知道他怎么又发疯了。

    车子下了大道拐入了林荫小道,顾之昀的车速才降下来,浅缘从车窗外看出去,小道的两边都有路灯,光线很充足,能看到道路两边种满了香樟树,她想起来,在法国的庄园,道路两边也是种满了香樟树。

    顾之昀是个念旧的人么?

    车子最终在一处庄园大门前停下,他打开车门下车,浅缘也跟着他下去,然后拉着他往里面走,和想象中的不一样,这里并非灯火通明,只有几个窗户有微亮的光,浅缘疑惑地看着顾之昀,她还以为这里就是本宅,但是现在看似乎不像。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谨言身体不好,我父母亲都在法国照顾她。”顾之昀看出他的疑惑,便解释道。

    一个中年女人似听到了车声,从屋内走了出来,一看是顾之昀,便微微欠身,“少爷。”

    “梅姨,你去休息吧,我们停留一下还要走。”顾之昀扬声道。

    “好的。”梅姨微微一笑,目光在浅缘身上停留了几秒后便移开,对着她微微一笑。

    浅缘礼貌回以一笑,看着梅姨的背影离去,才问,“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顾之昀拉着她的手直径进入屋内,穿过了大厅,一直往后面走去,“跟着我来就知道。”

    浅缘不明所以,被他拉着走,一直来到了后花园,这是在庄园的后面,从厨房能直接来到这里,顾之昀把她的手松开,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

    此时月色正好,树影绰绰,空气中夹杂的淡淡的玉兰花香,四周静谧偶尔能听到一两声虫子叫声,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微风轻抚,吹动树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线,画面唯美且美好。

    浅缘走到了一个牵牛花架边,抬起手去抚摸,藤蔓爬得很高,横生的墨绿色叶子如一副自然画卷。花架下有两个秋千,成双成对也不觉得孤单。

    浅缘手在秋千上轻轻抚摸,或许是建造起来不久,这个蹬板还很新。

    “这里的一花一草,都和法国的庄园一模一样。”顾之昀站在她的身后,轻声道,“你觉得呢?”

    浅缘点点头,的确,在进入这个庄园时她就有这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