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三色堇

    所以即便两人都各有心思非常不耐烦了,但是还是只能面带笑容回应,而恰好此时浅缘手机响了,接了一听是夏晴,问她为什么还没到,随便说了两句,走廊前头的一个包厢门便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婀娜的身影,夏晴一手拿着手机,一脸的不悦,“吵什么呢?我在包厢里都听到了。”

    浅缘挂了电话,笑了笑道,“还能什么?我出来上个洗手间,遇到了arnoldld就打了个招呼,没想到被这位娱记先生撞到,硬是要说我是来和他约会的,现在的记者啊,捕风捉影的本事最大。”

    夏晴闻言挑眉,也笑了起来,浅缘的几句话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清楚,然后看向娱记,“小缘是来和我一起吃饭的,arnoldld也是我的师弟,就算我们三人一起出来约会,这又什么不正常的吗?值得你这么紧追不舍吗?是要拍照吗?要我们摆个姿势让你拍个够吗?”

    夏晴在模特圈不算是顶尖人物,却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她的背后有人他们不会不知道,见对方态度强势,娱记自认继续追问下去也没收获,只得离开去看看申浩南那边的情况。

    看着娱记离开,夏晴才看向浅缘和arnoldld,“进来吧。”

    “对不起,我也是……迫不得已,非常抱歉。”刚进入房间,arnoldld就一个劲向浅缘道歉。

    反正事到如今说什么也都太晚了,只好头疼地摆摆手,“算了算了,过去就过去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夏晴奇怪地问。

    浅缘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末了叹了口气,“我们几人同时出现在这里,信息量那么大,足以让那些脑洞大到宇宙的娱记们好好写写了。”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反正我们解释了我们想要解释的东西,他们相不相信是他们的事情。”夏晴晃晃啤酒,淡淡道,“就算是增加曝光率好了,别的明星要还没有呢。”

    “我是在想,我和arnoldld原本在网上被炒成在一起时,我就被他的粉丝追着骂,说我是心机女借着他炒红自己,现在又出了这一幕,我估计每个半个月是不会消停的。”浅缘抱着脑袋,“我起码又要半个月不敢上网了。”

    arnoldld歉意地看着浅缘,不知道该说什么,浅缘斜睨了一眼,有些认命地叹了口气。

    夏晴笑着说,“你们还不懂这个圈子吗?这种花边新闻每天都会出现几次,又不是什么值得被惦记的,新鲜感一过就没人记得了啊。”

    “话是这样说,但……”浅缘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夏晴打断了,“还有什么但是呢?你一没男友,二公司也不管你,还有什么可以顾虑的。”

    浅缘闻言,心里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她担心的是她马上就要璀璨华琚签约,这个关头这种多余的花边新闻需要吗?至于男朋友她和顾之昀应该不算吧,他们之间只算是交易……吧?

    浅缘还在纠结烦恼,想着要怎么和景舒说这件事,而夏晴却在一边拉着arnoldld在调戏,浅缘瞥了一眼,没有去理会,拿出手机给景舒打了个电话,打算先她主动上报备案。

    打开手机后才发现里面有一个未接电话,一看上面的三个字她顿时吓得把手机摔了——顾之昀。

    应该是刚才在走廊和记者周旋的时候他打来自己没有听到,可是这个时间他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呢?浅缘奇怪地给他回拨,但回她的是冰冷机械的女声,他关机了。

    虽然自认自己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还是莫名的心虚,于是连忙回复了一条信息过去,表示自己刚才再忙没时间接电话,然后再给景舒打电话,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申浩南的事情是被省略的。

    景舒听完后,安慰她道,“没关系,这个无伤大雅的,娱乐圈需要绯闻和炒作来支撑才可以生存,况且你和arnoldld拍的广告我看过了,在外貌上的确是很般配的,登出离开的话美感也多,最近你没有通告,这可以提高你的曝光率,很不错。”

    浅缘听完景舒的话,有点尴尬,其实自己心里是知道这件事不是那么严重,但是却还是着急着和景舒解释,而到底只是怕影响自己形象还是怕浅缘摇摇头,甩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又和景舒随便聊了几句后才挂了电话,有些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包厢,夏晴好奇问,“你和谁打电话?李芸吗,她现在还理你?”

    “不是。”浅缘哦了一声,然后就说,“我未来的经纪人,我……准备和璀璨华琚签约了。”

    “真的啊?”夏晴吃了一惊,又笑了起来,轻捶了浅缘肩膀一拳,兴奋道:“你行啊!这才几天啊,你就飞黄腾达了啊!”

    “我今天就是打算来和你说这件事的。”夏晴是她的好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她并不打算瞒着她。

    “那个……”arnoldld站在一旁,神情略不自然,“那件事……要怎么处理啊?”

    浅缘笑了笑,说:“还能怎么处理?那两个娱记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反正我们清者自清,不理会便是。”

    夏晴挥挥手,一如既往的御姐气质,“好了,去吧去吧,不要打扰我们闺蜜聚会。”

    “好好。”arnoldld如获大释,笑嘻嘻地和他们挥手告别,然后一闪身就出门,只是出门前还看了浅缘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浅缘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说道:“我不是个多嘴的人,我不会到处乱说的,只是你们以后要小心,别再人娱记撞见。”

    “谢谢你。”aron深深地鞠了个躬表示感谢,然后就打开包厢门走了。

    arnoldld走后,包厢里就只剩下她们两人,浅缘将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夏晴,夏晴起先还惊讶着,但是抓住了重点,微微蹙眉,似在想什么,“顾之昀?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特别熟悉呢……啊!我记得你和我说起过,你说你父亲以前是蜚声传媒的总裁,你们家和顾家是世交,你爸还救过顾韩一命,你和顾之昀是从小一起长大,你们的父母还曾经说过给你们订婚,是吧?”

    浅缘眼神渐渐暗淡下来,唇角的笑意苦涩,夏晴沉浸在自己的震撼中。

    “原来璀璨华琚幕后那个神秘的董事长就是顾韩啊!早知道是他们你和你妈妈这些年就不用过得这么苦了,你们家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们说什么都会让你们无忧无虑过一辈子的,哎呀,所以说世事弄人,不过现在好了,你和顾之昀又重新在一起了,你们家再也不用愁了。”

    是吗?再也不用愁了?

    浅缘垂眸,长长的睫毛遮住她眼底的悲伤——如果早知道璀璨华琚的董事长是顾韩,她岂会去爬顾之昀的床?揪着裙摆的手猛地收紧,脸上笑容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滔天的恨意。

    夏晴全然不知道浅缘此时的心情,还在为她高兴着,她们两人的感情非常好,自然是希望对方过得幸福,浅缘这些年一个人在娱乐圈孤军奋战她知道她很苦,还以为她也要和自己走上一样路,幸好她幸运,把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她的初恋,还换出了出头之日。

    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上,浅缘就在《一日星闻》上看到了最新出炉的两则爆炸性新闻,一则是申浩南夜会小情人,另一则自然是浅缘和aron的,图文并茂地把报道了他们的‘恋情’,全文保留了主线,但是旁生情节不断。

    浅缘一边吃早餐一边津津有味看着,并且对笔者送上了十二分的敬,能把故事写得她这个当事人都信以为真,这种本事你们稍微想象一下就知道多厉害了。

    所以说现在的娱乐圈新闻,信三分就好。

    浅缘继续看着,还颇为满意地点头,时不时称赞一声,‘这词用得不错’‘这描写很给力啊’但是很快她就笑不起来了。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扫了一眼过去,顾之昀三个字跃入眼中。

    浅缘顿时跳起来,差点把桌子都给撞翻了,盯着手机看了几秒,才伸手过去拿,怀着忐忑的心情接了电话。

    “喂。”虽然自己也没做什么事,但是就是觉得莫名有些心虚。

    “是我,我回来了。”话筒里传来了一道慵懒的男声,似带着些许疲惫,声音沙哑却不掩磁性。

    “哦……啊,欢迎回来,那个,你刚下飞机?”浅缘有点手足无措,干笑着询问。

    “嗯。”顾之昀淡淡回答。

    “很累了吧,那就快电回去休息吧,对了,昨天你给我打电话我不是故意不接的,因为我没听到,我后来给你回拨但是你关机了,我就只能给你发短信,你找我有什么事?”浅缘急忙解释,就怕顾之昀生气。

    “我知道,没什么事,晚上一起吃饭,我有东西要给你,等会我把地址发给你吧,接我的车来了,再见。”匆匆说了几句话,顾之昀便挂了电话,不知道是不是浅缘的错觉,她听到了一道很轻柔的声音喊他‘昀’,如果没听出错,那么那道声音应该是个女孩子浅缘放下手机,心里不由得怅然。

    换了件衣服便去了公司上课,一进门一起练习舞蹈的一群女孩子便围了上来,她们手里拿着的也是《一日新闻》,七嘴八舌地问她,

    “师姐,这个报道是真的吗?你真的和arnoldld在谈恋爱?”

    “arnoldld是混血儿啊,超级帅的呢,师姐真的是好福气啊!”

    第1卷第30章:想和你多待一会

    “曾经我见到过本人一次,很温柔呢!师姐帮我们要个签名吧!”

    浅缘哭笑不得,举手投降的道,“stop!你们听我说,我和他真的不是报道上的那种关系,我和他最多只能算是合作伙伴,昨晚之前我们没有私下见过一面,这报道完全是看图说话,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娱记瞎掰的本事!”

    几个女孩似乎不信,还一直追问,浅缘无力招架时,正好老师来了,让大家都过去上课,浅缘才逃过一劫,下课后她也连忙收拾东西离开教室,以防又被堵住。

    她上下课都是搭公车,在车上她百无聊赖拿出手机刷论坛,今天的热门词就是她和arnoldld的恋情,无数帖子都在说这件事,浅缘随意点开一条,发现下面的跟帖都是在讨论这件事,而且大部分人都是在质疑那篇新闻的真实性。

    1楼:怎么可能!arnoldld怎么可能会看上那样的女人?长得又不漂亮,站在一起一点都般配啊!

    2楼:话也不能这样说,浅缘长得还不错,很有气质,只是我觉得arnoldld才刚刚出道,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恋爱,不是自毁前程吗?一定是记者乱写!

    3楼:这不一定啊,你看那个女人只是个三流艺人,而arnoldld刚刚出道比她还红,一定是那个女的去缠着arnoldld,借机炒作!

    4楼:一二三楼说话不能昧着良心啊!你们自己看图片,其实浅缘和arnoldld是很般配的啊!

    5楼:他们上次还一起合作拍摄《星星向上》的封面广告呢,我还有他们纪念版的衣服呢。

    6楼:是啊是啊,我也有,很好的情侣装呢!

    7楼:真的那么好看吗?甩个链接过来,我也去看看于是从第七楼开始,下面全部歪楼了,原本是在讨论两人的恋情,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讨论衣服,浅缘原本看着心情还不大好,但是看到这里也有些哭笑不得了。

    早上景舒就给她打了电话,让她不要去回应新闻,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炒得再火热,当事人不去回应就成了冷饭,也就渐渐消声觅迹,而arnoldld也采取一样的态度,都不去回应这所谓的恋情。

    浅缘刚回到公寓就接到顾之昀的电话,说派了司机来接她一起去吃饭,浅缘换了身衣服便下楼,果然看到了一辆非常显眼阿斯顿马丁轿车停在大门口,她嘴角一抽,骂了一声万恶的有钱人,然后就在一干围观者的注视下上了车,扬长而去。

    浅缘坐在这几千万的豪车里恨恨地想,她下次一定不要让顾之昀来接她,一定不要!

    进入餐厅,顾之昀已经坐点好菜了,她走过去他也很绅士地站起来为她拉开椅子,浅缘低声道谢。

    顾之昀穿着银灰色的西装,人看起来还很精神,完全没有连续出差带来的风尘仆仆,只是他的肤色较白,眼底的淡淡青影泄露了他的近日来超负荷工作的疲惫。

    服务生把他们的菜都端上来,浅缘便趁机问,“昨天在电话里,你说带了什么东西给我,是什么?”

    顾之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礼品盒递给她,然后自己低头喝汤,一副很随意的样子,浅缘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这个样子应该是首饰类的东西吧,这是他出差给自己带回来的礼物?

    她不解地抬起头,顾之昀见她完全没有想要打开的样子,不由得抿唇说道,“打开看看。”

    “哦。”她听话地打开盒子,就看到小小的礼品盒中一块黑色绒布上静静躺着一条银色的项链,款式简单大方,吊坠是一枚做工精致的三色堇花蕊,周身一圈碎钻,在包厢的柔黄灯光照耀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浅缘惊喜地抬起头看顾之昀,顾之昀淡淡道,“花蕊是一颗完整的夜明珠雕刻而成的,在毫无光线的情况下它会发出比5w灯还要亮的光……还有,这也不是我送你的。”

    浅缘脸上的惊喜变成了不疑惑和不解——不是他送的,那么还会是谁?

    “是谨言让我带回来给你的。”顾之昀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谨言顾谨言浅缘握这礼盒的手一顿,差点把盒子摔下去,幸好顾之昀及时伸手握住。

    四目相对,一人惊愕,一人深究。

    浅缘垂眸看着盒子里那条三色堇花钻石项链,记忆的齿轮仿佛在眼前倒转,回到了年少时期,而记忆中的一抹白色身影分外清晰,她迎着朝阳奔跑,带着浅浅的笑,喊着‘缘姐姐,快点啊,快点啊’微风轻拂,她裙角飞扬,初生的朝阳洒在她的身上,眼底是一片澄澈的琉璃亮光,她永远都是笑着的,即便被病痛折磨,她也会笑着说自己没事,无论怎样的苦楚她都自己忍受着的。

    在五光十色浮华糜烂的娱乐圈呆了这么久,却再也在不到和她一样的纯白,而她被刻在自己最深的心扉里,从未褪色。

    浅缘闭了闭眼睛,神情复杂地看着顾之昀,其实这一切不是他们的错不是吗?他们也是什么都不知情,而自己却把所以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对他们来说会不会不公平呢?做错事情的人是他们的父亲,与他们无关,不是吗?

    那一刻,浅缘心情很复杂,自己曾经想要把顾家欠她们家的在顾之昀身上加倍索还,可是现在却动摇了,而这个动摇她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谨言……她还好吗?”浅缘挣扎着开了口,询问他道。

    “这六年她接受了五次骨髓移植,她的器官衰竭非常厉害,但是现在她身边有一个对她非常好的人,一直照顾她,她每天都很开心。”顾之昀低声回答。

    “真的是这样……”浅缘咬了咬下唇,指腹轻轻摩擦三色堇,那是她最喜欢的花,而她的人也如三色堇的花语一样,总是把自己的无条件付出,不求回报。

    “在b市出差完我就去了法国看她,我告诉于她我遇到了你,她很高兴,她还记得下个月是你的生日,若不是身体不好不方便长途飞行,她一定会回来看你的,所以就让我把礼物带给你,希望你喜欢。”顾之昀看着她说。

    “喜欢,当然喜欢,她送的无论是什么,都是我最珍贵的东西。”浅缘紧紧握着礼盒,嘴唇紧抿着,心丝丝的疼。

    顾之昀看着她晦涩的脸色和低垂着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心里没有来一阵怒火,按住她的肩膀,话语也有些咄咄逼人,“别在我面前表现出苦大情深的样子,如果谨言对你真的那么重要,为什么你可以的消失六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