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尴尬又难堪

    总裁办公室的大门闭着,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才伸手敲门,不一会儿便听到了里面一声淡淡的男声,“请进。”浅缘抿了抿唇,伸手推开了大门,进去后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的顾之昀。

    顾之昀的目光从文件上移开,看了浅缘一样,说:“等我一会儿。”

    “哦。”浅缘便在沙发上坐下。

    她悄悄地环顾了一下他的办公室,和想象中的差不多,最简单的黑白格调,设计也是偏简约,他一向如此,喜欢越简单越好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摆设,放着的都是些实用的东西。她收回目光,盯着自己面前的地板发呆,最后还是忍不住再把目光放在了他身上。

    他的西装没有一点褶皱,黑色的西装外套披在椅背上,黑发松软,有几缕碎发垂在额前,挡住了他的眼眸,他一直低着头看文件,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微微抿着的薄唇,她也是第一次看到他认真工作的样子,忽然就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的奇怪的魅力。

    暗自撇嘴,难怪人家说工作中的男人最吸引人。

    “看够了没有?”顾之昀突然抬起头,唇角有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浅缘吓了一跳,反应有点大,就好像是一个被大人抓住的做错事情的孩子,咬着唇从耳根到脸颊都是通红的,尴尬不已,也不知道要怎么回话。

    “走吧,我们去吃饭。”顾之昀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一边说一边朝她走过来,把手伸到了她面前。

    浅缘看着眼前这双的手,纤长白皙,漂亮得和白玉一样,没有一点瑕疵,分外好看,她像是被吸引了,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放在了他的手上,等到被他握住,她才猛然回神,条件反射地想要甩开他的手,但是却被他大力握住。

    他掌心的温度点点传来,如火烧燎原之势,让她的体温毫无征兆地蹭蹭地往上升,瞬间便把身体燃烧成高温。

    她眨眨眼睛,很茫然地抬起头看他,他眼帘微微上挑,显然也感觉到了她身体的温度,黑眸闪了闪,看了她一眼,然后拉着她起来,带着她往外走,浅缘脑袋还没回神,就和上次那样,跟着他走了。

    进了电梯,浅缘才想着要挣开,他也放开她的手,但是在下一秒却把手一绕,把牵手变成了拦腰,收紧手臂,硬是拉着她进入电梯。

    浅缘被他搂着,瞪大了眼睛,他却坦然自若按下了电梯,浅缘有些不自然,挣脱开了他的束缚,不动声色退后一步,脸上也露出了防备的表情,瞪着让他看,“你要干嘛?”

    电梯里有监控器,他们这一幕要是被的监视器前的人看到,那他们的关系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虽然本身的关系就洗不清,但是这个是在公共场合,要是电梯门突然开什么的,那可怎么办啊。

    顾之昀淡淡地看了浅缘一眼,对她警惕的眼神视若无睹,长腿一迈,再次靠近,浅缘被他逼得只得后退,但是小小电梯空间有限,结果自然是被他困在怀里,他唇角带着淡然的笑意,在她耳边轻声问,“你说呢?我能干嘛?”

    浅缘有些慌乱也有些不知所措,避开了他的眼神,低声道,“你,你……你走开啦!”

    “为什么要走?我亲近你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顾之昀低笑一声。

    浅缘瞬间就被点燃了,什么叫做‘我亲近你不是理所当然’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突飞猛进到这一步?难道就因为睡了一夜,所以他们的关系就能发展到这一步?浅缘扫开他的手,别开头看着地板不说话——反正这里是他的地盘,她能怎么做?

    顾之昀手落空,盯着她的侧脸看了几秒,脚步往后退了一步,目光放在了电梯跳动的数字上,也没有再说话,浅缘一瞬间在心里松了口气,又忍不住去看顾之昀,他的侧脸最好看,菱角分明,一寸一寸都如是被最好的雕刻师精心制造而成,而这个角度却也是他给人最冷酷感觉的角度。

    浅缘垂下眼帘,心情复杂至极,跟着他去了地下停车场,上了他的车,离开了璀璨华琚。

    “想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他一边开车一边问。

    浅缘一晃神,连忙回答,“你拿主意就好……对了,你为什么找我吃饭?”

    他们之间的沉默让浅缘觉得越发尴尬,难得他主动开口打破沉默,浅缘也连忙追问下去。

    “吃个饭也需要理由?”顾之昀看了她一眼,回答地模棱两可。

    浅缘撇嘴,她是不打算继续沉默,而顾之昀这样说话她到不知道还能怎么接下去,干脆闭嘴,扭头看向窗外的风景,顺便在心里腹排,不过是六年不见,这欠扁的性格怎么不但没有变好,甚至还变本加厉了?要知道以前的顾之昀可是以前的顾之昀么?浅缘抿唇,不再想下去。

    “想吃百合椰奶布丁吗?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的甜点就是它,如果要吃,我们就去西餐店。”顾之昀又开口。

    浅缘闻言一愣,不禁扭头看他,虽然他的语气还是那么漫不经心,但是却让她有些震撼,这么多年过去,他竟然还记得她的爱好?

    “不,吃中餐,我不喜欢吃甜的。”

    她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这种口是心非的举动有些幼稚,可是她的本能反应就是拒绝,或许是为了不想和他有太多太乱的牵扯。

    顾之昀只是挑了下眉,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却直接把车开到了一家高档的西餐厅。

    浅缘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既然本就没打算听她的意见,那刚才到底为什么要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