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仟洛 作品

第25章:神秘的幕后人

    画面一转,她站在了悬崖之上,脚下石块松动,她摇摇欲坠,而顾之昀就站在她伸手可触的地方,可是他却不打算拉自己一把,眼神冷漠看着自己坠崖,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到了陌生的地域。

    在那里,有美满的一家四口,有雍容华贵的女人,有帅气优雅的男人,有天真烂漫的妹妹,和爱着妹妹的哥哥回忆如胶片般在倒带,尽数出现在她的梦中,她的眼睛紧闭,眼角湿润,长长的睫毛染上了湿润,黑暗中她缓缓睁开眼睛,望着这漆黑一片的世界,蜷缩成一团,无声哭泣。

    “爸……哥……”

    “你们在哪里……”

    “我和妈妈,好苦,好苦……”

    这一夜她睡得极不安稳,几乎无眠,清晨五点,天蒙蒙亮起,她摸过床头的手机,昨天接了李芸的电话后她便把手机关机了,一天一夜过去,却没有一条信息,也没有一个未接电话。

    盯着安安静静的手机看了半响,浅缘轻笑了一声,丢了手机去浴室洗漱,刷牙的时候才在奇怪,别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李芸也没有动静?她这样叛逆,拒绝去试镜和直接挂了她的电话,她居然没有发飙?

    这可不像是她的性格……换了身衣服,拎着包包去公司,心想着,等会一定会面临一场暴风雨,但是转而又想,最多就是被解约,反正她也早就料到,新华是不可能会继续要她的!

    果然不出所料,她刚到公司就被李芸拉到办公室去,她转身关上门,然后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她,浅缘也和她对视,沉默了片刻后,她打开文件夹,把其中一张纸推到她面前。

    “我们公司不需要自以为是、不服从安排的艺人。你未来两个月的通告已经被取消了,还有原先的课程也不用上了,公司已经决定不会和你续约,所以等着合约期到,你就可以走了。”

    虽说浅缘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等到被告知这个消息还是让她一时间有些头晕目眩,不单单是因为没发续约,而是未来两个月她都没有任何工作安排,合约在身她又不能去其他地方表演,那么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的她,该如何自处?

    浅缘盯着那张只写着‘通告安排’四个大字后便是一片空白的纸张,心一阵一阵的发凉。

    母亲在疗养院的巨额开销,自己的房租生活……这些现在都没有一点着落,那种感觉就好像她被扔到了大海上,而四周都是翻涌的海水,她挣扎着上不了岸。

    “不可以!不可以!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这些都是原先就安排好的工作,你怎么能公报私仇全部给我取消了?”浅缘接受不了,一把抓起白纸给撕成粉碎,怒视着李芸。

    “不是我公报私仇,这些都是公司的安排。我们的资源是留给有用的艺人,像你这样早就该彻底雪藏,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出门右转电梯直上12楼,总经理办公室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李芸冷笑连连,“我早就说过,你这里两个月的表现会直接影响到你以后的星途,现在是你自己毁了,怨不得别人。”

    浅缘深呼吸一口气,抿着唇微微笑起来,“好,很好……”

    你们都想要我万劫不复,我偏偏要浴火重生;你们都想要我彻底倒下,我偏偏我站得更高。

    申浩南,我总有一天会让你知道,我不是那个只能屈服你的威胁才能在这娱乐圈有一席之地的浅缘。

    胡总,我总有一天会让你知道,我不是那个为了一个代言让你占尽便宜,甚至被你一句话断了星途的浅缘。

    李芸,我总有一天会让你知道,我没有你,没有新华传媒,我能飞得更高,活得更精彩!

    还有……浅缘眼底露出阴狠,还有六年前让我家破人亡的那些人,你们且看着,我终有一天会卷土重来,你们从我爸爸,从我家夺走的东西,我都会,一一讨回!

    浅缘看了李芸一眼,毫不犹豫转身离开,电梯门徐徐关上,浅缘盯着李芸的办公室的门,十指收紧。

    从新华传媒回来,她便将自己锁在公寓,手机关机,和外界断绝一切联系,日夜颠覆,饿了就吃方便面,一个礼拜下来,她终于把自己熬出病了,脑袋晕晕乎乎的,无论看什么都觉得是在地震。

    她立下了雄心壮志,却这样消极对待时光,这本不是她的风格,可是这一个礼拜她为自己想了无数条出路,可是没有一条行得通。

    从头开始,回去当模特?但是没有一个公司愿签她,靠打零工根本维持不了她每个月支付给疗养院的巨额费用和自己的生活。

    因为生病她又在床上倒了三天,夏晴打电话给她,但是她也没有说自己现在的情况。

    十天过去,她觉得自己人生就好像一场对弈的棋局,而她步步皆输。

    半月过去,这天,她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自称璀璨华琚传媒旗下的经纪人,她叫——景舒。

    她自报姓名后边约她到咖啡厅见面,起初浅缘还以为是诈骗电话,但是景舒浅浅笑着,说了一句话,“是您的老朋友顾之昀先生让我来的。”

    顾之昀知道她和顾之昀关系的人绝不会超过三个,浅缘忽然想起那天他给了她一句类似承诺的话语——你想要的,我给你。

    顿时恍然,连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