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进璀璨华琚

    浅缘咽了咽口水,再次抬眸去看顾之昀,见他也是在看着她,那目光冰冷也带着炙热,复杂到她不无法接受,不自在地低下头,却发现自己的上身毫无掩遮地暴露在空气中,瞬间惊呼一声,连忙缩进薄被里。

    浅缘在被子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才把小脑袋伸出来,有点害怕地看着他,“那个……你为什么在这儿?”

    顾之昀神色一凛,大步跨过来,单脚跪在床上,身子倾过来,双手撑在浅缘的两侧,黑眸锁着她,唇边的笑容说不出的诡异和阴森,浅缘缩了缩脖子,顿时觉得压力山大。

    “记性这么不好?居然忘记昨晚的事了?”他挑起她的下巴,那笑容有些嘲弄。

    浅缘闻言,脸色苍白,颤抖着嘴唇艰难地开口:“昨晚的人是你?”

    顾之昀突然笑得邪魅,微微扬起下巴,“看来你睡一觉就忘记了,不如我们来重温一下。”还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他直接捏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他沐浴后身上带着清爽气息,如此靠近她鼻息间都是他的味道,手不知觉得搂上他的脖子,原本就还没有清醒的脑袋被吻得更加晕乎乎了。

    气氛再次旖旎,但是那个最不解风情的电话再次响起,刺耳的单弦铃声把浅缘飞到爪洼国的神智都给拉回来,她避开他的唇,手推开他胸膛,含糊不清地道,“电话……电话……”

    顾之昀的手停了下来,作为惩罚,他靠过去不重不轻地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然后才倒在一边,浅缘捂着被咬疼的嘴恼怒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拿起手机,顺便把自己往一边挪了挪,保持一点安全距离。

    “浅缘!你死去哪里了?给你打了三次电话才肯接!耍大牌吗?”才一接通,李芸咆哮的声音变传来,那高分贝的声音猛地传来,刺得她耳朵发疼,她将手机稍稍挪开一点,即便距离半米,还是能听到李芸的咆哮声。

    顾之昀笑了一下,然后就下床,浅缘偷偷地用眼角余光去看他,就看到他站在床前,背对着她,但是却毫不顾忌,把围在腰间的浴巾解开,慢条斯理地穿上衣服,虽然是后背,但是也是全裸的,这裸男就在他面前上演了穿衣秀李芸还在继续咆哮,浅缘猛地一抖,立刻转开头,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声音,“浅缘,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浅缘顿了顿,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了?”

    “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欧导的试镜马上就开始了,你以为这个角色一定是你的吗?马上给我滚回公司!”李芸怒吼。

    试镜?她倒是真的是忘了这件事了,但是这本来就不值得她去记住,因为她是绝对不会去参加的。

    “我说过我不去试镜的,就这样,我有事先挂了。”她蹙眉说道。

    “你是不打算在娱乐圈继续混下去了吗!半个小时内给我滚回来!”李芸气急败坏,但是浅缘充耳不闻,不仅直接把电话挂了,还关了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顾之昀穿好了衣服,转过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浅缘,淡淡地说:“起来,要退房了。”

    浅缘攥紧被子,把自己全身都给裹个严严实实的,看着顾之昀说道,“我的衣服烂了。”

    顾之昀顺手从沙发上拿起一个袋子,扔给她,然后说道:“新买的,穿上。”

    她打开一看,是一条碎花长裙,然后又没有下一个动作了,顾之昀皱眉,正要说什么,就听到她小声地说,“谢谢……那个,你能不能回避一下?我要换衣服。”现在她无法走去浴室,也不敢直接在他面前穿衣服,纠结了许久,也只能叫他回避一下了。

    顾之昀往沙发上一坐,叠起双腿,手拖着白皙干净的俊脸,眼神淡淡,语气悠闲地说:“现在害羞,反射弧会会太长了?”

    浅缘的脸轰的一声烧了起来,盯着他那张干净无辜的俊脸,在心里恨恨骂了一句,她又不是他,那么没羞没臊地直接在她面前光明正大换衣服,而且昨晚黑漆漆的,他能看到什么?摸倒是能摸光……啊啊啊!她这个驴脑子现在还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

    浅缘见顾之昀真的是完全不打算要退让,咬咬牙,用薄被裹住身子,拎起衣服艰难地移动,虽然床距离浴室不是很远的距离,但是她因为腿软差点摔倒了。

    “要我抱你吗?”顾之昀轻笑出声,浅缘又羞又恼,愤恨回头瞪她一眼,“不用。”

    把门狠狠甩上,借此发泄她的不悦。

    换上裙子,洗漱完才走出来,顾之昀站在窗前打电话,听到声响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收回目光继续讲电话。浅缘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沐浴着阳光的身影,有点儿恍惚。

    多年不见,还以为对面相逢是路人,却没想到在阴差阳错的一夜彻底改变,他们的关系怎么能跳跃到这一步?现在她该如何面对他?还有,昨晚的人为什么会换成是他?浅缘找不到答案,心里很乱,烦躁地甩甩头,眼神无意中落在了大床中央的那一抹暗红。

    原本还以为是梦魇一场,但是这个就是打破她幻想的证据,昨晚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她的第一次给了他,所以这一场精心布置的计划也宣告失败了,没有了那引以为傲的资本,她就彻底败了,她的星途也从此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