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你要的我给你

    邵卓泽将房间的门合上就离开了,浅缘走进浴室,将身上破烂的裙子脱掉,赤身站在淋浴喷头下,温度适中的水从头顶淋下来,水流顺着她的曲线往下流,肌肤胜雪,凹凸有致,紧致完美,她把自己彻底冲洗干净,把浴袍穿上,舒服的温水带走了她的疲惫,让她放松下来。

    把长发吹干,往自己身上喷了香水,看着镜子里完美的自己,颇为满意地给自己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静坐在床上,等待着邵卓泽的归来,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不到人的她心情却是越来越紧张,渐渐的忍不住在房间里来回度步,再给自己加油也无济于事,心底的恐慌与无措她无法掩饰,按下了酒店服务铃,让他们送酒上来。

    一个人灌了大半瓶,想要让酒精麻痹自己的理智,让自己坚定不要动摇,一瓶酒见底,她已有七分醉意,桃花眼潋滟迷离,双颊绯红,白皙细嫩的肌肤也泛起一片粉红,煞是迷人。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过去将房间里的灯关掉,顿时整个房间都陷入无边的黑暗中,她的美眸在黑夜中如一束狼光,窗帘被微风吹开,透过玻璃能看到窗外有着稀疏的星光,月光朦胧落在房,清冷却也显得暧昧。

    浅缘在心里细细设计着每个步骤,等会邵卓泽回来,如果敲门她也不去给他开门,他手上有房卡,等他自己开了门,然后她就出其不意从门后扑上去,直接把人推倒压倒,然后男人都是一样的,免费的猎物送上门,谁会拒绝?

    月黑风高夜,巫山云雨时。乌云遮挡了月光,房间陷入无边无际黑暗,这让她也彻底沉了心思。

    浅缘靠着门站了一会儿,腿有点酸,喝了太多酒让她有点晕晕乎乎的,忍不住蹲下来,抱怨着邵卓泽怎么还不回来呢?

    大约过去十几分钟,浅缘隐隐约约听到了脚步声,人在黑暗中听觉特别灵敏,她越发觉得这个脚步声是冲着她这个房间来的,她顿时一激灵,站直了身子,头也不晕了,手心出了汗,平息静气地盯着那扇门。

    脚步声果然在房间前停了下来,然后便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一下一下很有节奏,她的心也跟着一下一下跳着,越来越急促,门外的人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人来开门,于是再次抬手敲门,门是木板的,隔音效果很一般,那敲门声如在耳边,浅缘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她攥紧了拳头,到了紧要关头,她竟然有了要退缩的意思。

    要不,算了敲门声停了下来,隐约听到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他应该是在身上寻找房卡,浅缘听着那一声清脆的滴声,心一横,把收手的念头彻底化为灰烬,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门被打开,微弱的走廊灯光引入,朦朦胧胧中,一个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那人似乎也也被这满室的漆黑给愣了,站在原地四处张望。

    浅缘看准时机,把门关上,然后快速扑上去,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她有些慌乱地吻着他的唇瓣,毫无章法几乎是在啃咬,丁香小舌纠缠着他撬开他的牙齿,钻进他的嘴里,使劲浑身解数挑逗他,他的唇温热柔软,有淡淡的甜酒香,只是不知道那是她的还是对方的,浅缘却觉得这个人身上有自己熟悉的味道,但是她来不及多想。

    那人似乎也在抗拒她的靠近,浅缘却不放开,身体和他贴得很近,胸前的柔软毫无缝隙地摩擦着他结实的胸膛。

    男人也从最初的惊讶错愕反应过来,一手按着她的肩膀,一手拉着她的手腕,想要把人整个扔开,但是却浅缘却坚定不放开,唇微微离开,但是手依旧是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几近屈辱地低喃,“不要拒绝我,求你了邵先生……”

    他闻言,身子忽然一僵,借着月色她能看到他那双眼睛在黑暗中隐含着看不清的怒火,他的目光太直接也太炙热,浅缘能清楚感觉到,却不知道他为何生气,不由得缩了缩,有些害怕这样的他。

    男人却也没有看她多久,把她挂在自己身上的手扯下,这次没有推开她,反而还扣住她的手,动作粗鲁毫不怜惜,浅缘手被拧到有些吃疼,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直接给压在床上,这次两人的身体才是紧紧相贴的,他一手抓住她两只手,一手捏着她的下巴起来,压在她的唇上强势的掠夺着,充满了征服的霸道和强势,她依旧能感觉到他的怒气。

    他越吻越深,她却只能被迫回应,从没有过这么激烈亲吻的她,有些神志恍惚,呼吸不顺,甚至什么时候结束都不知道,只知道他还压在自己身上喘息着,淡淡的檀香味在鼻息间萦绕,浅缘此时还无暇顾及到底这气息为何这么熟悉,有些失声地看着天花板。

    浅缘有些胆怯,她知道他生气了,虽然不知道为何,但是事情已经来到这一步了,她无法停手,犹豫没有持续多久,她又伸出手,在他的胸膛轻轻划过,娇媚却诱惑:“邵先生,今晚就让小缘来好好服侍你。”

    “这就是你想要的?”身上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比之平时要冷很多,而且带着很重的鼻音。

    浅缘闻言,心里一咯,即便她再意乱情迷,再紧张无措,也能听出来这个不是邵卓泽的声音,邵卓泽是华丽的男中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