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仟洛 作品

第21章:呼吸渐渐变得困难

    浅缘顿时瞪大了眼睛,脑子一片空白,眼底多是不可置信,可是和她非常靠近的就是这张俊脸,熟悉的面容却带给她一种陌生的感觉,顾之昀温热柔软的唇瓣在她的红唇上辗转吮吸,扣着她的腰的手更加紧了,贝齿被撬开,他的舌头毫不矜持地伸进去在她的口腔中扫荡,浅缘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从中流窜,蔓延到全身。

    “唔,放开我……”愣了十几秒,浅缘才猛然回神,意识到要他们此时在做什么,立刻伸手去阻止,手抵在他的胸膛,用力往外推,声音含糊不清,反抗也没有一点作用,顾之昀的身形未动丝毫,紧紧地揽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舌头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灵活的舌一一扫过口腔中的每一寸,还细细地描绘了她的唇线,还强迫他的丁香小舌和他交缠。

    “唔……唔……”浅缘瞪圆着眼睛,气恼地用手捶他的胸膛,顾之昀也没有闭上眼睛,也是睁着眼睛看她,只是那眸子深邃,里面蕴藏的都是她看不懂的东西,浅缘被他看着不知怎么了有点心虚,垂下眼眸。

    顾之昀的吻带着一丝怒气,这是浅缘心虚的原因,而他非但没有罢手,甚至在看到浅缘挣扎的幅度小了,反而是生气了,吻越来越粗暴,对她的舌头或啃咬或吮吸,她痛得皱起了眉。

    她的鼻息间都是他的气息,那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如迷魂香一般,让她沉醉。浅缘记得年少时,她在他怀里闻到的是淡淡的阳光青草味,清新好闻,可是现在变了。

    浅缘被他亲得脑袋晕乎乎的,毫无接吻经验的她,也不知道在接吻时要怎么呼吸,随着时间推移,她的呼吸渐渐变得困难,动作也渐渐无力,身子无力地攀着他的肩膀,让自己不至于会彻底的瘫软在他怀里。

    就在她觉得自己要窒息的时候,顾之昀总算是大发慈悲放开她,但是走之前还用舌头在她的唇上舔了一圈,她的唇瓣潋滟的样子更是诱惑,如果冻一般,让人很想把她直接吞进肚子。

    顾之昀离开,但是手没有放开她,两人依旧靠得很近,他在她的唇上轻轻地咬了一下,浅缘大口大口喘气,手不自觉搭在他的肩膀上,顾之昀等她呼吸够了才放开她,嘶哑着声音说道:“不准去招惹阿泽。”

    浅缘闻言有些恼怒,被他强吻了这么久的怒气也上来,她用手背狠狠地擦了一下嘴唇,等着他说道:“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你哪只眼看见我去招惹他?”

    顾之昀看见她擦嘴唇的动作,眼中有怒气闪过,但是还是被他压下,声音清冷,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心知肚明,管好你自己,你们是不可能的。”

    浅缘闻言冷哼一声笑了起来:“如果想都不敢想又怎么会成功?如果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一定会失败呢?这句话是你对我说的,现在送给你。”

    她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浅缘是带着怒气的,吻就吻,不解释就不解释,开口第一句居然让她不要招惹邵卓泽?可恶!浅缘心情有点复杂,但是显然是愠怒的,他又不是她的谁,没资格管她!

    浅缘气冲冲地回到吧台前,夏晴用充满趣味的目光看着她,挑挑眉:“我刚才看到你们……他是谁?”

    “混蛋。”浅缘咬牙切齿地说道。

    夏晴掩嘴笑了笑,暧昧地眨眨眼睛说:“口是心非的女人。”

    浅缘有点恼羞成怒,气鼓鼓地回头瞪了一眼顾之昀的方向,然后对夏晴说:“我们走吧,回去了。”

    “好,回去。”夏晴摊摊手,她把手搭在浅缘肩膀,“扶着我,我有点醉了!”

    日子还是那样过去,浅缘每天除了去上公司安排的课程外就无事可做。

    而“潜规则等于邵卓泽”这个等式一直在她的脑海中浮现,每次自己很累很烦的时候就会想起来,脑子里每天就是两句话在重复。

    “浅缘啊浅缘,你不能这样做,你要坚守自己的原则,一步一个脚印来!”

    “原则一斤多少钱啊?原则能当饭吃?在这个圈子没有后台寸步难行,这个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这两句话就如是一个天使一个魔鬼,实力相当,浅缘也不知道要听谁的,烦得脑袋都大了,趴在桌子上就看到李芸一脸喜色地推门而入,顿时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李芸在她面前露过笑脸了。

    李芸一把椅子在她面前坐下,把一叠纸丢在她年前,含着笑说:“你运气不错,欧导准备开拍一部新电影,还差一个配角,戏份挺重要的,他想找个演技还可以的新面孔来饰演,正在烦没有合适人选,申浩南向导演推荐你,你后天过去试镜。”

    浅缘听到申浩南的名字就皱眉,想起两次的骚扰,顿时警惕起来,咬了咬唇小心翼翼地问道:“申浩南是主演?”

    “当然,否则导演怎么会听他的推荐呢?对了,你和他很熟吗?”李芸问。

    “不熟。”浅缘立刻否认。

    李芸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浅缘,然后摸摸下巴说道:“看来他对你印象不错,找个时间约他吃个饭,好好感谢他,这个圈子多认识几个人没坏处的!”

    浅缘假装听不懂李芸话里的意思,随口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