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我过的很好,你呢

    凌晨两点。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舞池中一道道身影不知疲倦的晃动着身体,伴随着一波一波的浪潮,意乱神迷。

    斑驳的灯光从人群中穿梭而过,停留在一个女人身上。

    女人一袭暗紫色的低胸吊带长裙,裙摆开叉,笔直的美腿若隐若现。

    一路走去,男人们的目光赤裸裸的毫不掩饰,她仿若未见,昂着头,尖细的下巴,柔软的红色卷发随着她的步伐拂动,红唇似血,媚眼如丝,直直的看着前方的男人。

    那是今晚的目标,她很明白自己的优势,像她这样的美人,没有几个男人舍得拒绝。所以,她气定神闲的走过去,在男子身边坐下,双腿叠加,露出半截光洁的大腿,手也毫不顾忌地缠上男人的脖颈,声音娇媚,“不要请我喝一杯?”

    男人慵懒笑着,捏起她精致的下巴,对酒保打了一个响指,那酒保心领神会,熟练地调配起来,她妖娆一笑,倾身更加靠近男人的身体。

    带着某种暗示,她肆无忌惮地勾引着男人,但是男人只是一杯一杯喝酒,没有阻止,也没有配合,她婉转低笑,红唇在他耳边暧昧游离,“真冷淡,我都做到这个份上了。”

    男人幽兰色的眸子,深邃忧郁,配上一张俊挺的五官,他的视线在她身上打量了一会,最后停留在她胸前呼之欲出的雪白上,手也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缓缓地伸进她的裙摆内,抚上她细嫩光滑的大腿。

    浅缘如触电一般,猛地一惊,立刻把他推开,跳开几步,双颊绯红,羞怒交加的瞪着他:“你干什么?”

    “咔咔咔!”导演愤怒的把手里的导筒摔了过去,“浅缘你搞什么鬼!明明拍得很顺利,你吃错药了?你掰着你的手指头加脚趾头算算这是第几次了!”

    “导演,他,他……”

    浅缘死死咬着下唇,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男人,心里忐忑地挣扎,申浩南是近来最炙手可热大明星,如果说他当众非礼自己谁会信?而且就算是说了,就算他们信了,那又怎么样,人家说片场导演大,导演都对他礼让三分,又有谁会替自己出头?

    浅缘脸上青红交错,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导演,浅缘可能是有点紧张,不如休息一下,再拍一次。”申浩南恰到好处的开口解围,目光在浅缘身上转了一圈,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十分钟后再来一次。”导演应了一声,然后瞪了浅缘一眼,“你认真点,凌晨前还有一场呢!”

    浅缘抿唇,好声好气地道歉,然后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走到一边去休息,脚跟已经被磨红了,破皮的地方还泛着血迹,浅缘低下头,揉着脚跟。

    “导演,邵总监来了。”导演助理忽然跑过来。

    导演有些惊讶,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就算是探班,也太晚了些吧。

    这个邵总监是他们这部电影投资商璀璨华琚国际传媒的执行总监,财神爷,万万不能得罪的。

    当即和导演副导演一起迎了过去浅缘去了洗手间,恰好和邵卓泽等人错过,她走过长长的走廊,到洗手间洗了个手,然后慢条斯理地在干燥机下烘干,神情恍惚,手被干燥机的热气烫的生疼才回过神,打开门出去。

    她没急着回去,靠在墙边,摸出烟盒点了一根烟。

    袅袅升起又渐渐淡化去的白烟,有着恍惚的宁静。可这宁静没保持没多久,走廊上便传来了脚步声,将她的从失神中拉回来,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怎么会是他?好半天,她闭上眼睛,用力揉了揉,再睁开。期望着刚才眼前出现的人也是她产生的幻象。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