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兵法

    凤轻尘低眉,脸颊微红,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弱弱的道:“那个,宇文将军,可不可帮我一下。 ”

    “呃?帮?帮什么?”宇文元化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凤轻尘,什么时候又变成怯弱的大家闺秀了,刚刚还是神采飞扬的说。

    “那个,我,我,我不会下马。”凤轻尘的声音越发的小了,头快埋到胸前了,一副不敢看人的样子。

    “什么?你会上马,却不会下马?”宇文元化明显不信。

    “其实,我只会上马。”凤轻尘强压下心中的笑意,声音带着一点点哭腔。

    “凤轻尘你耍我。”宇文元化看着坐在马背上,一脸不安的凤轻尘,不知为何,有一种有气没地方撒的感觉。

    咔咔……宇文元化十指嘎嘎作响,一副很想揍人的样子。

    他居然相信一个女人的话,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王七知道宇文元化生气了,正想上前劝解几句,哪知,凤轻尘却没有半分惊慌,笑了一声,脸上的怯弱与不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认真的表情。

    “宇文将军,这一招叫虚张声势。”

    语落,凤轻尘翻身下马,动作漂亮,带着一股率性之美,这纯熟的技巧,矫健的动作,无不证明,凤轻尘不仅会骑马,还骑得相当好。

    凤轻尘将马鞭丢给身后的士兵,一边走一道:“宇文将军,这一招叫,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凤轻尘……”宇文元化,此时已经无话可说了。

    东陵第一武将,却被一个女子耍得团团转就算了,偏偏他不仅生气,反倒……

    佩服!

    宇文元化发现,他居然对一个女人服气了。

    凤轻尘会得,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她用自己方法,告诉他什么叫用兵之道。

    凤轻尘看宇文元化立在原地不动,很好心的提醒一句:“宇文将军,马车修好了,如果将军不嫌弃,陪轻尘一起坐马车如何?”

    说完,就直接跳上了马车,虽然没有官家千金该有的优雅高贵,但却合了这群兵痞的眼。

    “凤小姐,好样的。”不知是谁,叫了一句,身后的士兵也跟着纷纷叫好。

    凤轻尘完全不知谦虚二字如何写,坦然自若的受着众将士的赞美。

    “别凤小姐凤小姐的叫着,生份,大家叫我轻尘就好了。”凤轻尘大大方方,丝毫不扭捏。

    “好咧,轻尘姑娘。”众将士见凤轻尘不像是说客套话,从善如流的道。

    一群兵,一个娇小姐,就这么站在官道让,你吼一句,我叫一句,尽是有说不出来的豪迈。

    宇文元化又好气,又好笑。

    心中暗道,凤轻尘这个女人,天生就适合呆在军营,皇城繁华,只会将她身上的光芒掩去。

    咳咳,不得不说,宇文元化真相了,呆在军宫里那种,没有任何束缚与尔虞我诈的地方,凤轻尘才是凤轻尘。

    军营,是她熟悉的地方,是她可以放下心中戒备的地方!

    ……

    凤轻尘与宇文元化、王七三人坐在马车上,一路上凤轻尘将《孙子兵法》谋攻篇一字不漏的背了出来。

    至于如何运用吗?

    很抱歉,她不会!

    “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故曰:知己知彼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者,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地,宇文元化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心中那点不满,也云消烟散。

    如果说,这是他护送凤轻尘到皇家别院的报酬,那么足够了。

    不过……

    “凤轻尘,应该还有,其他的呢,你继续往下背,”人都是贪心,他也不嫌多。

    “宇文将军,你得寸进尺了哦。”凤轻尘将宇文元化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眼中带着戏谑的笑。

    呃……

    这个时候,宇文元化真不敢和凤轻尘硬碰硬,只好打哀兵牌。

    “凤轻尘,这一路走来,你也知道很不太平,暗处的那些人,之所以没有动手,可是看在我宇文家的面子上。我可是拿整个宇文家护你前来,就这么一篇兵法,你也太小气了,至少得再说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