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阳谋

    宇文元当然不肯了,除非他傻了,他才会答应凤轻尘的要求。

    他出兵到郊外,已经是给了王家天大的面子,再把凤轻尘护送到皇家别院去,不是摆明了要给凤轻尘撑腰嘛。

    这皇城,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安平公主的桃花宴是针对凤轻尘的,他才不要去惹人嫌。

    他是武将,他没兴趣参与这些斗争。

    宇文元化张口就想拒绝,哪知凤轻尘却早有准备,在宇文元化开口前,道:“本来,还想在路上和宇文将军讨论一下那贼子的来历,看样子宇文将军是没有空了,可惜啊……”

    最后三个字,那尾音拖得老长了。

    陷阱,这摆明就是陷阱,可是他想跳。

    宇文元化气恼的看着凤轻尘,这个女人哪里像女人啊,没半分女子该有的温柔与体贴。

    宇文元化假装没有听到,不接凤轻尘的话。

    凤轻尘不急不噪,她当然清楚,这一点筹码是不够的,想要让宇文元化给她撑腰,她还得再加大筹码。

    她凤轻尘不屑用阴谋,因为她一般都只用阳谋,她要宇文元化明知这其中有诈,也拒绝不了她。

    啊……凤轻尘惊叫了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到她身后,大声道:“七公子,上次说的“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后面是什么,我记起来了。”

    “啊,什么呀?”王七一脸茫然,凤轻尘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这好像是兵法?

    凤轻尘如同没有看到一般,笑道:“七公子别急,这一次轻尘不会忘,待我回到凤府后,我就将后面的告诉你。”

    叫着王七的名字不假,但凤轻尘眼神,从头到尾都只落在宇文元化的身上,王七没弄懂没关系,宇文元化弄懂了就好了。

    她就不信,孙子兵法吸引不了宇文元化这个武将。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后面呢?后面是什么?凤轻尘,你快说。”

    宇文元化果然不淡定了,一脸热切地看着凤轻尘,如果不是碍于男女有别,他估计就拽着凤轻尘的胳膊了。

    凤轻尘心中暗笑,表面上却一副为难的样子:“宇文将军别急,轻尘也想说,可惜今天没时间呀,轻尘还赶着去参加桃花宴呢,要是去晚了,安平公主怪罪下来,轻尘可是吃罪不起。”

    “凤轻尘,你别得寸进尺。”宇文元化终于明白,东陵子洛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女人,当这个女人与你做对时,你会被她气死。

    “宇文将军严重了,如果没有别的事,轻尘就先走了,皇家别院的路,可不好走。”凤轻尘半点不给宇文元化面子。

    现在,不是她凤轻尘求人,是他宇文元化求她凤轻尘,给她脸色看,当她凤轻尘是小媳妇呀。

    做戏要做足,凤轻尘转身向王七借他的俊马。

    “你会骑马?”王七很惊讶,如果凤轻尘会骑马,那么桃花节,也许不会那么惨。

    “骑马有什么难的,我怎么也是武将的女儿。”凤轻尘没有正面回答,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不会骑马的,但她会,骑术还不错。

    前世,骑马算是比较风行的一个运动,当然也是高消费的,她的收入支持这项娱乐,还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凤府……”王七有点怀疑。

    凤府的情况,他又不是不知道,哪里有闲钱养马,而且也没有适合跑马的地方。

    宇文元化也不信,他认为凤轻尘这是以退为近,虽然心急凤轻尘未说完的兵法,但他也不是什么莽撞之人。

    凤轻尘,你求有于,我就不信,你能不开口。

    宇文元化在等,等凤轻尘求他,这样他才能漫天要价。

    宇文元化想什么,凤轻尘很清楚,可惜宇文元化注定会失望。她很清楚,想要别人信服你,就得拿出让人心悦臣服的本事。

    “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