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报恩

    马车驶出城外,一路朝北而去。

    凤轻尘坐在车中,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手,不由自主的伸入衣袖中,握着冰冷的枪柄,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

    突然,拉车的马嘶叫一声,紧接着“咚……”的一声,马车狠狠的颠簸了一下。

    马车往左倾斜,凤轻尘摔倒在车厢中,似乎早有预料一般,凤轻尘并没有惊慌,冷静的将枪拔了出来:“发生了什么?”

    “凤小姐不必担心,撞到一块石头,车轮掉了,修一下便好了。”侍卫一板一眼的回答着,而凤轻尘却在这声音中,听到一丝冷意。

    凤轻尘紧紧贴在马车壁上,将呼息减弱。

    呼……凤轻尘吐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就把这当成是在战场上,面前的人是敌对方的,杀他们是正常的事情。

    啪……凤轻尘拉开保险,食指扣在扳机处,只要对方靠近,她立马就可以将对方击毙。

    四个人,她有十六发子弹,她完全有胜算。

    凤轻尘冷静等待着最佳的攻击时间。

    此时此刻,在她身上,根本看不到救死扶伤的医生影子,身上那肃杀之气,让她更像一个杀手或者狙击手。

    凤轻尘记得,她第一次举枪杀人时,就是在云南密林中,她举枪杀了一个意图强.暴她的毒枭。

    那时候,她师兄就在她身边,事后师兄曾笑着说,本想从云南回来后,对你表白的,可在见到那一幕后,根本就没有表白的勇气,师兄说她,日后不当医生还可以去当杀手。

    因为,她举枪杀人的那一刻,又狠又快,一枪击中对方的脑门,没有半分的犹豫与不安。

    事实上,师兄说得没有错,对于杀人,她没有一丝的心理负担。

    人不犯我,我不犯我。

    生死就在一线间。

    如果敌我非死一个的话,她当然是杀对方。

    脚步声靠近,前后左右都有。

    “还真是看得起我呀。”凤轻尘在心中冷笑,左手一伸,抓住了车顶,就在她准备跃起来的那一刻……

    风吹动。

    噗……

    凤轻尘闻到了血腥味。

    咚……

    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四个护卫立马倒地。

    “谁?”

    凤轻尘推开车门,靠在车壁上,双手握着枪,却没有举出去,这种东西越少人知道越好。

    “凤轻尘。”

    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蓝九卿?

    凤轻尘松了口气,高举的手臂放了下来,将枪收回,一推车门,轻跃而下。

    “蓝九卿,怎么是你。”言词中透着几分轻快,看不出她有任何的害怕。

    蓝九卿一身黑衣,站在路中央,看凤轻尘的眼神,多了一抹赞赏,冷声道:“不是我,死的就是你。”

    “也许吧。”

    凤轻尘扫了一眼倒下的四个侍卫,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一剑封喉,一滴血都没有留下,这得要多快的速度。

    “你……很强。”

    “没错,我很强,而现在,我救了你,你欠我一个救命之恩。”蓝九卿半点不谦虚,凤轻尘眼中的毫不掩饰的崇拜与惊艳,让他很受用。

    “可我没要你救我,而且我也救过你不是。”凤轻尘笑道。

    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没有恶意。

    “救我?上次的事情我们已经扯平了,现在我救了你?怎么?你不打算报我的救命之恩?”

    唰……蓝九卿的剑指向凤轻尘。

    大有,你敢说不,我就杀了你的架势。

    “你要我怎么报恩?以身相许吗?”被剑指着,凤轻尘却一点也不紧张。

    蓝九卿不会杀她,如果要杀她,就不会救她了。

    “以身相许?凭你还不配,我要你替我救一个人。”

    不配?

    的确,现在的凤轻尘配不上任何人。

    凤轻尘不在意的一笑,问道:“救人?什么病?”

    凤轻尘只关心这个,至于要救的人是什么身份,则不在她考虑的范围。

    她只一个小小外科医生,可不是什么病都会治,她在心外科和脑外科都颇有造诣,但对于内科,却真没有怎么涉足。

    “等你见到他就知道了。”蓝九卿收起剑。

    “可我只会治外伤。”凤轻尘郁闷看着蓝九卿,小心的为自己辩解着:“我又不是全科医生,更不是神仙呀,万一是癌症,我怎么救呀!”

    跶跶跶…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传来整齐划一的马蹄声,渐渐变大。

    “有人来了?”凤轻尘第一反应不是取枪,而是看向蓝九卿,以眼神告诉他,要我帮你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