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风动

    治好太子的心疾?

    东陵子洛不相信凤轻尘有这个能耐,皇后当然也不会相信凤轻尘有这等本事,但是……

    “子洛,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无论如何凤轻尘留不得。 ”皇后不管这些,她只知道,将危险降至最低。

    死一个凤轻尘,换一个安心,这是很划算的买卖。

    “我明白了,母后,我会安排。”在皇位面前,一个承诺算得了什么。

    皇后与东陵子洛能想到的问题,太子又怎么想不到。

    “无论如何,保护好凤轻尘,本宫要留她的命。”东陵王朝前皇后之子,东陵子天背对着烛光而立,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上去有几分瘦弱。

    “是,殿下。”八个黑衣人,领命而去,他们将日夜守护凤轻尘,以保证凤轻尘的安危。

    一场腥风血雨由此拉开!

    凤轻尘丝毫不知,在她熟睡时,她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几遭,凤府外,一批又一批的尸体,被人抬走。

    空气中,隐隐浮动花香,将血腥味掩去。

    蓝九卿隐在暗处,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将最后一批死士处理掉,蓝九卿也没有多呆。

    “凤轻尘,我们恩怨两清,桃花节上变故,希望你自己有办法处理。”

    ……

    太子与七皇子之争,对凤轻尘来说是很遥远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卷入皇储之争,她此时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后院手术室的新建上。

    凤轻尘亲自监工,每一个细节都要求做到完美,绝不允许凑和。

    王七在旁看得那叫一个佩服,但不得不说,凤轻尘这个女人,是个做事的,当他将凤轻尘这几天办的事,一一反馈至王家时,王家的反对声音也小了许多。

    一晃三天过去了,凤轻尘如同往常一般,准备去后院施工现场,周行却来报,门外有四个皇宫侍卫,说是接凤轻尘去皇家别院,参加安平公主举办的桃花节。

    “什么,桃花节?”凤轻尘直接愣住了。

    她把这事忘了。

    周行点了点头,担忧的开口:“要不,我去和他们说,你身体不适,不去了?”

    “不去?周行,你别天真了,皇家侍卫亲自来请,就是我死了,他们也会把我的尸体抬过去。”凤轻尘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

    她记得苏文清和王七说过,桃花节上会有死人的事情发生,可惜她对桃花节一无所知,看样子这个身体的主人,从来没有参加过桃花节。

    “周行,你知道桃花节上都会有些什么吗?”凤轻尘不抱希望的开口,果然,周行摇头:“不知,要不我去找王公子或者苏公子问一下?”

    这几天忙得,根本没有去想桃花节的事情。

    凤轻尘摇了摇头:“来不及了,你去告诉那几个侍卫,我换件衣服就出去。”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她就不信,她能活着从皇宫出来,却没办法活着从皇家别院出来。

    小小一个桃花节,她怕什么。

    凤轻尘回房,将身上监工用的粗布棉衣脱下,换了一件九成新的纱裙。

    水蓝色的纱裙,裙摆处绣了几只蝴蝶,走动时,那蝴蝶像是会飞出来一般,雅而不素,让凤轻尘整个人看上去明媚了许多。

    略略涂了一点水粉胭指,让自己看上去气色好一些,挑了耳环、坠子带上,虽然不习惯,凤轻尘还是将带了一副银质的手镯。

    凤轻尘没有和谁比美的打算,只是想着不让人说她失礼,毕竟出席这样的宴会,一身素除了显得你穷,也显得你很愚蠢。

    在现代,她经常看到坑爹的偶像剧里,灰姑娘式的女主角,出席宴会总是一身素,不带任何首饰,然后惊艳全场。

    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根本不会发生。

    作为年轻有为的女军医,凤轻尘也曾参加过几次比较大的宴会,在那样的宴会中,你要是一身素,不带任何首饰,哪怕你天资国色,也没用,而且男主也不会注意到你,因为……

    你根本入不了场。

    凤轻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示意把飞走的思绪给拽回来。

    首饰、妆容、发饰都准备妥当了,凤轻尘又取了一件,紫罗兰色的纱裙包了起来,作为备用的衣服。

    咳咳……出席宴会带一套备用的衣服,无论哪个时代都通用的,光鲜亮丽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在宴会上穿破损、脏污的衣服,是很失礼的。

    一切准备妥当,出门时,凤轻尘看到放在床头柜上的医药箱,想了想又折了回来。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