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嫉妒

    凤轻尘不停地告诉王七,这里要什么,那里要什么,王七郁闷的几次想要弃笔而去,可看在凤轻尘热切的眼神下,他忍了,可忍的结果呢?

    是越来越多的要求。

    凤轻尘这个人,根本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

    “凤轻尘,建皇宫也没有人这么麻烦。”

    “这是用来治病的,本来就比皇宫更麻烦,赶紧的,就差几笔了,早点建好,你哥的眼睛也能早点好。”凤轻尘目光坚定,告诉王七,她绝不让步。

    “你……”王七气得想把画纸给撕了,可又舍不得自己画好的图。

    “好了,好了,别你呀我的,真得就差几笔了,弄好了,我们就去打听一下赌局的事情,借此赚一笔。”凤轻尘笑着安慰王七。

    典型的打一巴掌,给个糖。

    “我忍你,以后绝不与你共事,女人真是麻烦。”王七咬牙,继续按凤轻尘的要求画着。

    画画,本应该心平气和,可王七此时的情况,离心平气和实在差太远了,好在王七的画功不错,而画房子又不需要什么灵气、意境,很快,凤轻尘理想中的手术室,就被王七画了出来。

    凤轻尘一脸高兴的,小心意意的捧在手上,怎么也舍不得放下:“王七,你实在是太厉害了,画得和真的一样,太美了。”

    相比,她画得的确不能见人。

    “美什么美呀,方方正正,冷冷冰冰,没一丝人气,这什么破房子呀。”王七一脸得意,但嘴上却说得谦虚。

    “你不懂,这才是我要的,冷冰冰的地方,才能冷静下来。”凤轻尘没有理会王七,拿着图纸,很欢乐的找人去建房子了。

    王锦凌,我一定可以让你的眼睛,重见光明。

    而就在凤轻尘如鱼得水时,邀请凤轻尘参加三月三桃花节的安平公主,正气得在宫殿里砸东西。

    “凤轻尘,你凭什么,凭什么。大公子居然为了你,纡尊降贵去凤府,还不惜牺牲王家的名声。”

    啪……一直半人高的花瓶砸在地上,碎片散了一地。

    “凤轻尘,你算什么东西,你连作大公子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公主,公主……”宫女们瑟瑟发抖,窝在角落里,不敢上前,可又担心碎片伤了公主。

    “滚,滚,滚,通通给本宫滚出去……啊。”

    安平公主惨叫一声,血从她的脚下流出。

    “快,快传御医,公主受伤了。”宫女慌成一团,半拖半抱,将安平公主抱上床,又赶紧的将碎片给清理干净。

    御医和医女来得很快,替安平公主包扎好伤口后,道:“伤口太大,公主的脚心日后定会留下一道疤。”

    安平公主一听,哭得昏死了过去,皇后娘娘得讯前来,将安平公主身边的宫女,以照顾公主不周为名,全部打死了。

    宫女哭成一团,苦苦哀求,安平公主却不为所动,抱着皇后娘娘大哭:“母后,母后,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道疤嘛,在脚心上也看不到,不会影响你选驸马。”皇后娘娘头痛的要死,却又不得耐心的哄女儿几句。

    “母后……”安平公主一脸泪痕,从皇后的怀抱里爬了起来,被泪水洗涤后的双眼,不仅没有变得清澈明亮,反倒满是狠厉:“母后,你下旨杀了凤轻尘好不好,我不要看到她。”

    “安平,闭嘴。”皇后一听这个名字,就怒了。

    “为什么,母后,不就是一个贱民嘛,你帮女儿一次,杀了她好不好?”安平公主被皇后一呵,立马停止了哭泣了,却小声的哀求着。

    皇后一副头痛的样子,揉了揉太阳穴:“安平,别不懂事,你父皇并不想杀她,你皇兄也不知为何,不许母后对她动手。”

    “怎么可能?”安平公主跌坐在床上,也顾不得脚上的疼痛:“母后,凤轻尘到底有什么,父皇为什么不杀她?皇兄那么讨厌她,又为什么不杀她,还有王家大公子,为什么要帮她。”

    最后一句是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