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下注

    王七终于明白,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得寸进尺了。

    凤轻尘这个女人,实在太懂得利益最大化了,有便宜就占,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人说不出半句不是。

    一阵风吹来,树叶飞起来,滑过王七的脸颊,王七气呼呼地将树叶拂去,紧紧地握在手中,没好气的道:“凤轻尘,你是故意的,你趁机敲诈呀!”

    王七险些没有气得吐血,这凤轻尘不经商,实在是浪费了。

    “敲诈?就你?有什么值得我敲诈的。”语落,凤轻尘丢下王七,回到自己的房间,很快又出来了,在王七没有失控之前,把一叠白纸递给了王七:

    “这是我之前准备好的东西,差不多就按这个做吧,我要求不高。”

    要求零点的不高,才十几张纸,能写多少,是吧。

    “这什么鬼画符呀,歪歪扭扭的真难看人,还有这是什么字呀,怎么全是错字,什么乱七八糟的呀。”王七一张一张翻着,嫌恶的皱眉。

    不是他要求高,实在是凤轻尘这水平,比他那三岁的小侄子还不如,要不是这堆东西是凤轻尘给他的,他早就丢地上了,真是污他的眼。

    凤轻尘一脸涨红,却毫不示弱,声音反倒比之前更大:“王七,少嫌三嫌四的,爱看不看,本姑娘就这水平,怎么的了,不看是吧?行,你自个儿在这里建,不合我意,就给我推了重建。”

    最后一个字落下,凤轻尘衣袖一甩就走人。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亏她一天还写了二十个大字,结果拿出来的东西,还是被人嫌弃。

    凤轻尘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地方暗暗抹下眼泪,以显示自己的脆弱。

    为什么她接收这个身体时,就没有把这个身体主人的技能也接收呢?

    字写得难看,女红就更不用提了,在她眼中,针钱是用来缝伤口的,不是拿来缝衣服的。

    想来想去,她好像真不符合这个时代,对女性的要求。

    凤轻尘郁闷了!

    “轻尘……”王七连忙追了上前,一脸讨饶。“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话,罚我,罚我,全部誊写一遍好不好。”

    凤轻尘这么挑剔,推了重建,那得要建到什么时候呀,王家家大业大,也不是这样浪费的。

    最主要,他哥的眼睛等不起。

    凤轻尘不理会王七,继续往前走,王七没法只好一路跟着,一路讨饶,可凤轻尘就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

    王七没折,又不能对凤轻尘动手,只好拿王锦凌出来劝说:“轻尘,我们早点把房子建好,我大哥的眼睛才能早一天好,你也希望我大哥,能早日看到吧。”

    这事,对他们来说都是有益,外面的赌局早就翻了天,大部分人都不看好凤轻尘,要说急,也应该是凤轻尘急,而不是王家急。

    凤轻尘点头:“有道理,我不能拿你的错误,也影响建房子的进度。”

    噗……王七险些没有吐血。

    什么人呀,什么人呀。

    他犯了什么错呀。

    凤轻尘不给王七说话的机会,一脸神秘的道:“王七,听说外面开了赌局,赌我能医好你大哥眼睛的赔率是一赔五对不对?”

    一提到钱,凤轻尘的双眼就贼亮。

    没办法,她穷呀。

    凤府还是破破烂烂的,等着她的钱整修。

    一赔五,也就是说如果她压一百两的话,赢了就可以拿到五百两,完全是暴利呀。

    王七点了点头:“你不会想去下注吧?”

    王七摇头,坚绝的表示不同意。

    他是君子,绝不沾赌,要是他爹知道,会打断他的腿。

    天天和凤轻尘泡在一块,他的名声就已经大大受损了,好在他不走仕途的路子,不然他就毁,言官们肯定不会放过他。

    “王七,你虽是王家七公子,但是你每个月的月钱也是有限制的吧?”这些世家,为了保证自己公子不变成纨绔子弟,都会控制他们的花销,王七一个月的月钱并不多。

    “可是……”王七挣扎了:“我没闲钱。”

    “没关系,我先借你,我这有六百两黄金,你找人下注,赌我赢,到时候赚了,一人一半。”凤轻尘不是赌徒,所以即使她有必胜的绝心,也不会拿全部的家当去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