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机会

    什么叫打磕睡有人送枕头,凤轻尘终于明白了。

    就在凤轻尘想着如何破眼前的困局时,王家大公子王锦凌携重礼,亲自来凤府,恳请凤轻尘出手,替他医治双眼。

    凤轻尘看着一身华服,清贵优雅的王锦凌,眼中闪着泪花:“锦凌,大恩不言谢,我凤轻尘铭记于心。”

    她很清楚,王锦凌很排斥眼角膜移植手术,依王锦凌的正直,他肯定要考虑很久,才能做出决定。

    而那个决定,还不一定是同意移植,就算王锦凌同意眼角膜移植的方案,在事情没有明朗化前,他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召告天下,把王家推出来。

    王锦凌想必是听闻,她昨天在凤府外受辱的事情,所以今天一大早,就万分隆重的来到凤府,替她撑腰。

    有王府为她出面,还有谁敢轻易的污辱她。

    只不过一面之缘,却能为她做这么多,王锦凌这个朋友,她凤轻尘认定了。

    “轻尘你能帮我医治双眼是事实,我何必遮掩。”王锦凌脸上的笑如同春风一般,沁人心脾,丝毫看不出,他为了凤轻尘的事一夜未睡。

    凤轻尘摇了摇头:“只凭我一句话,锦凌就这般信我,这份信任值得轻尘铭记。”

    她很清楚,王锦凌此举顶着多大的压力,毕竟王锦凌代表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而是整个王府。

    王锦凌是拿整个王府给她背书,她成功了还好,一旦失败,王府也将声名扫地,当然她也不用活了。

    像王府这样的世家,最在意的就是名声了。

    王锦凌这是要多信任她,才能做到这一步。

    “易地而处,轻尘会信我吗?”王锦凌“看”向凤轻尘,那双没有光亮的眸子,漆黑而纯粹,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信。”凤轻尘毫不犹豫。

    她信得是王锦凌这个人。

    “同样,我信你,信你凤轻尘这个人,我的眼睛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需要王家做的,你尽管开口,王家定不推辞。”王锦凌丝毫不提,为了让王府同意,他做了什么牺牲。

    凤轻尘是他认定的朋友,朋友有难,他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至于做了多少,就没有必要让凤轻尘知道。

    他不需要凤轻尘感恩,凤轻尘没有逼他做什么,一切是他自愿地。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锦凌,我需要一间干净无尘,不受打扰的房间,房间采光一定要好,并且王府保证,我在替你医治时,不能让外人靠近。既然选择我,就请相信我,把你交给我,我肯定还王家一家完美的王锦凌。”凤轻尘的要求很简单。

    手术室,一间可以代替手术室的房间就行,还有信任,其他的她会处理好。

    “就这个?”王锦凌没有惊讶,反到是他身后的管家,很诧异的抬头。

    王家这些年找来的大夫,哪个不是提一堆要求,吃要吃什么,喝要喝什么,住要住什么,没治好得付多少诊费,治好了又要什么了利益。

    这个凤轻尘不会是不知王府的底蕴吧,只要她能治好大公子的眼睛,王家可以替她做更多。

    “就这个,我要求不被人打扰,我要求房间能让我满意。”凤轻尘朝王锦凌身后的管家点头,表示她没有别的要求了。

    她是是医生,不是商人,不会趁火打劫,不会趁你病要你命

    “那诊费呢?”王管家又小声的问了一句。

    大公子和七公子说,这凤小姐是个不拘小节,磊落爽快之人,果然不假。

    这样的风骨,这样的傲气,不愧为是凤将军的女儿,没有辱没她父亲的名声。

    王管家的眼中闪过一抹赞赏。

    流言果然不能信,外面那些人把凤小姐说得比妓女还不堪,可实际上这凤小姐却是个阳春白雪似的人儿,眼神清明,行事有度,知恩图报。

    如果她真有本事,王家在她身上,可以花更多的心血,把她捧得更高。

    “和苏府一样,一千两黄金。”凤轻尘淡淡道。

    她不是圣人,她要吃饭养家,再说医生收取诊费是天经地意的事情,她只是收得高了一点。

    她欠王锦凌的情,并不能用金钱来抵消,如果她不收诊费,反倒显得她小家子气,想借此来还王锦凌雪中送碳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