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雪中

    作为一个深受流言毒害的人,凤轻尘很清楚的流言的威力,可她没有想到,这一次竟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一出凤府,就被人围观。猥琐的、鄙夷的、打量的、戏谑的眼神朝她射来,当着她的面,就开始议论纷纷。

    “眼睛太小,胜在勾人。”

    有人说一句,立马就会有人接一句:“确实,那双小眼睛还真是勾人,哥哥我看得眼都直了。”

    “屁股太小,不会生养。”

    “切……这样的女人,生的孩子你敢要嘛,说不准她知道都不知道孩子爹是谁。”

    “有道理。”

    “看上去很刚烈,不知道在床上如何。”

    “啧啧,不知与凤小姐春风一度,要多少银子。”

    “银子?也许凤小姐看不上银子,人家喜欢用强的。”

    “哈哈哈……”

    除了这些声音外,还有不少下人媒婆上前,说是哪家的大老爷想要纳她为妾,而开口之人,无不是声名狼藉之辈。

    甚至还有青楼龟公来问,凤轻尘有没有卖身、挂牌的打算,他们青楼一定给高价。

    凤轻尘当作没有听到,径直往前走着,嘴边却扬起一抹冷笑。

    今天的事情,如果幕后没有黑手推动,打死她也不相信。

    她今天执意出门,除了要给谢二夫人换药外,还有一点就是用自己的行动,让那个在背后散布谣言的人明白,这种方法打不倒她凤轻尘,别浪费心力,趁机收手。

    无视耳边的杂乱,凤轻尘只提着药箱,昂首挺胸的走着……

    红尘喧闹中,我自有净土一方。

    宇文元化远远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朝城口门走去。

    如此傲骨,如此聪慧,却身为女儿身,可惜了!

    除了宇文元化外,西陵的公主与太子也没有错过这番热闹。

    此时他们就坐在,凤府对面街上的茶馆里,借着二楼靠窗的位置,可以将凤府外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偏偏别人看不到他们。

    “大哥,我小看她了。”西陵瑶华看着凤轻尘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受不了流言的冲击,折回凤府寻求帮助,反倒坦然自若,眼中闪过的一过惊讶。

    凤府外的事情,虽然不全是她的手笔,可她也没少推波助澜,不是她闲得慌,实在是……

    她看凤轻尘很不顺眼,再加上西陵天磊想借此事,看看能不能把蓝九卿逼出来,或者从凤轻尘身上,找出哪怕一丝与蓝九卿身份有关的线索。

    “能让蓝九卿出手相救的人,绝非池中物。”此时,西陵天磊看凤轻尘的眼神,也少了几分轻视,多了几分在意。

    也许,把凤轻尘纳为侍妾,是个不错的选择,虽说今天没有把蓝九卿给逼出来,但纳为侍妾就不一样了。

    蓝九卿这个名字,在四大帝国也许不出名,但在江湖上却是颇有影响力,是江湖年轻一辈人的偶像。

    三年前,泰山之巅,蓝九卿凭空出现,击败江湖第一高手步惊云,一战成名。

    不过,蓝九卿这个人也很奇怪,他一战成名后,并没有在江湖上开宗立派,而是淡出江湖,时不时游走在四国之中。

    蓝九卿,除了一个名字外,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是江湖中的一个传奇,只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崇拜传奇人物,西陵天磊就是一个。

    说来西陵天磊也算倒霉,他以选妃之名游走南陵、北陵,却三番两次遇上蓝九卿,而每一次蓝九卿都坏他好事,这次来到东陵,他还没有动手,就被蓝九卿给盯上了。

    种种巧合,让西陵天磊这个不相信宿命的人,也开始认为,蓝九卿是他西陵天磊宿命中的敌人。

    可惜,几次交锋下来,他都没有占到上风,上一次瑶华一箭射中他的心窝,也让他给跑了。

    听到哥哥的夸奖,又想到蓝九卿那种英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