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疯言

    众人一阵忙乎,又是水又是梅子,凤轻尘被折腾的差不多,终于将药给咽了下去,不会再次吐出来了。

    “呼,好累。”凤轻尘被这么一折腾,又是一身大汗,靠在床头一动不动。

    生病什么的,真是太痛苦了。

    众人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太好了,一次性灌了进去。、

    “可惜了,剩下的九份全浪费。”孙大夫拿着空碗走了出去,话中的意思不知是惋惜还是庆幸。

    “九份?什么意思?”凤轻尘不解的开口寻问。

    周行嗤笑一声,替凤轻尘解释了起来。

    原来……凤轻尘吐药严重,这几天给她熬的药,通通都是熬十份,而十份全部端给凤轻尘,凤轻尘却连一份的量都喝不下去。

    好丢人!

    凤轻尘的脸更红了。

    亏她自己还是医生,居然怕吃药。

    迎上苏文清与王七打趣的眼神,凤轻尘更郁闷了,这两个看笑话的臭男人,凤轻尘把被子一拉,埋着自己的脸,大声的呵斥:“出去,出去,通通给我出去……”

    哈哈哈…

    凤轻尘的耳边,传来了王七与苏文清肆无忌惮的笑声。

    ……

    凤轻尘这个病来的凶猛,去得也快,第二天她就可以下床了,下午就精神焕发,脸色红润、一扫病容。

    周行看得那叫一个啧啧称奇,直说凤轻尘这恢复能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的。

    当然,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理上的恢复能力。

    他和苏文清都以为,被洛王殿下一番羞辱,在皇城大失颜面,凤轻尘肯定会郁结于心,闷闷不乐。

    他们都好了,轮流来劝说凤轻尘,让她别放在心上,可不想……

    凤轻尘就像是一个没事人一般,醒来后提起在跪在城门口,被百姓丢烂菜时,也坦然自若。

    面对周行等人的不解,凤轻尘轻笑一声,没有解释,人生是她的,没有人需要为她的人生负责。

    至于身体?只有她自己明白,虽然她这个病是然恢复得很快,但她伤了元气,日后要精心调养,不然会留下病根。

    可惜,她得了富贵病,却没有富贵命,作为医生,工作过量是正常的,毕竟什么事都可以等,唯独治病不能等,病人不能等。

    病好了,凤轻尘不可能继续龟缩在家了,王锦凌的眼睛要不要治,凤轻尘不清楚,但她知道今天她必须去谢府,给谢二夫人换药。

    同时还要跟谢二夫人商量好,手术的时间与地点。

    疏通输卵管的手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成功率也不是百分百,也不是一次就可以完成的同,另外手术的环境和术后的恢复也很重要。

    这需要一个比较周密的安排,在东陵她是没有这个能力,但谢二夫人有。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谢家二房在谢家不得势,但也是她现今需要仰视的存在,她必须请谢二夫人前提安排好一切,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看到凤轻尘拎着药箱准备出去,周行的脸色一变,想着用什么借口才能把凤轻尘留下。

    灵机一动,周行捂着胸前的伤口:“嘶,好痛。”

    为了逼真,周行用力将伤口扯开,在凤轻尘的面前可以耍小心计,但要装伤口痛绝对不行,必须得拿出真材实料。

    周行的伤口是真的开裂了,四天前在城门口抱凤轻尘回来时,就把伤口给绷裂了,现在是火上浇油。

    果然,凤轻尘刚抬起的腿,硬生生的退了回来:“周行,你怎么了。”

    “伤口好痛,好像裂开了。”周行痛得脸色直发白。

    “我看看。”凤轻尘把药箱放在脚边,伸手拉开周行的衣服。

    周行一顿,略有几分尴尬,可惜凤轻尘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周行的伤口上,眼神专注,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

    “怎么发炎了,快坐下。”凤轻尘自责了一声,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居然忘了周行的身上也有伤。

    强行直接把周行按在椅子上:“别乱动。”

    凤轻尘警告了周行一声,将药箱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