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笑话

    “我们等你喝完了药再走。 ”

    好吧,真实情况是,他们想看热闹罢了。

    凤轻尘一副傲骨不凡、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却偏偏怕喝药,每次丫鬟喂她喝药,就好像生死大战一样。

    “不用了,我自己会喝。”凤轻尘心中一暖。

    她很清楚苏文清与王七,是因为还需要她,才在意她的生死,不过两人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的确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们就是怕你自己喝,反正这么多天都等了,不差这一刻。”苏文清浅笑,看似温和却霸道的狠,明摆的告诉凤轻尘,他不会走,不要浪费精力了。

    不仅如此,还很自来熟的拿起桌上的茶杯与茶壶,给自己倒上,一副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样子。

    “噗……”

    刚喝一口,苏文清就会部吐了出来:“怎么是清水不是茶?”

    东陵人好茶,别说苏家了,就是一般的人家里,桌上也是茶。

    清水这种东西,只有贱民和实在买不起茶叶的平民才会喝。

    当然,好茶的话,茶道也特别流行,东陵大家闺秀,人人泡得一手好茶,分茶之术更是女子必学之技。

    做为一个大家闺秀,你不会分茶,那你就不配称闺秀,茶艺与女红同样重要。

    这一点,凤轻尘当然也知道了,别说她不会茶道,就算她会,也没有那个闲情雅致去玩茶道。

    茶道这种东西,只有那些有家族和丈夫养,不用自己谋生的女人才玩得起,再说了清水有什么不好。

    凤轻尘动了动唇角,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她没能力改变东陵人的习惯。

    “轻尘,你不会分茶?”王七怀疑自己看到了问题的重点。

    “不会。”她只会把水和茶叶放一起泡,分茶这种东西太有技术了,她学不来。

    所谓的分茶,就是通过点茶时不同手法的运用,在茶汤表面形成花鸟鱼虫或文字图案,分茶又有水中丹青之称,这么高雅的东西,她怎么可能会。

    在她眼中,茶叶是用来提神的,代替咖啡用得。

    “那桃花节的时候,你怎么办?”王七颇为担心的看着凤轻尘。

    看样子,桃花节上,凤轻尘又要大出风头了,不过这个风头,可不是什么好风头。

    “桃花节上要分茶?”凤轻尘不解的看着王七。

    王七与苏文清同时点头:“你不知道?”

    “不知……”她以为,桃花节就如同现代的宴会一般,吃吃喝喝,大家一起聊聊天什么的。

    那群女人能使得手段,无外乎就形成联盟让她一个人在桃花节上孤零零的,或者用言语奚落她几句,过过嘴瘾,没想到还有才艺表演。

    “不知,不知,你就敢应下安平公主的邀请?”苏文清与王七同时站了起来,不也相信的看着凤轻尘。

    “凤轻尘,你太大胆了,你知不知道,桃花节可是会要人命的。”

    每隔几年,总会有一两个官家小姐死在桃花节上。

    “会死人?桃花节到底干吗用的?”凤轻尘这下也认真了起来。

    凡是和她生命有关的,她都在意。

    苏文清与王七连连摇头,正准备给凤轻尘介绍桃花节上的事情,孙大夫就端着药来了。

    “凤姑娘,药好了,你赶紧趁热喝。”

    “先喝药,什么事等喝了药再说,桃花节还早着,不急于这一刻。”苏文清指着冒着白烟的药,示意凤轻尘先喝了再说。

    桃花节的事情,还是等凤轻尘病好了再说,不然的话病中思虑过重,会影响康复。

    凤轻尘看苏文清与王七的神色,不像之前那般凝重,再加上她此时的状况,也不适合想太多,便不再寻问,伸手去拿托盘上要药碗,却发现……

    自己的手居然无力到,拿不起一碗药,凤轻尘的脸上闪过一抹痛苦,侯在一边的丫鬟很机灵,立马上前托着凤轻尘的手:“小姐,奴婢服侍你用药。”

    “多谢。”凤轻尘轻轻点头,在丫鬟的帮助下,才拿起药碗。

    浓郁的中药味扑鼻而来,光闻就知道这碗药有多难喝,凤轻尘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中药……

    好难喝呀!

    哈哈哈……

    凤轻尘五观紧皱的样子,取悦了苏文清、王七与周行三人,三人哈哈大笑,一扫刚刚的郁气

    “你们,不厚道。”这个时候,凤轻尘才明白,原来他们在这里等着,不是担心她,而是想看喝药时痛苦的样子。

    看样子,昏迷不醒的时候,她没少和这些苦药做斗争,以至于这几个人,都知道她怕喝药了。

    害她白高兴一场,还以为这几个人是关心她,原来是来看她热闹的。

    凤轻尘没好气的白了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