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醒了

    就在苏文清三人盯着药箱,不知要怎么办时,丫鬟来报,凤轻尘醒了,把所有人都赶了出来,不让人服侍。

    醒了?

    苏文清三人就只听到这两个字,其他的全部自动忽视掉了,抓起药箱就往凤轻尘的房间跑去,也顾不得合不合礼法。

    反正,凤轻尘被东陵子洛这么一折腾,早已是闺誉扫地,再加上一条也不算什么了。

    凤轻尘这辈子是别想嫁人了,她这样的情况,没有哪个男人敢违背世俗礼教娶她,所以苏文清和王七也没有什么顾忌。

    三人来到凤轻尘的院子,发现丫鬟全部站在门外,门窗紧闭,苏文清与王七互看一眼,神线在半分交汇,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进去看一看。

    凤府的丫鬟本就是苏府调来的,哪里敢拦苏文清,可就在他们准备推门而入时,周行却突然挡在门口,张开双臂、态度坚决的不允许苏文清与王七进去。

    “苏公子,王公子请自重,姐姐的闺房,你们还是不要进的好。”

    周行不知道凤轻尘在房内做什么,但他很清楚,凤轻尘身上有一个很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凤轻尘不想让人知道。

    周行知道,凤轻尘看似潇洒,但在京城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凤轻尘现在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秘密,那么这个秘密就不能让人知道。

    猜测是一回事,真正知道凤轻尘的秘密是什么又是另一回事。

    “周行,你不担心凤轻尘吗?”苏文清没有硬闯。

    从凤轻尘的药箱上,就可以看出凤轻尘不简单,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但人终于是有好奇心的。

    “担心,但我相信姐姐,她不会让自己有事。”凤轻尘很惜命,这一点没有人能反驳。

    “她还在生病,也许需要我们帮忙,就算我们不进去,让丫鬟进去看看也好。”王七显然没有那么好的定力,他对凤轻尘身上的秘密很好奇。

    周行坚定的摇头:“王公子,姐姐不喜欢有人质疑她的话,既然她把所有人都赶出来,就表示她不需要人帮忙,我们等着就好。”

    周行挡在门口,不许任何人进去。

    凤轻尘半躺在床上,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听到外面的动静后,狠狠的松了口气,将注射器刺入血管中,给自己打着吊针。

    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凤轻尘做完后,却是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而她的手腕上,有五六个针孔。

    手上无力,对不准血管,也扎不进针。

    做好这一切,凤轻尘便靠在床边,闭目养神,等这瓶盐水吊完,她就可以让周行他们进来了。

    只要烧退了,她就继续接受中医的治疗,昏迷的时候喝不下药,是本能的对药味排斥,但清醒时,凤轻尘知道再苦的药,她都能喝下去,也会喝下去。

    西医治标,中医固本。

    凤轻尘虽然是学西医的,但她骨子里却是信任中医、崇拜中医。

    只不过在现代中医渐渐没落,除了几个国手级的人物外,中医医师的医术参差不齐,在找不到一个医术精湛的中医医师前,只好将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西医。

    打完吊针,已是半个时辰后,凤轻尘将东西收拾好,让丫鬟进来,帮她换一套衣服,待到收拾妥当,才开口对周行他们道,可以进来了。

    周行就站在门口,一个转身就冲了进来,苏文清和王七紧随其后,三人走进来,就看到虽然虚弱,但至少神智清醒的凤轻尘。

    “凤轻尘,你终于醒了,你再不醒来,我们几个就要被你吓死了。”王七一进来,就夸张大喊着。

    “人醒了就好了,饿不饿?渴不渴,我让丫鬟给你准备吃得。”苏文清也是大大的松口气。

    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不提凤轻尘跪在城门口的事情,毕竟那样的事情,实在太丢人了。

    那天发生的事情,别说凤轻尘一个女子了,就是他们大男人也受不了。

    人活一张脸,东陵子洛将凤轻尘的脸面狠狠的踩在脚下。

    唉……也不知,七天后凤轻尘参加安平公主的桃花节,会不会有人拿这事羞辱她。

    想来,那群傲慢的女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到时候凤轻尘又要再受一次伤了。

    想到这里,王七与苏文清看凤轻尘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

    “别用这样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