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抢抱

    凤轻尘会同意吗?

    没有问过凤轻尘,谁也不知道。

    王七与苏文清得到东陵子洛的允许,来到凤轻尘的面前,劝说着凤轻尘去给东陵子洛赔罪,可凤轻尘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就那么的跪在原地,一动不动。

    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就这么跪着,如同没有知觉一般。

    东陵子洛越等脸色越难看,宇文元化一句话都不敢说。他已经感觉到九皇叔身上散发的冰冷气息了。

    他很清楚,对于今天的安排,九皇叔是极其不满的,九皇叔向来不掺与政事,更不会掺与皇子之间的斗争。

    今天陪东陵子洛出现,替东陵子洛造势,纯粹是给皇上面子,可不想这七皇子却一点也懂这个道理,以为九皇叔哪怕贵为皇叔之尊,也一个无兵无权的王爷,也不值得拉拢。

    虽然表面的情况,确实如东陵子洛所想的这般,但宇文元化可不认为,九皇叔如表面这般简单。

    要知道,当今皇上可是踩着自己亲兄弟的尸体,才登上皇位的。

    先皇当年共有十个皇子,有资格争皇位的就有七位之多,可最终全部惨死在当今皇上的手里,甚至连刚出的十皇子,皇上也不放过。

    当时,九皇叔也不过刚满一岁,可他却活了下来。

    能在那样的乱世中活下来,就算九皇叔简单,他背后的势力也不简单,要知道当年皇上可不是什么仁慈之人。

    可惜,东陵子洛看不懂,又或者整个东陵王朝,除了皇上外,没有人能看懂九皇叔到底是个什么人。

    世人皆以为,九皇叔今天拥有得一切,全是因为皇上的宠爱,皇上喜欢这个皇弟,才有九皇叔今天的殊荣,却不知最是无情帝王家,而帝王家中最最无情的那个就是皇上。

    当今皇上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能算计,又怎么会放任九皇叔呢,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九皇叔早就死了。

    就在宇文元化感慨时,王七与苏文清前来复命。

    “回禀洛王殿下,凤轻尘已经昏死过去了,还请洛王殿下开恩,准凤轻尘改日负荆请罪。”

    “昏死过去?”东陵子洛咬住这四个字,一脸寒霜。

    一个个睁着眼睛说瞎话,凤轻尘那叫昏死过去过去了吗?

    “回殿下的话,凤轻尘真得昏死过去过去了,殿下可以派人查看,草民不敢胡言。”王七回得理直气壮,没有半分撒谎的痕迹。

    凤轻尘虽然跪在那里,但无论他们怎么叫,都不应声,之前东陵子洛没来时,周行与苏文清喊她,她也一动没动。

    王七可以肯定,凤轻尘就算没有昏死过去,此时的状况也不好,她恐怕除了直直的跪着,连动都不能动了。

    这样的情况下,不是昏死是什么?

    没有人规定,昏死一定是要躺在地上的吧?

    查看?当然要查看了。

    东陵子洛朝身后的侍卫使了个眼神,侍卫得令刚踏出一步,东陵九却突然轻咳了一声,侍卫吓得不敢妄动,左脚硬生生的悬在半空。

    “子洛,别失了皇家体统。”东陵九依旧目中无人,丢下这么一句话,看也不看凤轻尘,转身就走。

    宇文元化一看这个情况,朝东陵子洛告罪一声,也跟着走了。

    虽说,今天他和九皇叔都是为了陪东陵子洛亮相,但今天名面上老大却是九皇叔,九皇叔走了,他当然也要跟着走了。

    更何况留在这里干吗?看到洛王失了颜面,洛王也不会放过他。

    东陵子洛呆站在原地,眼神落在东陵九的背影上。

    九皇叔开口训斥他?

    向来不管闲事的九皇叔居然开口训斥他,东陵子洛好半天,都没有办法从这个打击中回神。

    要知道,在东陵九眼中,就是其他三国挥兵北上了,也是闲事一件,他同样不稀罕管。

    与东陵子洛大受打击的表情不同,王七与苏文清却是一脸高兴,两人小声的提醒道:“殿下,凤轻尘她……”

    “滚……”东陵子洛一甩衣袖,大步离去。

    路上,他仔细想了想,今天的事情他并没有做错,做的也不过分,九皇叔没道理生气呀。

    凤轻尘有错在先,他惩罚凤轻尘于情于理都是对的,那么九皇叔是为什么生气呢?

    因为凤轻尘这个人?

    东陵子洛想也不想就否定了,那是不可能的,别说九皇叔不认识凤轻尘,就算认识,九皇叔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出口训斥他,九皇叔出了名的讨厌女人。

    想了半天,东陵子洛只能归结于,九皇叔不满父皇逼他出来巡视皇城安防了。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东陵子洛决定回去备份厚礼,像东陵九道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