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仇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凤轻尘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说话呀”苏文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面前这个狼狈的女子,和当日在停尸房,那个骄傲自信的女子是同一个人吗?

    “姐……”周行眼睛一红,泪珠就这么滑了下来。

    就是身为贱民的那段日子,他也没有受过这样的污辱。

    凤轻尘,他这个半路认的姐姐,初次见面,不问原因就出手救他,这么好的一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这样狠心,如此对待她一个弱女子。

    得不到凤轻尘的回答,又被士兵给挡着,苏文清与周行就去问王七。

    王七一脸颓废,很无力的说出四个字:“洛王殿下。”

    洛王?

    苏文清与周行同时禁声,无力的看着对方。

    洛王殿下,洛王殿下。

    凤轻尘的前未婚夫,那一场闹得轰轰烈烈的退婚事件。

    凤轻尘落到他手上,他们连求情都办不到,而至于找一个比他更有权势的人,那只有……

    太子,或者九皇叔。

    可太子此时自身难保,怎么可能会为一个凤轻尘而得罪东陵子洛。

    至于九皇叔?

    求他还不如去求皇上,也许可能性更高。

    九皇叔生平最讨厌女人,他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女人,向东陵子洛讨这个人情。

    东陵子洛与凤轻尘的恩怨,皇城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哪个人会去替凤轻尘出面。

    “怎么办?”

    三个男人匆忙赶来,此时却是一筹莫展。

    凤轻尘跪在原地,虚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摇晃着。

    苏文清和周行的话她都听到,只是她无法开口回答。

    凤轻尘知道自己病了,高烧不止加疲劳过度、体力透支。

    可知道又如何,别说她现在没有力气,就算有力气她也没办法给自己治病。

    医者不自医!

    听到苏文清与周行焦急的声音,听到这三人,得知是东陵子洛要她跪在这里时的无助,凤轻尘的心抽痛。

    泪,从凤轻尘眼角滑出。

    撑了一整天,不想让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可看到周行三人,明知她得罪的人是东陵子洛,还留在原地不肯走时,她终于撑不住了,任泪珠落下。

    东陵子洛,恭喜你,你成功的在我心中埋下一颗仇恨的种子。

    东陵子洛,你知道嘛,我凤轻尘是个简单的人,我只想要最简单的生活,我讨厌仇恨,不喜欢计仇,不想恨,也不想怨。

    哪怕大婚当天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也没有想过去怨谁恨谁,最多只想得知幕后黑手,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

    东陵子洛,我凤轻尘很清楚,大婚当天我在郊外醒来的事,就算不是你动得手,也与你有关,可即便这样,我也没有想过去恨你,我也没有想过去报复,我只是想要活下来,好好的活下来,如此而已。

    可就在今天,我凤轻尘恨你。

    你让我明白,在这个世间,我是多么的卑微,多么的低贱,你只要轻轻一个挥手,就能将我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摧毁。

    东陵子洛,祈祷吧,祈祷上天不要给我凤轻尘机会,一旦我有机会,我绝不会放过你。

    ……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周行三人就这么站在一边看着,等着。

    就在凤轻尘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倒下时,东陵子洛出现了……

    巡视完皇城安防,东陵九、东陵子洛与宇文元化一行人再次回到城门口,准备返回皇宫。

    刚从城墙上走下来,宇文元化就看到了凤轻尘跪在那里,眼中闪过一抹不解,随即又了然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洛王殿下的手笔,难怪今天洛王不厌其烦,将城门防卫问得问了个遍,看了个遍,原来是在这里惩罚了凤轻尘,想要给她难堪。

    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