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感恩

    面对凤轻尘的友好,小女孩胆子也大了起来,悄悄的走到母亲面前,伸长脖子看着凤轻尘,确定自己没有犯下伤人、杀人的错,才露出一个羞怯的笑。

    凤轻尘也回以一个友好一笑,在一片杂乱中,显得纯真而美好,比起遗世独立的仙子,凤轻尘更加的真实。

    因她这个笑,众人都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手上的烂菜、鸡蛋,怎么也砸不下去。

    “凤小姐,对,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孩子的母亲显然被凤轻尘的镇定给弄糊涂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抱着孩子连忙道歉。

    “没事,天黑了,带着孩子早点回去吧。”凤轻尘的声音有些嘶哑,但却透着一股淡定,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相信。

    也许,就也算是医生的长项吧。

    医生虽然给人一种冷漠不好亲近的感觉,却容易让人信任。

    妇人听到凤轻尘的话,就不由自主地点头,抱着女儿匆匆离去。

    而其余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手中鸡蛋与水果怎么也砸不出去,有几个少女,更是一脸同情的看着凤轻尘。

    她们都知道凤轻尘没有错,可错得人是谁?

    错得人又是谁?

    东陵子洛有错吗?处在他的地位,他没有错,他出身皇室,倍受宠爱,没有杀了凤轻尘,已经是凤轻尘的运气了。

    面对这些人廉价的同情,凤轻尘冷漠的闭上双眼。

    她可原谅那个小女孩子的无知,但却无法原谅这些成人的无知。

    既已成年,那么就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她不怨恨这些人,但她也无法原谅这些人。

    她有医者仁心,但她不是圣母,没有圣母的胸襟,曾经伤害过她的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她都不原谅。

    凤轻尘就这么沉默的跪在原地,双膝发麻,凤轻尘不着痕迹的轻揉着,她可不希望,因为这一跪而落下什么病根。

    天渐渐的黑了,围观的人渐渐散去,很快人来人往的城门口,就只有凤轻尘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那里。

    凤吹来,只着中衣的凤轻尘冷的直打颤,上下两排牙齿“咔咔”的响着。

    当王七接到消息赶来时,就看到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凤轻尘。

    “停车,停车,快停车。”王七顾不得贵公子的形象,半个身子探出轩门,示意车夫赶紧的停下来。

    “嘶……”车夫一拉缰绳,俊马嘶吼一声,在原地踏了数步,溅起无数的灰尘,才停了下来。

    不等马车停稳,王七就跳了起来,朝凤轻尘跑去,可还没有靠近,就被凤轻尘身后的侍卫给挡住了。

    “王公子,王爷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凤轻尘。”

    “凤轻尘,你怎么样了?”王七被拦在外,一脸的焦急,又霹雳吧啦的质问拦着他的士兵:“王爷,哪个王爷?我去找他。”

    在户外呆了一夜没睡,又走了一天路,凤轻尘本就疲惫不堪,这么一跪,又被人丢鸡蛋、烂菜,凤轻尘可谓是神心俱疲,此时还能跪得直直的,完全是凭一口气强撑着。

    一口傲气,一口怨气。

    凤轻尘早就有些迷糊了,脑子昏昏沉沉的,耳边一直有嗡嗡的声音萦绕着,什么声音她也听不真切,直到王七的声音传来,她才听清了。

    无力的睁开眼,凤轻尘朝王七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别担心,我没事。”

    还有人惦记着她,这种感觉挺好的,至少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她不孤独。

    “笨蛋,你都成这个样子,还没事。”王七气的直跳脚。

    这个凤轻尘怎么和他那个傻瓜大哥一样,无论多大的事,多痛的伤,有人问起,就是先扬起一抹安抚的笑,说上一句我没事。

    没事,没事才有鬼呢。

    这种话骗骗别人还行,要骗他王锦寒,下辈子都不可能。

    王七一个文弱书生,这个时候却气得朝拦住他的士兵狠狠踹了一脚。“王爷,哪个王爷下得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