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报复

    东陵子洛深深地吸了口气,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和凤轻尘这样的女人生气,一旦和她计较起来,就落入了她的圈套了。

    冷静下来后,东陵子洛才威严十足道:“本王问你话,还要谁准你答?”

    凤轻尘幽幽的看了洛王一眼,委屈的道:“洛王殿下刚刚不是说“凤轻尘,谁准你这样说话的”。所以没人准,轻尘不敢说话。”

    “噗嗤……”要不是洛王黑着一张脸,宇文元化真想大声笑出来。

    这个凤轻尘实在太好玩了,怎么有这么好玩的人。

    宇文元化这一笑,把东陵子洛的按压下去的怒火全部给勾出来,看凤轻尘的眼神,恨不得吃了笑。

    宇文元化这一笑,让东陵子洛想起,在皇宫凤轻尘顶着他的下身,威胁他的事情。

    这是身为男人的耻辱,每每想到那一幕,东陵子洛就恨不得将凤轻尘千刀万剐。

    东陵子洛瞪了凤轻尘一眼。

    凤轻尘你傲是吧,今天我就要将你的傲气踩在脚底。

    “凤轻尘,跪下。”没有任何预兆,东陵子洛朝凤轻尘发难。

    能光明正大的羞辱凤轻尘,这么好的机会,东陵子洛绝对不会放过。

    “是,殿下。”凤轻尘很配合,脸上没有半丝不服。

    决定在皇城讨生活,凤轻尘就说服了自己,要习惯这个世界的规则。

    跪,就是她必须学得一件事,无论她能不能接受,她见到该跪的人,都得跪下去,心里再排斥,脸上也不能表现出来。

    凤轻尘的配合,让东陵子洛深感无趣,可他又不能借此发做,只好把重点放在凤轻尘何时出城,因何出城,又怎么会一身凌乱的出现在这里,在城外遇到了什么。

    好吧,问了一大堆重点是问凤轻尘遇到了什么事。

    听到东陵子洛的问话,东陵九微微移头,似乎也在等着凤轻尘的回答,可惜……

    凤轻尘让所有人都失望,无论东陵子洛问什么,就是一句不知道,明明在撒谎,却一片坦然,目光澄明,正气至极。

    哪怕东陵子洛刻意散发皇室的威严之气,哪怕宇文元化刻意释放杀气,凤轻尘依旧面不改色。

    开玩笑,她可是经过反审讯训练的军医,别说拿气势压她了,就是动刑她也不怕,面对型讯逼供,她凤轻尘撒起谎来,都能经得起测谎仪的考验。

    刑讯逼供,疲劳逼供,这些她都见试过了,当然了那些变态的逼供刑法,她知道一些,却没有见识过。

    因为训练他们的教官说,一旦遇上那种变态折磨人的逼供,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将自己所知道的说出来,二是选择自杀。

    而两种方法中,教官建议他们选择后者,因为落到那种变态手里,活比死更可怕。

    哪知,当年所学在现代没有用上,在古代却一一用上了。没有用来对付敌人,而是用来对付东陵子洛这个负心汉。

    东陵子洛问了半天,什么都没有问出来,而不管怎样问,凤轻尘都是一副云淡风轻、淡定自若的样子。

    看到凤轻尘那张平静的脸,东陵子洛就感觉有气没地方发,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索性就不问,一甩衣袖,任凤轻尘跪着,与东陵九和宇文元化继续巡视去了。

    凤轻尘看东陵子洛走了,也准备起身走人,哪知她一动,就有侍卫上前。

    啪……一把长枪架在凤轻尘的脖子上:“洛王有令,没有洛王的命令,凤小姐不得起来。”

    也就是说,东陵子洛要是忘了凤轻尘的存在,那么她凤轻尘就要跪到死了?

    凤轻尘点了点头,表示听到,很配合的跪好,顺便调整了一下姿势,避免跪久了,伤身。

    不跪好又如何,刀就架在脖子上,她凤轻尘再傲也不能和命傲,东陵子洛是皇子,想要对付她有得是办法。

    而这也就是她不敢离开京城的原因的另一个原因,在京城里,她凤轻尘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名人”,东陵子洛或者幕后黑手,要杀她也得掂量一下后果。

    可在京城外,东陵子洛可以不着痕迹的将她的存在抹杀,而且不会被人会发现。

    人来人往的城门口,凤轻尘就这么的穿着一件中衣跪在那里,路人时不时的指指点点,原本不知道城门口发生了什么事的,看到凤轻尘跪在那里,也一一打听了起来。

    于是,凤轻尘再次衣衫凌乱,从郊外回到京城的消息,如同飞一般,吹向皇城的每一个角落。

    有些百姓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凤轻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