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援手

    凤轻尘!

    三个男人听到这个名字,表情各不一样。

    东陵子洛毫不掩饰自己的嫌恶,不过为了维持皇家风度,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眉头微皱。

    东陵九则是一副不相干的样子,这世间没有哪个女子的名字,可以让他动容。

    宇文元化则是一脸好奇。

    凤轻尘名声之响亮,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知道战胜归来,本是他风云皇城的时候,可不想有一个人比他更出名,生生将他的风头压下。

    他刚回京就听说这个名字。

    凤轻尘,在那些卫道士的眼中,代表伤风败俗,但在宇文元化这个铁血沙场将军心中,凤轻尘是一个奇女子。

    而这世间,能让他宇文元化说出一个奇字的人不多,而奇女子,凤轻尘是第一个。

    要知道,宇文元化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威震四国、手握兵权的名将,东陵子洛想要登上皇位,除了要得到东陵九的支持,还必段得到这位宇文将军支持。

    宇文家族九代单传,个个都是名将,最早可以追溯到前朝。

    宇文元化十一岁上战场,十三岁带兵,十五岁与西陵在淮水一战,以五万人马,大败西陵十三万人马,一战成名。

    虽然他名声显赫,但却不是骄纵,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凤轻尘和东陵子洛那点儿事,宇文元化当然是知道的,如果是平时,他绝对不会没眼色的掺和进去,可今天嘛。

    事情发生在他管辖的范围,九皇叔又在,他就是不掺和也不行了。

    “九皇叔,七皇子,我们也上前去看看?”宇文元化开口寻问,却让人无从拒绝。

    东陵九不在意,东陵子洛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在意,只好点点头。

    宇文元化带兵还是很有一套的,当他们三人走来时,城门口的秩序已经恢复原样。

    无论在什么地方,民都怕官,有军队出面,百姓也不敢闹。

    三人离城门口还有数十米远,就有眼尖的士兵发现了,咚的一声跪下。

    “参见九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参见洛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什么,王爷?

    进出城的百姓一听,连头都不敢抬,立马跟着跪了下来,参差不齐的叫着。

    凤轻尘一脸茫然,九王爷,谁呀?抬头看向来人,才知道这些人口中的九王爷就是九皇叔。

    东陵九是太子、东陵子洛的皇叔,可不是皇帝的皇叔,对外还是叫他九王爷的多,只不过皇上看重东陵九,皇叔之名,也是皇上亲口说得,是对东陵九的一种尊重,以区别他与皇子和亲王的不同。

    东陵官员都称东陵九为九皇叔,以显示东陵九的身份,比东陵子洛等人更尊贵,可普通士兵却是不知道这些,只叫着九王爷。

    普通士兵与百生见到达官贵人,本能的就会跪下去,这是一种奴性,千百年来都是这样的,可是凤轻尘没有这种奴性。

    直到所有人都跪了下去,凤轻尘才反应过来,硬是慢了一拍,成为众人的焦点。

    刚屈膝想要跪下去,东陵九突然开口:“免礼。”

    咳咳……凤轻尘硬生生的止住下跪的趋势,站了起来。

    如果不是东陵九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一眼,凤轻尘都怀疑,这句免礼是东陵九为她而说的。

    知道来人是谁,凤轻尘的眼中闪过一抹黯然,站在原地,微微低头,将骄傲与狂妄收了起来。

    她,不想让皇叔九看到她如此狼狈的一面。

    两次,她和九皇叔两次见面,都是她最为狼狈的时候。

    可惜,上天没有听到凤轻尘的祈祷,就在她努力将自己缩起来,想要让众人忽视她的存在时,宇文元化却特意走到她面前。

    “你就是凤轻尘?”没有恶意,纯粹是好奇。

    如果是平时,凤轻尘对于这样的人,说不上喜欢也说不讨厌,但今天……

    凤轻尘气得直想揍人。

    这个男人也太没有眼色了,没看到她正努力躲起来嘛,可恶。

    可气归气,凤轻尘却不敢当场发作。

    能站在东陵九与东陵子洛身边的人,绝非池中之物,这种人她得罪不起。

    “回大人的话,民女就是凤轻尘。”凤轻尘轻轻曲膝,一副纯良样。

    东陵子洛不屑的哼了一声。

    装,装,装。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