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重演

    咳咳……

    凤轻尘止住了笑,对着昏迷不醒的蓝九卿道:“蓝九卿,虽然你听不到,但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给你解释一下。 我现在只是大夫,作为一名大夫,我这么做是没有错的,在大夫面前只有病人,而没有男女之别,我与你现在只是医患关系,所以,请原谅我的失礼。”

    说完,就伸手去摸蓝九卿的衣摆。

    医用剪刀在手,万事不愁。

    咔嚓,咔嚓,管你多么难脱的一服,一剪刀下去,全部给我脱干净。

    当然了,凤轻尘绝对不会趁人之危,她是医生,她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绝不会像某些医院的坐诊医生,借此占病人的便宜。

    蓝九卿大部分的伤都在上半身,所以凤轻尘只将他上半身衣服全剪了,至于下半身吗?

    凤轻尘很给面子留了一条裤子。

    其实,在凤轻尘拿着剪刀,碰到蓝九卿衣服的那天一刻,蓝九卿就醒了。

    他的警觉心一向很高,那冰冷的触感,哪怕他昏死过去了,本能得也会防备。

    如果不是因为相信凤轻尘,在凤轻尘握住剪刀的那一刻,她就死了。

    因为信任,蓝九卿没有动,而是继续佯装昏迷,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要是敢趁机动手害他,那么凤轻尘就用见明天的太阳了,当然要是凤轻尘敢碰他的面具,同样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结果……

    却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凤轻尘给剪了。

    唰……脸瞬间通红,就是耳根也红得发烫,未避免尴尬,蓝九卿决定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他还是装晕的比较好。

    “咦?体温升高了,发烧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凤轻尘一剪完衣服,就发现蓝九卿体温偏高,眼里闪过一抹担忧,细心地探了探蓝九卿的额头。

    咳咳,凤轻尘哪里想得倒,蓝九卿这是羞的,不过,蓝九卿却实发烧伤了,伤口发炎引起得。

    凤轻尘飞快的从智能医疗包中,取出一支退烧剂,凭借熟练地技巧,闭着眼睛将拿出注射器,准备替蓝九卿打退烧针。

    本想往蓝九卿屁股上打,想了想还是乖乖的打手上吧,万一这男人要是知道,自己解开他裤子打针,估计会撞墙吧……

    打了退烧针后,凤轻尘拿着酒精,替蓝九卿清理伤口,看不清凤轻尘也只能草草的处理一下。

    一大瓶酒精就这么往伤口上倒着,拿着医用的棉签,简单的擦拭了一番,尽量让伤口四周的脏污去掉,避免伤口感染,至于包扎上药什么的,只能等明天了。

    而心口处的伤口裂开了,凤轻尘也只能替他清理一下,涂点药重新包扎一下,至于再次缝合什么的,这个时候也办不到,一切只能等天亮了。

    最为麻烦的便是断了的肋了,凤轻尘倒是会接骨,可现在这个情况,凤轻尘却是不敢乱动,万一没接准,蓝九卿就得多遭一次罪了。

    无视蓝九卿断了的肋骨,凤轻尘收拾好东西,将自己的外衣脱下,盖在蓝九请的身上。

    “蓝九卿,我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你坚强点儿呀,撑到明天天亮,我再重新替你把伤口处理好。”

    说完,打了哈欠,凤轻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本想坐一伙,可看这个情况,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在原地不停的转来转去。

    “不能睡呀,不能睡呀,这个天在外面睡一觉,估计得感冒了,医者不自医,凤轻尘,忍着点儿,要是病人可就麻烦了。”

    蓝九卿装昏迷,本想图个安静,却听到凤轻尘不停的嘀嘀咕咕,心里烦得要死,却又不能说,只能闭上眼,默默的告诉自己,无视凤轻尘,无视凤轻尘。

    然后,然后……

    不知道是身上的伤太重了,还是什么,蓝九卿就这么迷糊过去了,反倒是凤轻尘又是蹦、又是跳,折腾了大半夜,就这么强撑着了。

    每隔半个时辰,就替蓝九卿检查一次,确保他烧退了,又在半夜,摸黑给蓝九卿输液,一瓶用来防止他伤口感染的,另一瓶则是葡萄糖,替他补充能量和水份。

    说到这个输液,蓝九卿也是一个可怜的娃子。

    天黑,凤轻尘老是对不准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