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求治

    凤轻尘,如此人才,为何之前不显山露水呢?

    这个问题别说西陵天磊了,就是凤轻尘自己也没有办法解释。

    当然她也没有必要对人解释,要是有人问起来,她就推到东陵子洛身上。

    说她,原本是想像个大家闺秀一般的活着,可偏偏天不遂人愿意,既然如此,她凤轻尘也就没有必要委屈自己了。

    给周行祛除烙印,只是一个小手术,前后不过一个时辰,用的麻醉也是少量的,凤轻尘给周行挂好输液瓶,便守着他。

    输液结束,周行也就醒了过来。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扒开衣服,结果却发现完全不用脱,凤轻尘直接给他脱了。

    “没了?”看着胸前那一块白色的药布,周行有些不敢相信。

    他前半生的恶梦,睡了一觉,就没了?

    “没了,这几天你自己小心一点,别扯动了伤口,另外你手上的伤,去找个大夫看看,又红又肿,手废了就不好了。对了,你要不要上茅房或者喝手什么的?要不要我帮忙?有什么需求你说一声,我尽量帮你。”

    凤轻尘收拾东西准备走人,走之前还是相当友好的问了一句。

    虽是小手术,但毕竟是第一次吗。

    周行脸一红:“没有。”

    “既然没有的话,那我先走了,有事你在叫我。”凤轻尘也很干脆,收拾东西就闪人。

    看了看房间计时间的沙漏,她知道自己还能睡上几个小时。

    打了吹欠,凤轻尘便准备去“正常”睡觉了,因为她明天要去谢府,替二夫人换药。

    ……

    第二天,凤轻尘特意起早,本想做个早饭什么的,却发现周行早就起来了,并且一切都准备好了。

    “这么早?我还说给你准备早餐的。”凤轻尘实在不好意思,居然要一个病人照顾。

    因为“贱民”烙印了去掉了,周行对凤轻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激,看凤轻尘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什么时候可以去办我的户籍,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出门,我想去买几个下人,毕竟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周行试探的问着。

    凤轻尘一走,他就将伤口上的纱布拆了下来,在看到“贱”字消失时,周行的眼睛湿润了。

    他以为自己这一生完了,却不想还有这样的机遇。

    他以为凤轻尘只是为了稳住他或者安稳他,才说出替他去掉烙印的事情,却不想在他心中,和登天一样难的事,在凤轻尘的眼中,只是举手之劳。

    “好呀,等会儿我先去谢府,替谢二夫人换药,之后我就去顺天府,我刚帮了顺天府一个大忙,这点面子他们是会给我的。”凤轻尘说的轻松。

    办事嘛,不就是这样。花花轿子众人抬,她救谢二夫人,现在她凤轻尘和王谢二家的关系还算不错,那什么的卫大人,也不敢多为难自己。

    周行朝凤轻尘行了个大礼:“多……”

    凤轻尘伸手一挡:“别,谢什么的就不用说了,我帮你不是为了你的一句谢谢。周行,我知道你是有故事的人,我也不勉强你,你愿意在凤府呆多久就呆多久,只有一点,你在凤府时,绝不能背叛我,绝不能做出伤害我的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丫鬟婉音的事,对凤轻尘来说是一种伤害,虽然那丫鬟最后的下惨也凄惨无比。

    周行重重地点头:“你放心,我周行绝不是恩将仇报的小人。”

    凤轻尘点了点头,她相信自己看人眼光,这周行目光纯正,绝不是什么鸡呜狗盗了之辈。

    “这样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替你去掉印记,你要觉得亏欠我的话,就和苏文清一样,日后有钱了,给一千两的诊费就行了。”

    “好。”周行应得爽快,同时暗自想着,这个女人还真是钻钱眼了。

    好在,他要能拿回属于他的一切,便不会缺钱,如果拿不回属于他的一切,他就索性留在凤府好了。

    凤轻尘随便点了个头,便继续与早餐奋斗,快吃完时,周行突然记起。

    “对了,你睡觉的那两天,苏文清和王家七公子都来找过你,苏文清站了一伙,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那个王七则让我转告你,他找你。”

    周行在说到苏文清与王七时,并没有尊重或者羡慕,就好像这两人是普通人一般。

    凤轻尘看到这一点,更加的确定自己的推断,这个周行不简单,一般人提到王七这种贵公子,怎么得也会惶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