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名字

    二夫人身上的伤,对凤轻尘来说不是什么棘手的事,比较麻烦的是这伤口太多了,处理起来相当的费时。

    而且这间房间的采光实在不怎么样,凤轻尘为了保证缝合的完美性,不得不弯下腰盯着二夫人身上的伤。

    当二夫身上的伤口全部清理好时,太阳已西沉,凤轻尘又饿又累,那一直弯着的腰险些直不起来,眼睛更是干涩红肿。

    “这可真是耗费心力的活。”

    凤轻尘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收拾好医疗垃圾,脱下医用手套,分类放好在智能医疗包中。

    然后,细细的在提前准备好的清水中洗干净双手,一遍两遍……足足洗了七遍,凤轻尘才停下来

    这要是外人看到了,十有八九认为凤轻尘有洁癖,或者神经质。

    不过,医生或多或少都有一睦洁癖,他们太清楚,伤口之类的东西,有多少细菌,更明白被细菌感染了,会有多么的痛苦。

    再三确定,没有问题后,凤轻尘再允许自己露出疲倦之色,伸手揉了揉酸痛到快没有知道的腰。

    左手扶着腰,右手在身后揉着,就这样往外走,那样子还真有几分孕妇的架势。

    王七一抬头,就看到这样的凤轻尘。

    “噗……”的一声,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

    丫鬟连忙上前,想要替王七擦拭,却被王七挥开。

    王七一脸震惊地朝凤轻尘走来,丝毫不顾贵公子的形象:“凤轻尘,我说你没事吧?你不会?”

    眼神落在凤轻尘的小腹上。

    不是王七想太多,而是凤轻尘之前发生的事情,再加上她此时的动作,让人不得不多想。

    在城门口,一身凌乱的。那样的情况下,没有人会相信凤轻尘的清白,所以凤轻尘要是真有孩子,那也是正常的。

    只是……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个可能,王七就感觉心里很烦躁,有一种想要杀了那个所谓“孩子的父亲”。

    到底是多无耻的男人,才会对凤轻尘这样一个女子下狠手呢?

    最主要,这个女人,为什么是凤轻尘,而不是别人。

    他王七这一生,难得看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却是这么一个悲剧的女人。

    凤轻尘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七公子,劳烦你收回视线,同时把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我收回去,我没怀孕。”

    至于,清不清白,凤轻尘就没打算解释了,反正解释了这王七公子也不会相信,就算这七公子相信了,对她也没有什么利处。

    既然如此,何必浪费口水呢。

    凤轻尘自嘲。

    “咳咳,你脑子里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呢,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什么怀不怀孕的。”王七没好气的呵斥着,心底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听凤轻尘这么说,她应该是真的受到了侵犯。

    王七感觉自己瞬间蔫了,却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

    “凤轻尘,你的医术似乎很不错?师承哪门哪派?”

    试探?

    凤轻尘抬头,就落入王七那漆黑幽深的眸子中。

    这么一看,凤轻尘才明白,这王家的公子品性还是不错的,他的眼睛还算清澈与周正,看他的眼神不像是打探,反倒有几分希冀。

    难不成,王家有病人?

    医生习惯使然,被人打听医术,第一反应就是有病人,虽然她更希望,天下人无病无痛,让医生全部饿死。

    “还行,至于师从哪门哪派,你问我娘吧,我娘给我留下来的医书。”原谅她把事情推给逝去的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自圆其说,她没兴趣扯一堆谎话。

    “原来是凤夫人,难怪了。”没想到,这么一说王七更加的相信凤轻尘医术不错了。

    没办法,凤轻尘的母亲虽然在皇城没呆几年,但却是名声大噪,她的一生颇为传奇。

    从一个没有身份的贱民,一跃成为朝廷三品大将的夫人,并授予诰命。

    这样的女子,可以算是传奇了,当然娶她的男人,更是让世人敬佩,毕竟这年头就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也不会娶一个贱民女子。

    贱民女子连给人做妾都不够格,大多只能在青楼卖笑,要不然就从事喜婆、接生婆之类的贱职。

    “有事吗?没事的话,麻烦让一让,我饿了。”从早到晚,滴水未尽,凤轻尘不仅饿,还渴。

    王七一听,立马怒了,朝身后的丫鬟吼道:“你们王府是怎么待客的,还不快去准备茶水饭菜。”

    王七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是,奴婢这就去。”丫鬟吓得花容失色,提起裙子就往外跑,心里暗暗嘀咕,这王公子莫非中邪了,脾气怎么越来越差了。

    “凤姑娘,这边请,刚好王七还没用膳,凤姑娘不如陪王七一起?”面对凤轻尘,王七又恢复温尔的样子,一派潇洒自信的邀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