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凶手

    “咦?鼻子里怎么也会有?这有什么用?”明知凤轻尘不会理会她,谢三还是忍不住,再次开口。

    如谢三所料,凤轻尘继续不理会他,掰开孩子的口腔,拿着一透明的小棒,在里面轻轻的搅动一下,再抽出来时,发现小棒上沾了几滴乳.汁。

    做好这一切后,凤轻尘后退两步,脱外手套,摘掉口罩,在众人的期待下,一脸严谨的道。

    “情况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孩子的死亡时间,是在喝过母.乳后,孩子不是被人闷死的,是喂养孩子的人照顾不当,把孩子活活闷死的。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不是人为的谋杀。”

    “你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凤轻尘话一落下,孩子的母亲就大声咆哮,像个疯了一般,朝凤轻尘扑来。

    凤轻尘似乎早就料到一般,身形一闪,退到王七与谢三中间。

    “是不是这样,你自己很明白。如果我没有推测没有错的话,你没有请奶娘,孩子是你自己喂养的。”凤轻尘指着孩子的母亲,冷讽。

    这个女人,虽然没有下手,但这孩子却是因为她的失责而死,而且她还借此将责任推卸给别人。

    说不上来可恶与不可恶,只能说大家族后院的女人,不简单。

    “你怎么知道?”谢二老爷与王七、谢三本不相信凤轻尘的判断,而这话一出,他们却是不得不承认,凤轻尘有几分本事。

    要知道,别说王谢这样的家族,就是一般的家族,孩子生下来,都有专门的奶娘。

    哪怕是小妾的孩子,自己亲自喂养的也极少,更不提谢二老爷,第一个儿子。

    “孩子告诉我的。”凤轻尘没有说,她是看到那女人的胸部才发现的。

    喂乳的女人,胸部是不一样的,呃一般情况下,会比较大,同时也会往下垂。

    更不提这个时候女人只穿一个肚兜,一旦乳.汁有多,就会渗出来。

    这都大半天过去了,那女人的胸前,当然会有一些不一样。

    男人不好意思盯着女人的胸部看,但她没有关系。

    “怎么可能?你这个骗子,我的孩子已经死了,他怎么会告诉你。”那女人惊慌失措,一看谢二老爷和众人怀疑的眼神,立马抱着孩子的尸体哭了起来。

    “我的孩子呀,我苦命的孩子呀,娘的心肝呀……”

    越哭越悲惨,可在场的都是人精,凤轻尘这么一说,再加上那女人这作派,大家已能猜到七七八八了。

    “有什么不可能,尸体本就是会说话的,他将他的死因告诉我了。”凤轻尘一脸自信。

    谢二老爷,与谢三脸色很难看,这个时候他们已没有心思去想着找凤轻尘的错了。

    谢家出了这个事,算是家丑了,而且还没有遮掩好。

    谢二老爷,一脚踹在孩子的母亲身上。

    “你这个贱人,害死我儿子。”

    “不是的,老爷,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孩子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呀,我怎么可能害死他,老爷,你别听那个贱女人胡说,我怎么可能害死自己的儿子,这儿子可是老爷您的长子呀,于情于理我也不会这么做呀。”小妾抱着谢二老爷的大腿,哭的伤心,不停的指责凤轻尘。

    这么说,也有道路理。

    卫大人这个时候,就记起自己的职责,一脸威严的朝凤轻尘道:

    “凤轻尘,没有证据的话,你别胡乱说话,你凭什么认定孩子不是被人谋害的,而是因为照顾不当,被闷死的?”

    这事,虽然是由凤轻尘说出来口,但太打谢家脸了。

    “别急,我当然有证据了,没有证据的话,我怎么敢乱诬陷好人。”凤轻尘的眼神落在躺在地上白衣女子身上,嘲讽道。

    在卫大人一脸尴尬时,凤轻尘不慌不忙,上前解答:“其实,情况很简单,你们看孩子的脸上,如果是被人闷死的,那么脸上肯定会有痕迹,可实际情况呢?孩子的脸上什么痕迹都没有,只有因为窒息而死,出浮的青黑。

    要知道,孩子的脸上很嫩的,哪怕只是轻轻的一碰,脸上的印记一时半刻也消不掉,而要是孩子死了,那痕迹淡化的更慢,没有两三天,绝对不会消失。如果孩子真是被人拿东西闷死的,下手的人不可能一点力气也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