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断案

    门房走在前面,已是气喘吁吁,两个官差也喘着粗气,唯有凤轻尘,只是脸颊微红而已。

    进来的那一刻,凤轻尘就明白,这是谢家的人给她难堪。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

    这种占地万亩的豪宅,里面都是有马车的,不然的话,住在最里面的人,什么活都不用干了,出一个门,就得从早走到晚了。

    谢家的仆人,认为她一个裹小脚的官家小姐走不了多少路,想等她求饶,却不知凤轻尘因为从小没有母亲的原因,根本就没有裹小脚。

    凤轻尘一双天足,再加上这几天的锻炼,别说走三刻钟了,就是走上一个时辰,也能脸不红气不喘。

    开玩笑,外科医生的体力绝对不能差,不然动一个三四十个小时的大手术,那不得死。

    那时候,晕倒在手术台上,那可不是丢脸的事,而是丢命!

    对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呼呼呼……

    “风小姐,你还好吗?”两个官差,累的用手直扇风。

    又累又渴。

    这谢府也太过份了。

    “挺好了,两位差大哥要是累了,就先休息一下,有这个门房带路,我不会走丢。”凤轻尘回答的轻松,把两个官差给羡慕死了,而前面那累的一身大汗的门房,却是气的直咬牙。

    这是女人吗?这是女人吗?

    居然比他们三个男人还能走?

    呼呼呼……一路走得又急又快,他实在没有力气骂人,好在就快到二房住的地方了。

    又走了一柱香的时间,那门房和官差已是一头大汗,却有苦难言。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了谢三气急败坏的声音。

    “去,派人看看,那个凤轻尘怎么还没有到?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不把我谢家放在眼里,她嫌命太长了吗?派人去看看,她是死了吗?”

    门房一听,停在原地,双脚打抖,原本就累得惨白的脸,此时更是如同死灰。

    凤轻尘没有丝毫的同情的意思,从门房身边走过:“不用了,我来了。”

    凤轻尘推门而入,一脸寒霜。

    眼神一扫,将室内的情况,尽收眼底,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轻尘见过卫大人,两位公子。”嘴上如是说,身子却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行礼的意思。

    至于其他人,凤轻尘直接无视了。

    “凤轻尘,你好大的排场,我们一群人等了近半个时辰。”看得出来,这个桃花公子谢三的脾气不好,耐心也不好,开口就是责骂。

    这一次,凤轻尘并没有就这么算了,而是冷着脸道:“三公子这可就是错过轻尘了?不是我凤轻尘排场大,而是你们谢家太大了,从大门走到这里,可足足花了轻尘三刻钟的时间。如果不是轻尘的母亲早逝,没有束小脚,今天别说替三公子你分忧了,就是能活着走出谢府,我凤轻尘就该偷笑了。”

    “怎么回事?”谢三一听,立马恼了,问向身边的书僮。

    “小的这就去查。”书僮很机灵,立马跑了出去。

    “不必了,没有主子的命令,我想这奴才也不敢乱来,既然做了,又何必惺惺作态,真恶心。”

    凤轻尘知道,这事与谢三无关,可她高兴把这罪往谢三身上安,怎么地。

    “谢家的奴才,原来这么没教养。”王七附和,他不是帮凤轻尘,只是想踩一踩谢三罢了。

    谢三气的冒火,正想开口骂人,他身后一个着棕色锦衣的中年男子快一步出来,朝凤轻尘敷衍的拱了拱手,轻描淡写的道:

    “凤姑娘受委屈了,是我谢家管教不严,怠慢了,稍后谢家定奉上厚礼一份,给凤小姐压惊。”

    话说的好听,可却满是轻视之意,眼里更是有着毫不遮掩的鄙夷。

    “好呀,谢家乃是名门世家,我倒要看看谢家出手的压惊厚礼是什么?”凤轻尘从善如流,不仅没有被人羞辱的恼怒,反倒趁机敲诈。

    呃……中年男子,直接愣住了。

    怎么有这么厚脸皮的女人,没听出这是讽刺的话吗?

    啪……王七打开折扇,掩去嘴角的笑意,再回头,看凤轻尘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

    可惜是个女人,如果生为男儿身,这凤轻尘就算不入朝为官,也有白衣卿相之才。

    这份急智,让人欣赏。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