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轻视

    话说出口,谢三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他自认是个君子,轻易不会对女子出恶言,只是这凤轻尘,还真是有让人破功的本事。

    对女子出恶言,还是第一次,谢三颇有几分不自在,悄悄的看了一眼凤轻尘,心里有点儿小小的后悔。

    可骄傲如他,明知自己有错也不会承认,更何况他也不认为自己有错,只不过把话说得直白了一些。

    再说了,他的死对头王七还在,打死他也不会服软。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理直气壮一般,谢三的声音再次提高:“凤轻尘,那什么的,现在本公子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卫大人说你有办法断王谢两家的案子,现在跟我去,你只要把这事处理好,本公子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你计较了。”

    凤轻尘朝谢三轻笑一声:“卫大人?他说我有办法,我就有办法了吗?我和他不熟。”

    她不是故意呕气,她拒绝只是因为,他不想掺和王、谢两家的事情。

    卫学良卫大人是吧?

    我凤轻尘记着你了。

    我会让你明白,得罪医生、尤其是女医生的下场。

    你最好祈祷,这辈子别栽在我凤轻尘的手上,不然我要你好看。

    还有这谢王两家的公子,最她也祈祷,别求到她凤轻尘的身上。

    凤轻尘微微低头,掩去眼中的寒光。

    医生,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一个好的医生,不仅可以挽救你的生命,还能挽救一个家族,甚至一个国家的命运。

    而,她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

    “凤轻尘,你这是什么意思?连王谢二家的面子,你都敢不卖?”王七不满的皱眉。

    他和谢家老三同时来请,居然敢拒绝,这天下除了凤轻尘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别说一个凤轻尘,就是太子,碍于王谢二家实力,也不敢轻易的对他们二人说“不”。

    “不,七公子你误会了,轻尘哪里敢驳王谢二家的面子,是轻尘没那个能力。”凤轻尘连忙起身告罪。

    这年头的,有权有势的公子,真太太太嚣张了,这叫请她帮忙吗?这明明是逼她好不好。

    “没那个能力?连看都没有看,你怎知就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呢?凤轻尘,别再让我再说第三遍,跟我们走,不然的话,我派人押你去。”王七站了起来,以不容凤轻尘拒绝的语气道。

    谢三当然也不会再坐着,两人今天亲自上门,要是这凤轻尘不去,那他们两人的脸,可是丢干净了。

    王、谢二家,刚出一个主母谋杀庶长子的丑闻,再出上一个,被凤轻尘扫地出门的丑闻,这让百年世家的颜面往哪里摆。

    今天,凤轻尘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呼……

    深深地吸了口气,凤轻尘知道,她没有退路,嘴皮轻扯:“两位公子盛情难却,轻尘却之不恭,如此还请两位公子带路。”

    看这个样子,居然把公堂搬到谢家,这谢家的权势,还真不是一般的强。

    好吧,得罪不起,就不得罪了。

    “早就该如此了。”谢三路过凤轻尘身边,低声轻斥。“不是每个人,都有说不的权利。”

    说完,大步就朝外走去。

    凤府外,谢三与王七的马车在外面侯着,这两人出来,径直坐了上去,示意车夫走,完全没有邀请凤轻尘的意思。

    马车“笃笃笃”的往前跑着,留下凤轻尘站在原地。

    “凤小姐?”两官差一脸尴尬,颇为不好意思。

    他们可没那个能力,出门就是马车,像他们这种人,去哪都是两条腿。

    可这凤小姐,怎么说也是个娇嫡嫡的官家千金,虽然破落了,但王谢二位公子,这事做的还是太过份了。

    凤轻尘并不在意,挥了挥手:“我们慢慢走吧,无妨。”

    来这个世间这么久,除了上一次去官府外,她还没有怎么出门,借此看看这热闹的皇城也是好事。

    青石板路,木制阁楼,对于这两个官差来说,是熟到不能再熟悉的东西,可凤轻尘却看得津津有味,眼中不自觉就流露出欣赏与赞美。

    走在这古色古乡的路上,听着小贩的叫卖声,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凤轻尘心情的也越发的平静。

    生活,不就是如此吗。

    当你为生活奔波时,就得承受生活带来的压力,这压力可以将你压得喘不过气,却不能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