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口水

    “凤小姐,这事恐怕有点麻烦,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走一趟。 ”两官差一脸为难,很默契的站在大门口,挡住凤轻尘的去路。

    府伊大人有令,一定要把凤轻尘请过去,不然……

    这案子怎么判都会得罪一方,府伊大人刚刚上任,他哪里有量得罪王谢二家的人呀!

    推出一个凤轻尘,去承受王、谢两家的怒火,那绝对是理想的事情。

    “怎么?我没能力帮上了忙,你们还非要我去?”凤轻尘特别咬重“没能力”三个字。

    “嘿嘿,凤小姐你怎么会没有能力呢,您的能力小的可是见识过,苏二公子可全靠你才启死回生的。凤小姐,不管如何,还是请您去一趟吧。”

    帮不帮得上忙是一回事,凤轻尘去那表个态,由她的嘴说出点什么,王、谢两家的怒火,自然就会转到凤轻尘头上。

    如此险恶的用心,凤轻尘又怎么会不明白,凤轻尘气得全身颤抖。

    这个卫大人,比那什么严公子的爹还要可恶。

    凤轻尘懒得和这两人虚以伪蛇,一拍桌子怒道:“你们当我是白痴吗?拿我当刀使,也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这事别说是你们两个来请,就是你们卫大人亲临,我凤轻尘也不一定给面子。滚……别逼我动手杀了你们。”

    呃……

    两个官差倒抽了口气,踉跄一步,险些跌了出去,好不容易平定下心神,正准备再次劝说时,身后却响起一个略带轻佻与戏谑的男声。

    “凤小姐好大的面子呀,卫大人亲临你也不给面子,那本公子亲临呢?这面子你给不给?”

    说话间,男子摇晃着一把桃花扇,优雅的走了进来。

    一件月牙锦袍,绣口和衣摆处,绣着几枝桃花,看上去明艳却不俗气。

    男子面如桃花却不显女生,身形修长俊逸非凡,举止潇洒,气质高雅,这人一定是大富大贵之家。

    这个人是?

    联想到这事与王、谢两家有关,凤轻尘便试探着道:“不知阁下是王家少爷,还是谢家公子?”

    “为什么这么猜?”桃花公子很自然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看得出来,这人习惯高高在上。

    “来凤府的人不多,公子贵姓?”凤轻尘也坐了回去。

    没办法,她站起来,就好像丫鬟跟少爷说话。

    对方贵气逼人呀!

    “你真不认识我?”桃花公子很震惊,好像凤轻尘不认识他,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凤轻尘沉思,仔细搜索着这个身体的记忆,很诚恳的摇了摇头:“不认识公子你很奇怪吗?”

    桃花公子还没有开口,门外又响起一清贵的男声:“哈哈哈,谢三郎,没想到这皇城之中,还有人不认识你。”

    凤轻尘抬头望去,只见一着白衣,袖口和衣摆处绣着兰花的公子,从容优雅的走了进来。

    俊美非凡,淡泊高雅。

    这两人倒是不相上下。

    “她不认识我,肯定也不认识你王七郎。”

    两个如花的绝世美男同时出现,一般的女人估计会看得心花怒放,心跳加速,可惜……

    凤轻尘在见识了九皇叔,东陵九这种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的极品美男后,对这种人间级别的美男,还真是不放在眼里。

    凤轻尘起身,朝王七郎淡淡的行了个礼,相当有眼色的将位置让给了王七郎。

    这谢三、王七一看就是同一级别的人物,谢三坐主位,这王七哪里会做次位。

    果然,这王七郎没有半分客气,直接在主位坐下,然后以施恩的姿态,朝凤轻尘点了点头,以示赞许。

    被人宠坏的豪门公子。

    凤轻尘轻笑一声,没有说什么,直接在次位坐了下来。

    “不知两位公子亲临,招待不周,还请见谅,粗茶浊水也不了两位公子的眼,轻尘就不勉强两位公子。”

    这话中的意思就是,她凤轻尘连杯茶都不给。

    呃?

    谢三与王七一听,同时愣住,那嘴边的浅笑也僵在那里。

    身为谢家与王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他们从出生至今,就没遇到这样的事情。

    居然有人,还是女人不买他们的账?

    “凤小姐的待客之道,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谢三回过神,嘲讽的道。

    “不请自来,何以言客?再说,两位公子何其精贵,我凤府贫困潦倒,哪怕是公倾全府之力,也无力招待二位公子。”

    “……”

    谢三与王七再次呆愣。

    他们从来没有见,一个人能把贫穷说得如此理所应当,如此光明正大,如此理直气壮。

    正常的人,不是应该避短遮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