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误会

    凤轻尘觉得自己真是憋屈的要死。

    混到这个鬼地方,随便得罪一个人,都是大人物,那些人想羞辱她羞辱她,想杀她就杀她,完全不用担心犯法的问题。

    东陵子洛是,皇后是,苏文清是,现在这个顺天府伊又是。

    她到底是有多倒霉,才得罪这么多有权有势的人。

    啊……

    凤轻尘杀人的心都有了。

    凤轻尘的愤怒,周行半点也没有察觉,此时的他面红耳热,双眼闪烁,怎么也不敢看凤轻尘,只本能的摇头:“不,不,不知道。”

    这个时候,周行才记起,前几天城门口关于凤轻尘的丑闻。

    不是周行不记事,实在是凤轻尘自定自若的样子,让人没办法把她和传闻中的“凤小姐”联系在一起。

    没哪个女人,遇到那样的事情,还能笑,还能跳的,这凤轻尘真是一个异类。

    周行用力的点头,肯定自己的说法,而当他攀至人生巅峰,回顾过往时,他才明白,当初的评价实在太没有水准了,凤轻尘不是异类,而是一个妖孽。

    一大清遇到这样的事情,饶是凤轻尘再大胆,也不得不慎重,不过,看周行担心的样子,凤轻尘还是很好心的安慰: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让他们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就出去。”

    在自己家人面前可以丢脸,在外人面前就不能失礼了。

    她把周行当家人了。

    “好,我这就去。”周行担心的看了一眼凤轻尘,飞一般的跑了出去。

    同时在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去买个丫鬟,不然以后他都不敢来内院了。

    凤轻尘换好衣服,来到大厅,就看到两个熟人:“咦,怎么又是你们?”

    “嘿嘿!”两个官差憨憨一笑,立马站了起来。

    这两人,就是当天上凤府,请凤轻尘去领尸的官差。

    “找我什么事?”凤轻尘一派坦然。

    没办法,看这两个官差的样子,凤轻尘估摸着自己应该猜错了,要真是那什么严公子的老爹出手,这官差哪会这么客气。

    东陵子洛,那啥的,真不好意思呀,刚刚误会你了。

    凤轻尘在心里默默的道。

    哈啾,哈啾。

    皇城外,东陵子洛站人群前面,不停的揉鼻子。

    “王爷?”身后的侍卫连忙侧身,替东陵子洛挡住,同时一副惊慌的样子。

    宇文将军大败南陵王朝,凯旋而归,今天搬师回朝,九皇叔率文武百官,来城门外迎接。

    这个时候要是出了乱子,可就是对功臣不敬,要是被那些文官参上一本,哪怕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也讨不了好。

    “没事。”东陵子洛挥了挥手,心中却暗想,他没病没痛的,不会是有人在骂他吧。

    然后,凤轻尘的影子,很不幸的出现在东陵子洛的脑海中。

    就在东陵子洛想着这个可能性时,传令官来报,宇文将军的大军,离城门口还有二十里。

    东陵子洛连忙正身,收敛心神。

    ……

    凤轻尘从容的坐在主位上,拿起桌子的杯子就喝起来,丝毫不认为,被官差找上门是什么大事。

    周行暗暗点头,这女人的心理素质真好,明明担心那什么的顺天府伊找她麻烦,却一副处惊不变的样子。

    他要有凤轻尘这样的心态,也许就不会落到哪此地步了。

    唉……时也,命也。

    周行摇头,默默的退开,身为贱民,他对见官还是有心理压力的。

    “不是说很急吗?什么事找我,说吧。”凤轻尘看两个官差半天不开口,主动道。

    两个官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年纪稍大的那一个犹豫了一下,起身:“凤小姐,小的这次前来,是请凤小姐帮忙的。”

    “帮忙?我能帮你们什么?”凤轻尘很奇怪的抬头。

    不过,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看样子,那严公子的老爹,没胆动她,东陵子洛这个渣男还是有点信用的。

    哈啾……

    某洛又悲剧了。

    官差脸上闪过一抹羞愧之色,吱吱唔唔的道。

    原来,今天一大早顺天府接到命案,谢家二房年仅两个月大的庶长子死了,凶手疑似二房正妻。

    所谓的庶长子,就是非正室所出,由小妾或侧室生的第一个男孩。

    典型的大房容不下小妾的儿子,下杀手的豪门惨剧。

    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