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麻烦

    凌晨时分。

    凤轻尘已经将所有,可能引起麻烦的物品,都塞回智能医疗包中。把需要的药与绷带放在蓝九卿的身边。

    再三确定没有问题后,凤轻尘才把守在门外的苏文清叫了进来。

    苏文清和之前一样,一进来就先检查蓝九卿的情况。

    发现蓝九卿的伤口,处理的极其完美,很是震惊,抬头看向凤轻尘:“你医术很高?”

    虽是寻问,但却带着肯定的意思。

    “还行,处理外伤比较拿手。”熬了一夜,凤轻尘的嗓子有点嘶哑,听上去低低沉沉,别有一番韵味。

    “你谦虚了。”苏文清此时已经相信凤轻尘的实力了,确定蓝九卿没事,便站了起来。

    与凤轻尘平视,才发现凤轻尘的眼眶下,有着淡淡的阴影,脸上也露出疲倦之色,心里隐隐有点心疼。

    不管怎么说,凤轻尘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他居然又是威胁又是恐吓的,实在是很不君子。

    哼,这个时候才知道后悔。

    凤轻尘心中不屑,但面上却不表露半分,一脸严肃的交待苏文清要注意的事项。

    “你等会儿找几个人,把他抬到床上,尽量平移,别扯动他的伤口,伤口再次裂开,会很麻烦,麻沸散的药性散了后,伤口可能会有一些痛,这是正常情况。

    这几天尽量吃的清淡一些,今明两天伤口会有一些红肿,会有一些发烧的现象,那也是正常的。

    这里我准备五次用量的药,每隔三天给他的伤口换一次药,半个月后,伤口差不多就会愈合,到时候再找我把线剪掉。”

    “我知道了。”苏文清听得很认真,同时虚心的请教凤轻尘,换药的手法和需要注意的事项。

    凤轻尘很有耐心的教着,一遍一遍,不厌其烦演示,手把手的教。

    蓝九卿睁开眼时,就看到两人靠得相当近,凤轻尘的手握着苏文清的手。

    不知为何,心里居然涌出一股酸涩,想要站起来,将那两人拉开,心一动,手指轻动。

    咦?药效退了?

    蓝九卿心中一喜,这个时候,他的理智也回笼了,没有惊动凤轻尘和苏文清,而是认真的听着凤轻尘与苏文清交谈。

    花了一刻钟,苏文清终于学会了,凤轻尘半刻也不多呆,让苏文清安排她离去。

    苏文清看凤轻尘疲倦的样子,也不忍心让她继续熬着,当下就将人送了出去,安排人将她安全送到凤府。

    路上,再三交待,今天的事情绝不能外传,不然凤轻尘必死。

    凤轻尘再三保证,她今天晚上就在家里睡觉,什么也没有做。

    将人送走后,苏文清再次折回密室,看到已经站起来的蓝九卿,没有半刻惊讶,只是一脸约欢喜。

    “九卿,你看我说得很对吧,这凤轻尘真不错,你的伤口看上去,已经好了。”

    “确实很不错,不会影响我行动。”这一点蓝九卿无法反驳。

    最好的御医,也没有办法这么快就将他的伤口处理好,并且行动起来,不会让伤口再次渗血。

    蓝九卿挥了挥胳膊,试了试这伤口的缝合成度,很满意。

    看样子,女人的针线用处也挺大的。

    “别,别,别,九卿,凤轻尘说了,你这几天你不能乱动,最好静养,不然伤口裂开了就麻烦了。”

    “让我静养?如果我能静奍,我还需要找她吗?”蓝九卿冷嘲一声,在苏文清不赞同的神色下,淡定自若的将衣服整理好。

    如果不是衣服上的破损与血迹,根本看不出他受了伤。

    伤口有些疼,但这点痛对蓝九卿来说,就像蚂蚁咬了一口,完全可以忽视。

    “我先走了,这里你处理干净。”蓝九卿熟门熟路,朝密室外走去。

    “九卿,时间还早,你先在这我里休息一下吧,你这样我很担心。”苏文清转身叫住人,蓝九卿却只给他一个背影,朝他摆了摆手。

    蓝九卿走出密室,几个纵跃,人就消失了。

    在回去之前,他“顺路”去了一趟凤府,正好看到凤轻尘在沐浴。

    有面具遮挡,看不出他的表情,只隐隐感觉到蓝九卿的呼吸加重。

    非礼勿视!

    蓝九卿自认是正人君子,所以他很淡定的坐在凤轻尘的屋顶上,等凤轻尘沐浴完,才离开。

    这下,他可以确定,没有人看到了。

    对于这个小插曲,凤轻尘是丝毫不知,累的像条狗的她,在将洗澡水倒掉后,倒床就睡了。

    不睡个天晕地暗,她就不叫凤轻尘。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