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惊吓

    作为一名战地医生,是没有条件拥有手术助理的,在战场上无论多大的手术,都只能靠自己。

    别说这么一个小手术,就是取心脏上的子弹,这类大型手术,在医疗资源极度缺乏的战场上,也不一定会有手术助理帮你。

    在战场上,最不缺的是伤者,而最缺的就是医生与护士。

    对于蹲在地上动手术,凤轻尘更没有压力。

    有些情况,士兵中弹后,必须及时救治,而一时又找不到辅助人员,那个时候就只能蹲着动手术,蹲个七八个小时,对凤轻尘来说,那是常有的事情。

    凤轻尘一边抬手擦掉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庆幸她在战场上混过,不然,今天就麻烦了。

    将伤口切开后,把手术刀放回,凤轻尘拿起止血钳,继续埋头苦干……

    当蓝九卿抵抗住麻醉药的药性,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就看到凤轻尘拿着一把小钳子,在他心口处戳来戳去……

    “……”蓝九卿想要开口呵斥凤轻尘,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了话,而且全身都像是被人制住一般,无法动弹。

    麻沸散?

    蓝九卿双眼冒火,恨不得杀人。

    那注入他体内的玩意,绝对不是麻沸散,小小的麻沸散也想放倒他,凤轻尘把他蓝九卿当成什么人了。

    此时的蓝九卿,万分想要开口质问凤轻尘,可惜他除了眼睛与脑子能动外,什么也动不了。

    他只能看着凤轻尘埋头,在他的伤口上切来切去,看着一块块染血纱布,被凤轻尘取出来,又看着她拿着闪闪发亮的小刀,挖开他的伤口。

    这个时候,蓝九卿才发现凤轻尘的手上,带着一双很诡异的手套,把她的手包裹的细长而白皙;视线往上,蓝九卿震住了。

    原来,狼狈落魄的凤轻尘有这么美的一面。

    专注,冷静,自信,严谨。

    一个女子居然有这么迷人的一面?

    他以为,他师娘是这个天下最优秀的女人,可师娘身上,也没有凤轻尘这种大家之风。

    小小年纪就有这般的风范,这凤轻尘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据传,凤轻尘的母亲出自某个隐世家族,难道是真的?

    不知不觉,蓝九卿便被凤轻尘给吸引了,眼中的厉气也化为平静,蓝九卿开始认真的欣赏凤轻尘专业的手法与神情。

    只不过,越看蓝九卿眼中的纠结越深。

    这个女人这是在干什么呀?缝衣服呢?

    把箭挖出来后,清洗干净了伤口,居然拿根针,将他的伤口缝起来。

    吧吱,吧吱。

    蓝九卿听到自己的皮肉,被针线穿透的声音,头皮忍不住发麻。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真想爬起来,一巴掌把凤轻尘给拍飞,质问她:“你到底会不会医术呀,这个时候不就是拿把刀烫红,然后往肉上一烤,让伤口凝结起来就完事了。又是针又是钱,当他的肉是布呀。”

    可惜,受制于麻醉药,蓝九卿只能忍了。

    直到凤轻尘将他的伤口缝合好,还顺手在他的伤口上,打出一个漂亮的结。

    呃……

    蓝九卿一头黑线。

    这个女人,能不能不这么的恶趣味。

    寒……

    凤轻尘要是知道此时蓝九卿的想法,估计会郁闷的撞墙。

    大哥,那是专业的手术结好不好。

    当初俺为了打出一个合格的手术结,天天对着家里的垃圾袋下手,直到有一天闭着眼睛,一只手也能把垃圾袋打出一个漂亮的结为止。

    可惜,凤轻尘不仅没有听到蓝九卿的心声,还因为太过于专注,没有发现蓝九卿醒了。

    或者说,凤轻尘对自己注入的麻醉剂太有信心了,她不认为蓝九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可以醒来。

    将蓝九卿的伤口缝合好后,凤轻尘便开始替蓝九卿上药,并且缠上绷带。

    因为伤口在心口处,为了避免绷带滑落,凤轻尘就了将绷带从蓝九卿的背后绕过来。

    这样,两人不可避免的就会有一些肢体上的碰触。

    对于凤轻尘来说,蓝九卿是病人,她对蓝九卿并没有男女之防,所以她很自然地半趴在蓝九卿的身上,相当有技巧的将蓝九卿的上半身抬高而不影响伤口,让绷带可以从他背后绕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