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抽血

    这女人,确实疯了。

    蓝九卿看的眼睛都直了,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女人还有心情,担心她那头宝贝头发,实在是……

    蓝九卿无言的看向屋顶,他开始怀疑苏文清的话了,也怀疑自己的判断。

    这个凤轻尘真的与众不同吗?真得能救他吗?他是不是病急乱投医了。

    也许凤轻尘真的与众不同,但那也应该是与众不同的蠢吧?

    凤轻尘没理会蓝九卿,将头发固定好后,拿起麻醉剂,趁蓝九卿不备时,注射了下去。

    细细的针头刺破肌肤,冰冷的液体顺着针头射入体力,蓝九卿一动,条件反射性的避开,同时伸手打向凤轻尘。

    凤轻尘早有准备,单身按住蓝九卿,上半身一侧,堪堪避开。

    随即一脸认真与严肃的道:“别动,我不会害你,既然选择找我,那么就相信我,把命交给我,你不会后悔。”

    身为医者,她有这个信心,也必须有这个信心,只有医生有信心救人,伤患才有信心支撑下去。

    “别耍小聪明,我有一千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在凤轻尘严肃的语气下,蓝九卿很配合的安静了下来。

    不多时,麻醉剂就注射完毕,凤轻尘将注射器收入衣袖之中,看着蓝九卿,在心中默默的数道。

    十……

    九……

    八……

    ……

    “你……给我打了什么?”蓝九卿厉声道,只是怎么听,怎么觉得气势不足。

    没办法,此时的蓝九卿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麻醉药发挥了效果,他的意识开始涣散,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了。

    “麻沸散。”凤轻尘很配合的说着,一副我很乖的样子。

    “不可能。”蓝九卿想也不想就否定。

    为了避免被人下毒,他从小就被喂着各种迷药和毒药,他对毒药和迷药的抵抗力,比一般人强百倍,麻沸散对他一点效果也没有。

    “这是改良后的,药效更重,效果更佳。你别瞪我了,苏文清还在呢,我的小命也在你们手上,你放心,我不敢拿你怎样,给你打麻沸散也是为你着想。

    你身上的伤在心口处,等伙我将箭头挖出来时,你只要稍微一动,就有可能危及性命,我既然救你就得救到底,绝对不允许你出事。”凤轻尘说的相当正气凛然。

    只有她自己明白,她是怕呀,怕这个面具男看到她“诡异”的医治手法,把她当成妖女,然后送去火烧了。

    为了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只好给蓝九卿注射,剂量最大的麻醉药。

    那一支麻醉剂完全可以迷晕一头大象。

    她就不信,蓝九卿扛的住。

    哼哼,我让你拽,我让我狂,一支麻醉就搞定。

    凤轻尘小小的邪恶了一下。

    “女人,你找死。”蓝九卿怒火中烧,动起内力,冲破麻烦药的压制,拿起一旁的剑,不顾身上的伤,就往凤轻尘身上招呼。

    好在凤轻尘机警,连忙一跳,贴着墙壁而站。

    “喂喂喂,你别乱来呀,我可不是厦大的……”

    蓝九卿本就受了重伤,再加上麻醉剂发挥效果了,他有心无力。

    哐当一声,剑掉在身边,自己也瘫倒在地,无法动弹。

    凤轻尘松了口气,拍了拍心口,安抚一下受惊吓的小心肝,一脸严谨的道:

    “我没有害你的意思,作为医……呃,大夫,我有我的责任心和原则,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蓝九卿半点不信,试图举起手中的剑。

    凤轻尘吓了一笑,连忙道:“我说,你别乱动呀,扯裂了伤口,流血过多而死,我肯定不会负责的。”

    作为医生,她最讨厌不惜命的患者了。

    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还能奢望医生救你吗?

    再说,她凤轻尘的药何等珍贵呀,在这个时空可是独一无二的存在,用完就再也没有了,好心给他用了,居然还嚷嚷着。

    哼,浪费医疗资源的家伙!

    凤轻尘看蓝九卿双眼失了焦距,眼中闪过一抹得意。

    狂什么狂,拽什么拽,在医生面前,人人平等。

    三……

    二……

    凤轻尘在心中默默的数着。

    一……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