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信你

    蒙着双眼,走在闷不透风的暗道里,凤轻尘的脸色相当的难看,可又不能说什么,只能任苏文清拉着,恨恨地往前。

    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这样的情况,她除了忍还是忍。

    “凤小姐,你别担心,我不会拿你怎么样,只是请你救个人,只要你救好了这个人,你要多少的诊金,我苏府都给。”

    苏文清握着凤轻尘软滑冰冷的手指,心中忍不住一阵荡漾。

    凤轻尘的手很美,手指冰凉,细嫩软滑,摸上去颇有柔若无骨的感觉。但又不是全然的无力,那紧绷的指腹告诉苏文清,这双手绝不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美。

    “……”凤轻尘一言不发,黑着一张脸任苏文清拉着,任谁睡得好好的,被人掳走,也不会高兴。

    再说了,她一直说了自己不是大夫,可偏偏苏文清不信。

    还有,手中传来的温热与汗湿更是让她厌恶,她讨厌自己的手滑滑的,这样的手握不住手术刀。而连手术刀都握不住的凤轻尘,还是凤轻尘吗?

    她最最讨厌自己的手被人碰到,可人在屋檐下,又不能不低头。

    “凤小姐,这件事情还请你保密,任何人都不能说,否则的话……”眼见就要到秘室,苏文清再次提醒道。

    “放心,我今晚在家睡得好好的,哪也没有去。”凤轻尘是上道的人。

    前世,她也曾被绑架,去给一个黑道老大取子弹,她能安然的无恙,活着出来,和她实识务有很大的关系。

    苏文清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到了,我现在解开你头上的黑布,接下来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

    凤轻尘点了点头,空气中传来的血腥味让凤轻尘皱了皱眉。

    看样子,受伤的人那伤得很严重,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人应该是外伤。

    没办法,她凤轻尘最拿手的就是外伤了,内伤她就真的无能了。

    黑布取下,凤轻尘眨了眨眼睛,适应了秘室内的光亮。

    秘室墙壁上同样镶嵌着照明用的夜明珠。看着那一颗颗硕大无比的夜明珠,再想到凤府的蜡烛,凤轻尘在心中暗骂一句:狗大户!

    “咳咳……”

    看着盯着夜明珠发愣的凤轻尘,苏文清很尽职地提醒,他已经看到了九卿不满的眼神了。

    九卿向来讨厌女人,能接受凤轻尘给他拔箭,已经不容易了。

    “伤患就是他吗?”凤轻尘指着地上全身散发着冰冷之气,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的蓝九卿。

    受伤了气场还这么强,这人还真是可怕。见过这么多男人,想来还是九皇叔好,虽然冷陌疏离,但却是个心善的。

    “就是他,伤在心口处,箭伤。”苏文清面露忧色,九卿的气息有点不稳了,得快……

    九卿不能有事。

    没理会蓝九卿身上的拒绝之意,凤轻尘径直上前,蹲在了蓝九卿的身边,正准备伸手检查一下瞳孔等生命体征,却不想。

    奄奄一息的蓝九卿突然伸手,抓住凤轻尘的手,那出手的速度,丝毫没有受伤的人该的迟滞。

    “女人,别碰我。”

    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嫌恶。

    “放手。”凤轻尘手腕一痛,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怎么也抽不动,没好气地瞪着蓝九卿的面具。

    这男人还有力气嫌她,看样子是死不了。

    “好奇心别太重。”蓝九卿甩开凤轻尘手,轻描淡写的说。

    凤轻尘揉着自己有些生痛的右手,语气也有些冰冷与疏离。

    “我没兴趣管你面具下的样子,我只是例行检查,不过看你这么有力气,肯定死不了……还有,幸亏你现在力气不大,不然伤了我的右手,你也死定了。”

    她的手比脸还重要,打她手比打她的脸还严重。

    她凤轻尘可是靠手吃饭的。

    “女人,你要庆幸我没有用全力,不然刚刚你已经死了。”

    蓝九卿这话并没有夸大,曾有女人试着想要碰一碰蓝九卿,可惜连衣角都没有碰到,就被蓝九卿劈成两半。

    他不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主。

    “风小姐,我朋友他不喜欢和人接触,他的伤……”苏文清上前打圆场。

    他今天可是见识过凤轻尘这双面娇娃的厉害。

    平时看着还算和气的一人,一旦扯上治病救人方面的事情,这凤轻尘就像是变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