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求救

    苏文清回到苏府后,一直闷闷不乐,脑中一直是凤轻尘那张明明不怎么漂亮,却让人无法忘记的脸。

    那样的一张脸,明明没有什么特色,可偏偏像是烙在他的脑海里一般,什么也挥之不去。

    凤轻尘的笑,凤轻尘的怒,凤轻尘的嗔,凤轻尘的冷静与严肃。

    前后不过见过两面,苏文清却将凤轻尘的样子全部记在脑中,越想心中越恼。

    凤轻尘!凤轻尘!

    你果然是妖女!

    这么短的时候,我居然就侵入了我的脑海。

    哗啦一下……苏文清火大地将桌上的茶杯全部扫落在地。

    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想到凤轻尘,总让他有一种患得患失危机感。

    “公子?”丫鬟进来,看着盛怒的苏文清,吓得不轻。

    她们公子温良恭俭,待下人也是极厚道,从不曾如此失态,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少爷死而复生,按理大少爷应该高兴才是呀。

    丫鬟一肚子的疑问,却不敢问半句,低着头站着。

    苏文清看着碎了一地茶具,心中的烦燥稍稍减缓了几分,冷着一张脸道:

    “去,把沈若叫来。”

    丫鬟点头,走得飞快,那样子就好像身后有狼会咬人!

    沈若,苏家护卫首领,一个身上的伤口比完好的肌肤还要多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历,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一次意外,苏文清救了他,他便留在苏文清的身后,保护苏文清,这一护就是十年。

    十年间,沈若救了苏文清不下百次,按理什么恩情都偿还清了,可是沈若依旧不走,固执的地保护着苏文清。

    苏文清劝说无效,看沈若又的确忠心,便慢慢地接纳了此人,将沈若收在苏府,明面上的身份是护院,暗地里却替苏文清解决一切麻烦的人与事。

    “沈若,从今天起,去凤府盯着凤轻尘,我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哪怕是细节也不放过。”

    “是!”沈若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转身就走了出去。

    阳光下,那张刚毅硬朗的脸上,有着一层寒冰,让人不敢逼视,而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

    这张脸的眉眼之间,竟是有三分像苏文清!

    沈若走后,苏文清的火气也消了三分,看着一室的凌乱,隐隐有几分尴尬,转身朝书房走去。

    苏文清是个商人,但也是个文人,他的书房相当有讲究。

    他的书房里是苏府守卫最严的地方,除了他以外,也只有打扫之人,每天可以进去半个时辰。

    苏文清是个有条理的人,他的书桌永远是整齐有序的,每一样东西都摆在其固定的位置上。

    今天一踏入书房,苏文清就发现自己书桌上的砚台乱了。

    脸色一变,苏文清立马走出书房,在确定无人跟踪时,朝苏府后院走去。

    后院有一座荒废的假山,还有一个散发着恶臭的池塘,这个地方也算是苏府的禁地。

    也不知苏文清怎么走的,三两下人就消失在后院,接着,就来到一长长的暗道中。

    暗道两边镶满了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脚底下铺着汉白玉的石板,不过今天那汉白玉上却沾了血迹,看那血的颜色应该是刚刚落上没有多久的。

    苏文清看到这个情况,脸上微慌,脚步也有几分凌乱与急切,匆匆忙忙赶到密室,就看到一黑衣银面的男子,捂着心口处的断箭,躺在地上。

    这黑衣银面男子赫然就是白日里与西陵天磊一起,跟在凤轻尘身后的男子。

    “九卿!”苏文清连忙上前,将黑衣银面男子,也就是蓝九卿扶了起来。

    蓝九卿动了动,捂着自己受伤的心口处,一枚沾血的箭头,正卡在心口处。

    “文清,替我把箭挖出来。”蓝九卿虽然受了伤,可说出来的话,却没有半分的虚弱。

    清冷,傲气,只听这声音,就可以断定,这人不凡。

    如果凤轻尘在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个声音似乎有几分耳熟。

    苏文清低头看了一眼蓝九卿的伤口,连忙摇头:“九卿,不行……箭尖卡在心肺处,一个不好会要命的,你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苏文清今天一直为苏文杭的事情而忙碌,根本没有关注蓝九卿的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