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要钱

    凤轻尘抬头,审势着面前的少年,直把面前的少年吓地紧紧拽着衣角才收回眼神。

    凤轻尘无所谓的耸耸肩,低头,继续吃蛇羹,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她可不想把小美男给吓坏了。

    为了缓和气氛,凤轻尘一副体贴的样子:“先吃点东西,有什么事我们吃完再说。”

    对这个少年,凤轻尘打心底地同情。

    这个少年,双目澄明,绝对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能在收了她的银子后,送蛇来,更说明这少年心思单纯。

    眼中偶尔流露出来的戒备与惶恐,就如同走出鹿群的小鹿一般,带着不安与期盼。

    她在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以前那个凤轻尘的影子。

    被人陷害,落入死地。

    不同的是,以前的那个凤轻尘选择死亡,而这个少年却努力的活下来。

    敢于向命运挑战的人,她都不介意帮上一把,对她来说,就是动动刀子的事情,而对这个少年来说,却能改变他的一生。

    就如同,当日九皇叔递给她的那件衣服一般。

    举手之劳的事情,却能让她保有仅存的尊严。

    另外,就是凤轻尘对于这种,在身体上烙字的刑法,表示深恶痛绝。

    一个“贱”字,生生把人分了三六九等。

    这少年看上去就如同一块美玉,她凤轻尘横竖就没有看出“贱”在哪了。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个少年,实在太适合留在凤府了。

    这么一个长相漂亮,又免费给她找杂的人,哪里找呀。

    少年看着凤轻尘,隐隐还有几分防备与怀疑,奈何肚子却不争气的传来咕咕声。

    虽然心急自己身上这个烙印能不能去除,但看凤轻尘专心吃饭的样子,也只能等了。

    坐下来吃了热气腾腾、鲜美无比的蛇羹,却是如同嚼蜡一般,三两口吃了手中的食物,填饱了肚子,正想要开口问凤轻尘,耳边却传来了脚步声。

    有人来了?

    少年全身一僵,小心地缩着身子。

    这是他面对陌生人时,不自觉流露出来的防备。

    凤轻尘站了起来,虽然不知来人是谁,但这个时候敢来凤府的人,绝不简单。

    “别怕,你现在不是贱民,也不是流民,现在……嗯,你是我表弟了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周,小姐可以叫我周行。”少年犹豫了一下,说出这样一个名字。

    知道这是假名,凤轻尘并没有追问:“周行,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凤轻尘的表弟,以后叫姐姐。”

    话落,转身看向来人。

    只见一锦衣公子,全身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踏着夕阳缓缓而来,

    “苏公子?”凤轻尘眨了眨眼睛。

    这苏公子的光芒可真是强呀,在停尸房估计是因为弟弟出了事,心情不好。

    现在这苏公子一扫白日所见的低落与阴郁,一举一动皆充满了贵公子的优雅与华贵,那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

    “凤小姐,很抱歉,文清擅自入后宅。”苏文清歉意地一点头。

    实际上,真不怪他。

    偌大的凤府,竟是连半个下人都没有。

    “无妨,是轻尘待客不周,有失远迎了。”凤轻尘盈盈回礼,和气中透着疏离。

    感受到凤轻尘的疏离,不知为何,苏文清的眼中闪过一抹酸涩与失落。

    内心深处,很是不喜欢凤轻尘把他当客人,可是要凤轻尘把他当什么人呢?

    苏文清也说不清楚,只知道,他不希望与凤轻尘保持如此疏远的关系,希望二人能亲近一些。

    “凤小姐,文清是为白天的事来道歉的,顺便感谢凤小姐的救命之恩。”

    说完,就是郑重的一个叩首。

    凤轻尘吓了一跳,连忙闪开:“苏公子言重,白天的事情我们已经说清楚了,不过是误会一场,至于救命之恩嘛,医者救人,图的不过是药钱,苏公子要是不介意的话,直接把药钱付了。”

    她穷得叮当响,明天吃饭的钱都没有,有头肥羊送上门,不宰白不宰。

    劫他苏文清的富,济她凤轻尘的贫呀!

    “啊?”苏文清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看向凤轻尘。

    这个少女问自己要药钱?

    他堂堂苏公子亲至上门道歉,这凤轻尘居然只要钱。

    不知为何,心中燃起一股无名的火焰,可却不知如何发泄。

    苏文清忘了,他以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