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贱民

    面对热情似火、娇小可爱的丫鬟们,凤轻尘实在不好意思下重手。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她不能因为被这些女人为难了,就有样学样的去为难她们吧,这样冤冤相报何时,最主要,被女人缠上是很麻烦的事情。

    现在,她就觉得头很痛呀。

    一个女人就是五百只鸭,她身边差不多有上万只鸭子了。

    突然,凤轻尘眼前一亮,嘴角微微上扬,高声道:“我刚刚从停尸房出来,不小心压在一具“尸体”上,现在还没有换衣服,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沾到脏东西了,大家请让一让,有什么事,等我先换过衣服再说吧。”

    “啊!”

    “停尸房?”

    “死人?”

    “好可怕呀。”

    一波高过一波的尖叫声,把凤轻尘的耳膜叫的生痛。

    我的天呀!这高音飙的让我想死。

    凤轻尘痛苦的抱头。

    好在,她的牺牲是有回抱,刚刚还挤在凤轻尘身边的丫鬟们,纷纷后退,三两下就离凤轻尘远远的。

    人挤人的,竟是有几个摔倒地上,慌乱之中被人踩着手和脚了,在那哇哇大叫。

    “哎哟,谁踩到我手了……”

    “哪个拉我一下……”

    “我的脸,谁往我脸上走……”

    “我的鞋子……”

    一时间,凤府大门前,好不热闹,看着快扭打成团的丫鬟们,凤轻尘笑了声,从容退开,朝凤府走去。

    一边走,一边很好心地道:“各位回去后,记得告诉你们家小姐,三月三桃花节凤轻尘会准时出现在安平公主的赏花宴上,想要看轻尘热闹的,就去找安平公主吧……”

    说完,朝站在门口的那提死蛇的少年,招了招手,示意她跟自己进府。

    少年犹豫了一下,在凤轻尘的坚持下,担着蛇笼、低着头踏入了凤府。

    倒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丫鬟们,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擦干眼泪,顾不得衣服乱了、鞋子脏了,飞快地跑回府。

    赶紧的让自家小姐想办法,弄一张邀请函,去参加安平公主的赏花宴。如果小姐们开心了,自己这些做丫鬟的,赏赐可少不了。

    而凤轻尘却不知,她这么一句,硬生生让安平公主把两百人规模的赏花宴弄成了上千人的。

    甚至安平公主都没法安排了,不得不跑去找皇后娘娘。

    而有几个镇定的小丫鬟看到凤轻尘进门时,招手让一个穿得破破烂烂,但长像还算清秀的少年踏入了凤府,眼晴都亮了。

    飞一般的跑回府,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主子。

    于是,流传在各家小姐耳中,关于凤轻尘的流言又多了一条,那就是……

    凤家小姐不甘寂寞,攀不上京城大家公子,便与市井流氓厮混一通。

    好事不出门,坏事穿千里,这是无论到什么时代都适用的铁律。

    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开了。

    皇城中各家各府,都严厉警告自家的儿子女儿,离那个凤轻尘远一点,别和凤轻尘沾上,生生把名声给毁了。

    当然,更多的人,在谈论这人时,不忘说上两句:

    “这要是我的女儿呀,我立马就把她掐死,活着真是丢人呀……”

    “凤将军真是可怜了呀,有这么一个放放荡的女儿呀……”

    “皇后娘娘就是太仁慈了,这样的人就该浸猪笼呀……”

    ……

    这些风言风语,凤轻尘是没有机会听到的,不过后面凤轻尘出府,时不时能看到一些年轻人,在凤府外晃来晃去,时不时地展露一下自己强壮的身体,当然这是后话。

    凤轻尘把那少年领进凤府后,很好心地烧了水、找了一套凤将军的旧衣服给那少年。

    清理过后,少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白皙的面容,清秀的五官,看上去尽是有几分玉树临风之姿。

    只不过,身上的衣服太大了,再加上中了蛇毒,脸色很是苍白,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病人一般。

    少年出现在凤轻尘面前时,凤轻尘眼前一亮。

    之前救人时还不觉得这少年如何,现在看来这少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贵气,看样子出身应该不错的。

    不过,凤轻尘不是什么好奇心重的人,看到少年出来,很自然的招呼。

    “没吃晚饭吧,一起。”

    指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