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麻烦

    远远就听到车夫的吆喝声,那马鞭也甩得飞响,急行而来,那马车竟是如同吃人的老虎一般,所到之处人人皆避。

    护在马车两旁的侍兵,一个个也是嚣张傲慢,用鼻孔看人。

    真是嚣张呀!威风呀!

    投胎果然是个技术活。

    同样是女人,看看人家活的那叫一个潇洒呀。

    再看看她,活的那叫一个憋屈呀。

    凤轻尘远远看到,摇了摇头了乖乖地站到一边。

    在这个国家,任何时候都不缺这种横行霸道的纨绔子弟,一个个以为自己是螃蟹,有一个有权有势的父亲,便横着走,视人命如草菅,任意践踏。

    别怪她老提人命的问题,作为一个医生,这是她的职业病。

    在她心中,最神圣的就是人命,可偏偏她遇到的人,都是一群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家伙。

    马车从凤轻尘的身边呼啸而过,凤轻尘没有去看马车中的人,但马车中的人却看到了她。

    “停车,停车……”马车内传来了女子的娇喝声,车夫虽然傲慢,但却不敢对马车内的主人有半点的不敬,听到这命令,立马一拉缰绳。

    吱嘎一声……骏马嘶吼了一声,前蹄在半空中抬的得老高,那架势似要把马车给带翻一般。

    好在,车夫和马都是训练有素,车夫用力一拉,那马硬是平静了下来,马车安稳地停下。

    两边的护卫,立马将马车围起,不让旁人近身,大街两边的人一个个都跪了下来。

    “参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条大街,除了侍卫外,只余凤轻尘一人站在那里,特别的突兀。

    没办法,她没有一见到皇家人,就下跪的奴性。

    双眼扫向两旁的人,发现只有自己一个站着的,凤轻尘略一犹豫,正准备跪下去。

    可就在此时,马车上一个身着蓝色骑装的少女跳了下来,然后迈开步子,朝凤轻尘点走来。

    少女娇美动人,一举一动自有一股高人一等的傲气,手中扬着一条金鞭,带着几分野蛮之气。

    啪!

    一鞭子抽在地上,把那青石地板打出一条深深的白痕。

    凤轻尘看这架势,就知道对方是针对她的。

    因为这个女子,是东陵子洛同母所出的妹妹——安平公主。

    一个被宠上天的女子,一个言行举止都傲慢无礼的女子。

    果不其然,安平公主看到凤轻尘波澜不惊的表情,脸上闪过一抹懊恼,不善地道:“凤轻尘,见到本公主还不跪下了。”

    跪?

    凤轻尘一愣,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见到皇家人的确应该跪下,她既然活在这个世界,就要遵行这个世界的规则,反正她的膝下又不是黄金。

    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凤轻尘缓缓曲膝,跪了下去:

    “轻尘参见安平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跪,跪的是双膝,而不是心,凤轻尘跪的很干脆,没有半分的不自在。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凤轻尘,不知为何,安平公主没有半分的高兴,她在凤轻尘的眼里看不到谦卑与恭敬。

    她明明记得,凤轻尘见到她,从来都是畏畏缩缩,还没开口就先红着一双眼,颤抖卑下地伏跪在她脚边,今天这凤轻尘好像很不一般……

    “凤轻尘,你……”安平公主叫了一句,半天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以前辱骂凤轻尘的那些话,今天怎么也说不出口。

    “轻尘在。”凤轻尘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双眼看向不知名的前方。

    明明跪在她脚边,可眼中却是没有她。安平公主气得直咬牙,手中的鞭子想也不想,就朝凤轻尘甩去。

    可是,刚举起鞭子,就传来凤轻尘没有半丝惊惶的声音:“公主,大庭广众之下,甩鞭子可是会失了你的风度哦。”

    凤轻尘只是随口一说,并不认为有效果。

    她觉得自己今天这一鞭子是挨定了。

    不是不想反抗,可看到安平公主身后的护卫,凤轻尘决定好女不吃眼前亏。

    被安平公主抽一鞭子,总比和这些侍卫打一架的好吧。

    她的名声……虽然跌到了谷底,可她不能破罐子破摔呀!

    却不想,这无心的一句话,安平公主犹豫了。

    好像再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