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交锋

    凤轻尘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尸体”,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救活这个人,不然的话,她麻烦就大了。

    唉,她这个性子,在这个时代,也许日后惹的麻烦会更多。

    可是,没办法呀!

    就算明知是麻烦,她硬着头皮也要惹得。

    作为一个医生,她实在做不到见死不救,更没有办法冷眼看着,明明有机会活的人,却死在她面前。

    医生不作为,那和谋伤真没有区别。

    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她凤轻尘做不到冷眼旁观。

    她珍惜自己的生命,也珍惜别人的生命。

    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心中这些乱七八糟的负担抛下。

    她是医生,她必须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救人,任何人都可以放弃病人,唯有医生不可以放弃病人。

    呼吸微弱,心跳停止,没服心肺复苏机,那就用最原始的办法吧。

    虽然这个办法用不好了,自己的小命也就难保了,但是这也是迫不得已。

    凤轻尘伸手,在“尸体”左侧心口处按了按,确定位置没有错后,猛得抬手,重重朝下一击。

    那架势,绝不救人。

    至少,在苏文清眼中是这样的。

    “咚……”一声闷响,凤轻尘面前的“尸体”立马弹了起来,然后又重重跌了回去。

    苏文清双眼凸起。

    咚咚咚……捶打声,不停地响起,那“尸体”也不停地弹跳着,那样子哪有半分救人味道,那明明就是在虐打,虐打一俱尸体。

    身后的官差频繁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这凤小姐不会以为,把这俱“尸体”打痛了,就能让这“尸体”复生吧?

    官差嗤笑,仅剩的一点小佩服,在凤轻尘这莫名其妙的方法下,消失无踪了。

    女人就是女人,她们只能在家绣绣花,别对她们寄太高的希望。

    说什么了没死,不过是哗众取丑吧。

    这下,原形毕露了吧。

    官差不屑的嘲讽着,心中暗暗想着,回家后把这凤小姐的笑话,和自己婆娘说说,让她们以后安份一点。

    苏文清不止一次想要上前,将凤轻尘拉开,可是每一次都下不了手,总感觉凤轻尘做这个动作时,神圣而庄严!

    凤轻尘每一次敲击,都用尽了全身的力道,苏文清站在身后,看凤轻尘的动作利落矫健。

    可是,苏文清要是站在凤轻尘的前面,就会发现凤轻尘此时正气喘吁吁……

    不过,那双眼却是明亮异常,因为她已经可以感觉到了,手下的“尸体”心跳恢复了,也许再一击就行了!

    “咚……”

    这一击,凤轻尘使尽了全身的力气,而这一击下去后,手下的“尸体”不仅跳了起来,还咳了起来。

    “咳咳……”

    很小的一声,但停尸房的众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听错,苏文清更是不顾贵公子的风度,一把推开凤轻尘,上前……

    “文杭,文杭……”抱着少年,双眼泛着泪。

    苏文清的眼中泛着雾气。

    活了,他的弟弟活了,真的活了!

    所有的大夫都认为文杭死了,他甚至都把最好的仵作给请来了,想要从文杭的身体上,查找文杭意外死去的原因。

    他不相信,一向健康的文杭,会突然死去。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请仵作来验尸,没想到这个举动,却是救了文杭一命。

    “咳咳……”少年睫毛轻眨,虚弱地睁开眼,原本红嫩的脸蛋,此时有几分的惨白,双眼迷茫而无神:

    “大哥……”

    “文杭,你没死,你真的没死……”苏文清紧紧握着少年的手,一脸的激动。

    “咳咳,大哥。松,松手……”

    被苏文清一推,凤轻尘踉跄地后退数步,好不容易稳住脚步,累得直喘气,一抬头就看到苏文清把人抱得死紧,声音不自觉又降低了三分:

    “抱这么紧,你想让他再次窒息而死吗?还不快点送他去找大夫,让大夫再看看,他有没有别的伤。”

    苏文清立马松开少年,一脸不解地问道:“凤小姐,你不就是大夫吗?”

    “我不是……送他去找大夫,再有事我不负责了。”

    凤轻尘没好气地说,她那点西医技术在博大精深的中医面前,根本不够看。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