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赌命

    “别碰我。 ”

    凤轻尘冷眼扫向朝她走来的官差,在官差呆愣间,自己站了起来。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没有丝毫的恼羞,很平静的后退一步与苏文清平视:“苏公子,你这一摔我记下了。现在给我安静一点,我说了我要救人。”

    医者的立场与原则,让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那孩子,明明活着,却被仵作给分尸了。

    见死不救,也等同于杀人!

    她做不到!

    “你说什么?我弟弟真没死,你真能救他?”苏文清愣在当场,看着凤轻尘那清亮的双眼,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说话了,整个人好像懵了一般。

    如果换作任何一件事,苏文清都不会相信凤轻尘的话,可这件事……

    他舍不得不信呀。

    他的弟弟,那么年轻,那么美好,却枉死。

    他悲伤无法自己,恨不得将仇人千成万剐了,给他弟弟陪葬。

    可现在呢?

    有人说,他弟弟有救。

    这让他,怎么敢怀疑。

    有好比,他快饿死了,有人给他半块馒头。

    这样的情况下,他能拒绝吗?

    他不能。

    苏文清如同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般,一脸希冀的看向凤轻尘,等待奇迹的降临。

    “苏公子,你别信这个妖女的话,怎么可能,她怎么能救小公子,小公子已经死了,我们都可以肯定,小公子没有气息了,除非这凤小姐是妖怪。”

    仵作大声地嚷道,恶狠狠地瞪着凤轻尘。

    凤轻尘看着那矮小猥琐的仵作,不屑地道:“是没有呼吸,还是呼吸很微弱,你确定他没有心跳吗?他在这里躺了多久?超过四个时辰了吧?

    死了四个时辰,尸体还能这么红润,有温度吗?

    死了四个时辰,尸体都不会出现尸僵吗?

    你真的可以确定他是死了,而不是你诊断错误?

    你真的可以肯定,我救活他,我就是妖女吗?

    作为仵作,你连死人和活人都分不清楚,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嚷,你这个杀人犯,现在给我滚出去!”

    凤轻尘火大地指着门口,那气势绝不是一个唯唯弱弱官家小姐会有的。

    “杀人犯?你你你……”那仵作指着凤轻尘,不停地颤抖着,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在凤轻尘一连串的逼问下,半天不知如何回答。

    凤轻尘才不理会他,哼了一声,就转身看向那具“尸体”。

    那仵作不甘心,想要上前,苏文清却是冷静了下来,给了身边的人一个眼神,阻止了仵作上前。

    苏文清看着冷静严肃的凤轻尘,心中一惊,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凤轻尘不一般,比她那令人惊艳的容颜更吸引人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神圣气息。

    压下心中的疑虑,苏文清道:“凤小姐,你确定我弟弟没死,真有把握救醒我弟弟,万一你没救活呢?你拿什么来赔?”

    “赔?你们不都是认为他死了吗,我没救活,最坏也不过是如此。”凤轻尘没有回头,但苏文清能明白,说这话时,凤轻尘脸上的嘲讽。

    苏文清什么人?

    苏家大公子,官商第一人,皇城首富,放眼东陵,绝对是一号人物,看凤轻尘如此傲慢,贵公子的傲气也来了,语气不善地道:

    “凤轻尘,今天你要是没有救活我弟弟,我就杀了你,为我弟弟陪葬……”

    他嫌恶,这个不洁的女子,碰触自己的弟弟,但如果能救自己的弟弟,那就另当别论了。

    “杀我?”凤轻尘的怒火蹭地一下就往上冒,转身,双眼微眯,审视着苏文清。

    看到苏文清眼中的鄙夷与嫌恶,凤轻尘突然笑了。

    凤轻尘将原来的想说的话给咽下,很是平和地道:“好,我要没有救活你弟弟,我就拿自己的命给你弟弟陪葬。如果我救活了你弟弟,那么麻烦苏公子跪下来向我道歉。”

    凤轻尘虽然气,却没有失了理智,她明白,这世间的人不会相信,她一个弱女子有救人的能力,尤其是面前这具“尸体”还是由老仵作证明死了的。

    这不是她熟悉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没有人相信,一个女人会医术。

    心理虽然不高兴,但凤轻尘却没有让这种情绪困扰自己太久,吸了口气,将乱七八糟的情绪都压了下去。

    作为医生,冷静是必须的,连冷静都做不到,如何诊治,如何下药,又如何握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