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没死

    停尸房很大,也很宽敞,四面各有两扇窗子,屋顶上还有一个大风口,看上去简单却端正。

    整体来说,这停尸房设计的还是相当不错的,无论是光线还是通风的效果都极好,室内湿气也不重,踏入停尸房,没有那种阴森的感觉,也闻不到尸体腐烂的气叶。

    凤轻尘满意地点了点头,古代人比现代人聪明多了,从这停尸房的建设就可以看得出来。

    没有一丝高科技的东西,完全利用自然环境,却能保证这里面干净整洁。

    走进停尸房,看着远处一排排死状奇惨的尸体,凤轻尘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她不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她是经历过战火的战地医生,比这更惨的情况,她都见过。

    那些被福尔马林浸泡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尸体,她还真没有少见。

    没办法,她有一个师兄是法医。空闲的时候,总是被师兄拉去帮忙。

    她和伤患、尸体相处的时间,比正常人多得多了。

    默默地朝着尸体停摆的方向鞠了三个躬,表示对死者的尊重,不需要官差领着,凤轻尘自己就找到了她那丫鬟的身体边。

    尸体被白布覆盖,只有手背露在外面,手背长出了尸斑,有处小伤口,此时正泛着白,看上去即阴森又恐怖。

    凤轻尘轻叹了口气,她就算再愤怒这个丫鬟的背叛,此时也全消了。

    人死债清!

    她和一个死人计较什么,这个小丫鬟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

    该死的是利用这丫鬟的人!

    “她有没有什么遗物?”凤轻尘的问一边的官差。

    她来领尸就是想要从这个小丫鬟的手中,找出一些线索。

    “没有,这个丫鬟被人打捞上来时,嗯……身无寸缕。”

    “她被人侵犯了?”凤轻尘脸色一变,掀起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呼……凤轻尘深吸了口气,

    全身上下无一处完好,身上布满青紫的痕迹,男人的指印在她身上随处可见,下半身更是不堪,死前被人凌辱过。

    看她身上的指印痕迹,可以确定不只一人,再看那张脸,虽然肿成包子样,但却看得出她死前的惊恐与痛苦了。

    双眼往上,瞪得死大,似乎死不冥目。

    轮.奸!

    太过份。

    凤轻尘紧紧地握着拳头,看着死状其惨的婉音

    对方是在警告她吗?

    婉音就是她的下场?

    用这种方式警告,未免太过了。

    官差看凤轻尘一脸的入神,以为她吓着了,连忙喊道:“凤小姐?凤小姐?”

    凤轻尘回神,连忙摇头:“我没事。”

    话音刚落下,就准备往外走去,可就在此时,不知是自己太不小心,还是怎么的,凤轻尘双腿一软,整个人居然就朝婉音身旁那俱尸体倒去。

    “啊……”

    凤轻尘尖叫一声,努力地想要维持平衡,可是来不及了,她已经朝旁边的尸体倒下去了!

    “嘭……”的一声响起,凤轻尘趴倒了下来,身下是一具小小的、软软的尸体。

    “咦?暖暖的?尸体还有温度?”凤轻尘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耳朵小心地贴在了心脏处。

    很微弱,但是有心跳声。

    凤轻尘脸色一喜,她知道这人肯定没有死。

    凤轻尘正准备启动自己左手上的智能医疗包,想要检查一下,这具“尸体”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停尸房的门突然打开了。

    一位贵公子在官差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一来就看到凤轻尘的双手,在“尸体”上游走,走在最前面的贵公子脸色一变,大声喝道:

    “什么人,居然敢亵渎我弟弟的尸体,还不快把你的手放开!”

    说话的男子,叫苏文清,苏家大少,也就是这尸体的亲人。

    官差一听,立马回神,正准备上前拉开凤轻尘,凤轻尘却是杏眼一瞪,朝着官差厉声道:

    “滚,你们想要害死他吗?”

    官差立马停下脚步,苏文清原本冲上前的姿势,也停了下来,颤抖地问道:

    “姑,姑娘,你说什么?我弟弟他……”

    苏文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没死吗?

    真的没死吗?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