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逼死,她也要赌

    珠玉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毒酒被打落,这事皇后娘娘早晚会知道。

    她已经办砸了一件,这一件绝不能再出错。

    凤轻尘必须死!

    作为皇后娘娘的身边宫女,珠玉比任何都明白皇后的手段有多么的狠厉。

    只有凤轻尘死了,皇后娘娘才可能会放她一条生路。

    想到这里,珠玉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死道友浊贫道,反正你凤轻尘早晚都是要死的人,早点死还能救我一命,何乐而不为。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皇后娘娘要你死三更死,绝不能把你的命留到五更。

    见了阎王可别怪我,要怪就怪皇后娘娘,要怪就怪你自己出了这样的事情。

    珠玉低头,拾起地上的白绫,优雅地朝凤轻尘走来……

    看着一步一步,带着嗜血的笑容朝自己走来的珠玉,凤轻尘十指冰凉,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娇嫩的粉唇,被凤轻尘咬得血肉模糊……

    痛吗?

    痛!

    只是她已经痛到麻木了!

    额头生痛,脸颊生痛,身上的伤更痛,痛到骨子里,痛到心坎里,痛到她想要落泪。

    可这些都痛,在生死关头,都不值得一提。

    这一下,凤轻尘真的是害怕了,也恨!

    在这个人命如草菅的年代,至高无上的皇后娘娘要她死,她还真的活不了。

    作为一名医生,她见怪了生死,可越是如此,她越渴望活着。

    进宫的那一刻她就明白,要活着走出去不容易,所以她才会冒险朝东陵子洛出手,希望能保自己一命。

    很幸运,她达成了所想,却不想皇家人居然这般无信,转身就下令要她死。

    这一杯毒酒,这三尺白绫没有东陵子洛的手笔吗?

    凤轻尘打死都不信。

    什么君子一诺,全是骗人的。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巧合,东陵子洛一进宫,皇后娘娘的毒酒与白绫就端了出来。

    这一次,凤轻尘还真误会了东陵子洛,东陵子洛真不知皇后娘娘的这一手。只不过,他在宫殿内看到这一幕,也没有出手阻止的打算。

    凤轻尘就这么死了也好了。

    凤轻尘活着,就提醒他,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威胁的事情。

    对于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尊贵无比的男人来说,这是无法容忍的。

    “凤轻尘,皇后娘娘赏你的。”

    珠玉将手中的白绫递到凤轻尘的面前,发髻上的珠钗因为这一个动作,来回撞击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让这沉闷的气氛得到了一丝丝的缓解,也让凤轻尘的理智回笼。

    凤轻尘好似没有看到一般,连忙低下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掩去眼底所有的情绪。

    含着一抹得体的笑,凤轻尘抬头,淡然地问道:“皇后娘娘可有话交待?”

    她想赌一赌,赌皇后不会直接说:本宫要赐死你这样的话。

    只要皇后不明说,她就可以装不懂,一切等出了宫再说。反正她已经把皇后与东陵子洛都得罪了,再加上这一笔也无所谓。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哼,真是可笑。

    这世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如此愚忠,为了所谓的君臣道义而死。别人她不知道,但她凤轻尘绝不会。

    什么是君,什么是臣?

    王侯将相本无种,这东陵的天下,也是从他人手中夺来的,建国不到百年,这样的君,凭什么一天之内,要她死两次。

    珠玉的嘴角扬起一抹冷酷的笑,有毒酒在,皇后娘娘哪里会有话交待,但现在不同了,毒酒没了,有些话必须说明……

    清了清嗓子,珠玉一脸傲气地道:“洛王殿下说凤小姐你其形不正、其身不洁,皇后娘娘让凤小姐你多多看看《女诫》,日后行事必以《女诫》为准则。”

    而《女诫》上所言,失洁的女子就不应苟活于世,珠玉相信这话足够让凤轻尘想明白了。

    凤轻尘紧握的拳头终于松开了,因失血有些多而显得苍白的脸也恢复了几分红晕,低头接过珠玉手中的白绫:“轻尘谢皇后娘娘教导。”

    没有下旨让我死,我为什么要死?

    《女诫》吗?等我有空再去看,不过,我相信这一生,我都没有机会看。

    至于这三尺白绫嘛。

    白绫除了用来上吊,还能有好多用处。

    “哼!”珠玉傲慢地一扬头:“凤轻尘,你好自为知,别妄想与天斗。”

    “是,女官大人。”凤轻尘好脾气地应道。

    “还不快快离去,这皇宫圣地